回复《吉林大学长江学者入选者韩宇严重学术不端》

  作者:韩宇

  尊敬的方舟子先生,你好!

  我是你的读者,也经常浏览新语丝网站和读书论坛。过去的一个月中,由于工作家庭事务繁忙,我没有关注新语丝的更新。今天在旅行途中的空闲偶然翻看新语丝网页,赫然发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新到”,并被冠以“严重学术不端”的指控。好在新语丝是个开放公正的平台,我有解释事实的机会。唯一的遗憾是我今天才知晓这份指控,未能在第一时间给予答辩。

  在刊登于新语丝1月28日新到资料的署名华平的《吉林大学长江学者入选者韩宇严重学术不端》的文章中,我被指控于2001年一稿两投,因此不应入选2016年度的长江学者。该文提到“我们发现吉林大学长江学者入选者严重学术不端,课题组已被新语丝多次揭露,但是仍然入选”。不知道作者是否有意,但这句话严重误导读者认为我的课题组(于2009年在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建立至今)曾被揭露学术不端。事实上,在该文指控的两篇文章发表的2001年,我只是博士一年级的研究生,是文章的第二作者。两篇文章的第一作者是我的一位学长,通讯作者是我的博士导师肖丰收。

  现在回看当年的情形,两篇文章一篇以通讯形式发表,一篇以全文形式发表。后者包含大量前者的数据,且前后投稿时间仅差几个月,是典型的一稿两投。但是在多数国内学者尚未受到严格的学术规范训练的2001年,我们绝非明知故犯。当年负责投稿的肖丰收老师还是一位很年轻的教授。我相信这是他的无心之失,因为我清楚的记得当年他公开地、认真地对学生们说:研究成果可以以通讯和全文两种形式发表为两篇文章。如果他是成心违规,当不会公开发表这样的言论。犯错只是因为不懂!当年通过与各位作者的沟通,美国化学会志编辑部已经确认通讯作者外的所有作者于此事并无责任!这次无心之失已经导致肖老师的课题组受到严重惩罚:五年之内(2002-2007)不能在美国化学会志发表论文。我个人认为这个惩罚已经足够严重。最近几年,肖老师的研究组发表了大量优秀研究工作,包括很多文章发表在美国化学会志。说明他们已经走出无心犯错的阴影,再次凭借科研成果得到国际学界的认可。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我(当年的研究生,文章的第二作者)在15年后因此事被指控“严重学术不端”。相信化名华平者也知道学界共识是:Senior authors 是科研成果的credit 的享有者,也是出了问题要承担责任的责任人。我为我自2009年成为独立PI以来发表的所有论文负责(合作文章为我所贡献的部分负责),也为我做研究生时以第一作者发表的所有论文负责。如果有人认为我的学术水平不足,我没有异议;但是,如果指责我学术态度不端,我必然反击。我有上述几十篇论文可供检阅,华平尽管从中去找“不端”的证据,公开揭发。要当年的学生(文章的参与者而非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为教授的无心之错(重复发表而非编造数据)一生承担责任,是无厘头的要求,既无情也无理,让人愤怒!我因此将华平的此次举报定性为恶意中伤。

  我相信新语丝是开放公正的平台,因此并不介意在新语丝被匿名举报。唯一让我耿耿于怀的是对于这次的恶意攻击我没能及时看到,也因而没能及时予以驳斥。鉴于此,我对新语丝的编辑有一点建议。当有批评某人的文章即将发表,如果当事人(被批评人)有公开的联系方式,比如电子邮件,新语丝是否可以在发表文章的同时通知当事人,让他有机会在第一时间得知自己被批评,这样可以及时澄清事实或辩论反击,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及时关注新语丝。如果控辩双方的发言机会不均,就难言公平。一些大众并无兴趣的话题很快就会失去关注,但对当事人已经造成的影响却再难消除。

  希望方先生尽快将上面的回复文章予以发表。谢谢。

  2016年2月20日 草就于旅行途中

(XYS201602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