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聪明,但很愚蠢

  ――评施一公的演讲

  作者:Goodhelper

  看了施一公先生《生命科学认知的极限》的演讲,很是吃惊。感觉其见地和一个清华大学的副校长的身份很不相符。于是好奇地查寻了一下施先生的履历。施先生是个学习很聪明的人,他1985年毕业于河南省实验中学,并获中国高中数学联赛一等奖,保送至清华大学。这大概是中国父母能想象出的“最聪明的”之一了吧。

  但是,中国自读书学习以来,千百年出了多少类似的聪明人呢?不计其数!这种聪明除了能在设定的游戏规则下给自己增加点竞争力以外,对整个社会而言并没有其他用途。中国并没有因为选出一些类似的聪明人而创造出科学,也没有因此“强国”。

  施一公先生缺乏的是科学的见地。他泛泛地大谈他不甚懂的话题,以一个“大仙”的心智信口雌黄。他谈的一些自以为有深度的见解可以作为大学生们茶前饭后的胡扯,但不能以一个校长的身份对学生们演讲。这使我隐约感到施先生的科研自离开了普林斯顿已经变得黯然了。他甚至不能讲一点自己科研发现中的具体实例和感受。

  施先生通篇的演讲没有一点自己经历的事实(fact),倒是有许多臆想和天花乱缀的胡扯。我还隐约感觉施先生步入仕途出人头地的回国梦到此为止了。他做一个科学家或许尚能无害,但是做一个政策的制定者,他更可能将百害无一利。

(XYS2016021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