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于全弄虚作假被揭发后10年祭

  中国科学院,

  首先,向你们致意。

  自从我就魏于全院士的两篇关于用异种组织或细胞做疫苗治疗肿瘤的论文向 你们写公开信以来,整整10年了。你们给过我两次十分不像样子,让人无法满意的回信,我也回敬了你们的回信,我还陆续写过几篇博客文章,说明我为什么凭借普通常识的直觉就一眼能看出来魏于全的文章有假,以提高后来人在阅读论文,尤其是名家,名杂志的科研论文时,不会受骗上当的能力,想必你们也许知道了。

  过去,你们的回信总是在包庇魏于全,说他的论文是真实的,没有弄虚作假。时间是最好的考验,魏于全的论文发表至今已经10多年,近20年了,如果连同他在日本回国后提这一设想算起已经够长的了。到底结果如何,该是总结的时候了,也就是最后摊牌的时候了。我希望你们督促魏于全就这一项目做一个认真的实事求是的总结,是成功,还是失败?为什么当年说的神乎其神的,马上就要用异种组织或细胞做疫苗免疫预防和治疗肿瘤达到根治和根本预防肿瘤这个人类梦寐以 求的崇高理想目标,眼看着联合国就要给魏于全树立金身塑像的项目,现在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么好的课题,怎么他说放弃就放弃了,不觉得可惜吗?这么好的课题,他想放弃就放弃,你们怎么能舍得?这可是关乎你们的政绩呀,你们怎么会忍痛割爱,难道不心疼吗?

  今天,我只想就魏于全那两篇白纸黑字写成的文章,即:中华肿瘤杂志发表的异种黑色素细胞疫苗诱导小鼠恶性黑色素瘤免疫反应(A),和发表在nature
  medicine的immunotherapy of the tumors with xenogeneic endothelial cells as a vaccine(B))中存在的问题,提出来,由你们做最简单的“yes”和“no”即”是”与”非“的回答,看看你们到底应当作出什么结论。

  1,魏于全在A的科研设计中,没有没有任何处理和治疗的对照组,以观察肿瘤细胞株本身和实验条件是不是合格,是不是事实,这样的实验对还是不对?(须知,这是肿瘤实验研究中的最起码的基本常识,没有这一对照组的所有实验结果,都被认为其整个实验,结果和结论是不能成立的)。

  2.魏于全在A实验中对仅有的两组动物也未能进行平行观察,对照组观察30天左右,实验组观察50天处死动物是不是事实?这样的实验有无可比性?

  3,魏于全在A的结果中,对实验组和对照组肿瘤大小的记录仅表述为<500mm3 和>500mm3,并未有任何具体描述,即做出统计学结论(p<0.05),是不是事实?试问没有标准差和标准误等数据,能不能计算出p值?

  4.魏于全在A实验中所使用的计算肿瘤体积的公式1x2axb^2。而不是正确的公式ab^2/2,这是不是事实?如此一来,他们所说的500mm3的肿瘤实际上只有125mm^3,即他们的结果比实际结果大了4倍,这样的肿瘤直径只有3毫米不到。能不能在活体动物皮下进行测量?

  5.魏于全在A实验中,只用佐剂处理的动物,肿瘤生长20天只有500毫米(实际125毫米)大小,是不是事实?是不是说明他们使用的B16黑色素瘤细胞株根本不合格?连使用的肿瘤细胞株都不合格,其结果是可信的吗?

  6.魏于全在A文的图3所示的自然杀伤活性与文内的结果描述严重不符,按文 内描述,实验组CTL较对照组分别增高34.0,24.1和13.9%,而图3所示远远超过这一数字。这是不是事实?

  7.魏于全在A实验中,描述用猪眼球视网膜提取黑色素细胞,是不是事实?但问题是猪视网膜根本就没有黑色素细胞(这一问题最初是由一位网友发现的)。如此,那么魏于全在没有黑色素细胞的视网膜中分离出了黑色素细胞是不是假的?把不是黑色素细胞说成是黑色素细胞瘤苗是不是臆造的?

  总结上述,提出几个主要问题,

  一,魏于全设计的实验中,没有不做任何处理的对照组,一个实验肿瘤学中的最基本问题,在实验中,魏于全不知道接种B16黑色素瘤后,肿瘤的生长速度和基本规律毫无概念,一个月后,才长到只有绿豆大小。魏于全在没有标准差和标准误的情况下,能算出P值,这是不是连统计学最基本的原理都不懂?计算肿 瘤体积的公式,也是错误的,总之,这样的不懂得肿瘤科研中最起码的基础知识的人有没有资格成为中国科学院的院士?

  二,魏于全在根本没有黑色素细胞的猪视网膜中声称分离出黑色素细胞,用做异种瘤苗,取得阳性实验结果,请问,在根本没有黑色素细胞的视网膜能不能分离出黑色素细胞?那么,以此类推,能不能做出异种黑色素细胞疫苗?用这样的所谓疫苗免疫动物,得出的这个结论是不是假的?那么,这篇文章是不是假的?

  8.魏于全简历中说,他1996年回国,任华西医科大学肿瘤生物治疗研究室主任,至2000年12月Nature medicine文章发表不足4年时间,是不是事实?除去整理论文的时间,和回国后准备和建立实验室的时间,论文寄出和修改到发表等,掐头去尾,恐怕最多也就是2年多,不到3年时间,我这样说是不是有根有据?

  9.魏于全在B文章中,材料与方法中描述他的实验研究时,分组很多,而且用的是爬坡的方法,最后才能选出使用的最佳的肿瘤细胞接种的数量和免疫用的疫苗的最合适剂量,这样自然需要较一般实验更长的预实验时间。我这样说,是否合乎常理?

  10.魏于全在B中,动物分组时说,他用不同的内皮细胞疫苗或T/GHA―VSMC以及RPMI7666细胞或PBS腹腔或皮下免疫动物,所用剂量是(1×10^2-1×10^7 cells/mouse),内皮细胞他用了HUVEC(原代细胞和HUV-EC-Cs)和HDMVEC以及GEN-T,此外还使用了SV40感染的小鼠淋巴结基质的内皮细胞。经过上述方法免疫的动物,再给以进行1×10^5-1×10^7活肿瘤细?胞接种,以观察疫苗对肿瘤的预防作用。接种的瘤细胞株有Meth A纤维肉瘤,H22肝癌,MA782/5S,FM3 A以 及Lewis肺癌,一共5种。另一个大组是内皮细胞疫苗的治疗性实验。对于治疗性实验组,一共建立了五种肿瘤的动物模型,每个肿瘤细胞株是一组,10个小鼠,在肿瘤长出以后,用上述疫苗进行治疗,每周两次,连续4周,这里他并未指出所使用的疫苗的剂量。我们姑且说他只用了一种剂量,那么,5种肿瘤每个都用上述的内皮细胞疫苗和几种对照疫苗及PBS,一共是8种,这样一共就应当有5X8=40组,注射PBS的一组动物,可以作为观察肿瘤的实验条件是否合格的对照。而接种的肿瘤细胞是1个数量级,那么就是40组。每组10只,就是最少400只。但是如果魏于全院士是按免疫预防组那样进行疫苗接种的话,那所需动物就更多了。

  而他的内皮细胞疫苗的预防肿瘤实验,我们就更难说清楚了。按他的叙述,如果真是像他说的是从1x 10^2-1×10^7 cells/小鼠进行一级一级爬坡的话,那么。最少应当是按6个级,这样6个等级,疫苗+对照疫苗是8种,而试验预防疫苗预防效果的肿瘤细胞同样是5种,那么总共得多少组动物呢,应当是6X8X5=240组动物,注射PBS的动物接种肿瘤,观察所用瘤株,动物和实验条件是否合格的对照,那么就应当是240组动物。这样以来魏于全的这一个实验最少得多少动物,那就是240,再乘以10 ,就是2400只动物。在结果中,他提到使用了1×105-1x 10 7 三个数量级的肿瘤细胞进行接种,这样就需要7200只小鼠。那么,整个实验,7200(免疫预防组)+400(免疫治疗组)=7600只。这是建立动物模型所需动物的最低数量。但是,凡是做过动物实验的人都知道,要想使实验取得成功,在订购实验动物时,一定要比这个数目大上个百分之二三十,因为无法保证每一个动物都能使用,比如有的动物过大或过小,接种肿 瘤以后,有的肿瘤未能长出,或者长得不一样大小,过大过小,这些动物都不能使用,都得剔除掉,更不用说,有的动物中途死亡。所以,订购动物数一定要留有余地。这样以来,魏于全院士就起码需要10000只动物左右才能开始进行实验。

  不要忘记了,魏于全院士的实验中还包括了两个需要更多动物的实验,一个是决定受免疫的动物的免疫球蛋白抗肿瘤效果的在体和体外实验,他的在体实验是给动物接种肿瘤细胞(1×10^5-1×10^7 )前一天先注射一次和接种后再继续注射经过内皮细胞疫苗免疫动物的免疫球蛋白3周,每周两次,这样就一共7次,每次注射剂量是10-300Mg/Kg,而对照组使用的是经过固定的异种内皮细胞(这里,他未指出用了哪种异种动物和几种异种动物)或VSMC吸收过的免疫球蛋白。这一组实验加上对照又是多少动物,魏于全并没有描述清楚,他只提了用受免疫动物的免疫球蛋白,还用了3个不同数量级的肿瘤细胞接种。如果他还是使用了上述的分组和肿瘤细胞株,那么应当是8种疫苗,外加经过固定的异种内皮细胞或VSMC吸收的免疫球蛋白,又是两个系列,这样再加上5个肿瘤细胞株,而他接种的瘤细胞数量是3个级别,这样最少应当是3个不同级别的分组,再说他给动物转输的过继性抗体,即免疫球蛋白又是从10-300Mg/Kg的不同剂量,这样就得又分成若干个不同剂量的组,如果按一般规律,应当最少是自10,20,40,80,160, 300Mg,这样的顺序分组,就是6组。那么就得6个10X5X3=800组,每组10个共 8000只小鼠,同样用注射PBS的动物做空白对照。这种体外实验当然需要的免疫动物的免疫球蛋白量是很小的。所以我们暂且忽略不计,只计算在体实验的部分。

  为了给这些动物转输免疫动物的免疫球蛋白,事先得免疫动物制备免疫球蛋白,按魏于全的实验设计,得准备注射8000只小鼠所需的免疫球蛋白,即10-300Mg/Kg除以50(按每个小鼠20g计),再乘7次的免疫球蛋白量。到底制备这麽多的免疫球蛋白需要多少小鼠呢,因为每株纯种小鼠的血清免疫球蛋白浓度不同,按一般认为的取个中间数,大约是10mg/ml,每只小鼠的血清不到1ml,约0.5ml,这还是要采血和分离技术最好的人才能做到。所以每个小鼠只能提供大约不足5mg的免疫球蛋白,仅就一只小鼠转输的免疫球蛋白一次300mg/kg这一组来说,一只小鼠一次就需要最少300/50即6mg的免疫球蛋白,免疫7次,就需要7X6=42mg免疫球蛋白,那么得多少只小鼠为其提供免疫球蛋白,按这样推算仅为准备这种免疫球蛋白所需的小鼠到底是多少,说起来真让人害怕,还真能把人吓死。我真不敢计算了。大家可以算一算,8000X42mg的免疫球蛋白,得多少只小鼠,大约得8000X8,即需要8只小鼠的血清才能够提供一只小鼠所需要的免疫球 蛋白,这样就最低需要约64000只小鼠,这还只是一个只注射300kg/kg 的一组,还没有算10,20,40,80,160的其它几个级别。这里还需要说明一点,就是我 们不知道他的制备这些免疫球蛋白的动物的免疫方案,如果按他前面说的那种从1×10^2-1×10^7 cells/mouse来进行分组的话,那就更多了。魏于全院士的另一组实验是删除免疫细胞的在体实验,他分别给用内皮细胞疫苗免疫过的小鼠注射不同的单克隆抗体以删除CD4,CD8和NK细胞,然后再给动物接种1X10^6-1×10^7 瘤细胞,观察删除免疫细胞以后肿瘤的生长。这又得多少动物呢?应当是最少为3种不同的单克隆抗体加上对照用的同型免疫球蛋白,一共4组,接种5种瘤细胞,(又是两个不同的数量级)的经内皮细胞疫苗免疫后的动物,如果是前面说过的8种不同的疫苗以及不同剂量的疫苗,组合起来应当是比以前实验内皮细胞疫苗免疫性预防肿瘤更多的小鼠,这样说有点让人害怕,退一步说,起码比前面的试验内皮细胞疫苗的治疗性实验的动物要多四倍以上,约1600只。还有就是这篇论文中,还提到他用了不同的合成肽进行了动物实验,还有进行了试验抑制血管生成效果的微囊实验。因为在这些实验中,他的叙述很不细致,无法计算其实验动物数量,但是单看他的合成肽治疗肿瘤实验,给动物接种的瘤细胞数是1×10^5-1×10^7 来说,也是要分成若干个不同的组的。还有必要指出的是,魏于全在结果中还有一句是他的预防性疫苗的免疫效果是持久的。“小鼠在免疫后的12周内,对数次不同起源的瘤细胞接种均能抵抗,都未长出肿瘤。”这些实验少说也得上百只动物。如此,就是不算做流式细胞,做免疫印记,做免疫组化等所需的对照动物和屠杀的实验动物,魏于全院士这一组实验最低也需要10万只动物是没有问题的。我这样说,魏于全院士是承认的。他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当有记者问到他如何能养那么多动物时,他就回答说,他的动物室可以养40000只动物。当然,魏于全院士的这一实验所用的动物可以是分批买的,但最少的一批也得买近10000只动物左右。

  总结上述,就是按照魏于全自己文章中的描述和他说的,他要在不到3年的时间内进行每年需要最少10000多只以上的纯种小鼠,进行实验。请问,中国国内忽然国外有没有那个动物中心能供应年龄和体重相近,同一性别的数量如此庞大的纯种小鼠。再问,进行10000多只动物实验需要多少饲养人员,多少研究人员,包括进行实验操作的人员。魏于全的实验室是否有这样的能力?魏于全自己说,他有一个可以饲养40000只动物的实验室,你们去检查过没有?(请你们明确回答魏于全实验室当时到底有多少工作人员,多少设备,多少面积的实验室)。

  12,从问题11衍生出来的另一个问题是魏于全是不是懂得纯种小鼠是如何培育和繁衍的,如果他是有足够学养,具有这方面的知识,他就不会吹出这样的牛话,说他的实验室可以饲养40000只小鼠,并间接承认他能一年买进至少10000只以上的动物?请问,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13.魏于全的B论文中,说他们使用了四种瘤细胞株,如Lewis肺癌,FM3A 乳 癌等,四种肿瘤的生长曲线一模一样,几乎完全可以重叠在一起,都在20 天以 后长至同样大小。由于参考资料受限,我只从文献中查到了Lewis肺癌,FM3A 纤 维肉瘤的生长特性介绍,Lewis肺癌癌细胞的倍增时间是0.9-2.1天,接种后动物平均存活27天,FM3A纤维肉瘤,在皮下接种后,50%的动物可存活45天,最短存活21天,最长可存活120天。肿瘤细胞接种以后的生长速度和生长曲线是由肿 瘤细胞株本身特性决定的,仅从这两个肿瘤来看,就知道它们的生长曲线是绝对不同的,尤其是接种FM3A纤维肉瘤的小鼠,存活时间的波动范围很大。请问你们 认为魏于全提供的这两种肿瘤的生长曲线图完全一致,是不是可信的?

  14。魏于全的论文B图2显示用内皮细胞做瘤苗对荷瘤小鼠的治疗作用,文内 叙述,在肿瘤接种7天后开始注射瘤苗,连续4周,肿瘤生长延缓,以至消退.然而,从图2所显示的肿瘤生长曲线来看,在肿瘤接种后约14天即免疫后约7天肿瘤已经开始消退。这就是说,在免疫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小鼠体内已经产生了足以引起肿瘤消退的抗体和效应细胞。谁都知道,机体对抗原的反应是需要时间的,即使是产生初发性免疫反应也需要最少一周的时间,而初发性反应的强度总是不足以清除外来的抗原,一般都需要继发性免疫才能得到更强的免疫反应。请问,魏于全的文章描述和生长曲线图为什么不一致。如果按照图中免疫7天后肿瘤已经开始消退,实际上应当是在第7天以前,肿瘤疫苗已经在受免疫动物体内发生了效应,这种结果为什么和经典的免疫学及人类实际生活中使用的免疫预防接种为什么如此不同?对于这一事实你们是不是很认真的要求过魏于全作出合理解释?

  15,魏于全的论文B中,肿瘤的大小均用直径表示。我不知道作者是如何测量肿瘤的。因为当肿瘤细胞接种至小鼠皮下后,长出的肿瘤决不会是球形的,只能是扁圆形的和不规则形的,所以一般都测量两个径线,使用前述的公式进行计算,难道魏院士所用的瘤细胞株或小鼠就是和其他人的大不一样,所接种的肿瘤都会长成球形。请问你们是不是认真的要魏于全作出过解释。

  16.魏于全的论文B中,图5显示用免疫组化技术对肿瘤组织中微血管数量的计数结果(5-e),图下明确标出,肿瘤接种后第14,21,28,35天的观察结果,在第14天时,实验组和其它组的血管计数没有区别,第21天血管才开始减少,28天以后才显著减少,这和图2的结果不是有明显的矛盾吗,既然作者认为肿瘤的消退是由于血管生成受到抑制的结果,那么图5中并未看到第14天左右的肿瘤组织中血管减少,而图2中显示在这一时间点的肿瘤生长已经延缓,请问这两张图是不是有矛盾?对于这种矛盾结果,你们是不是要求魏于全作出解释?

  17,魏于全论文B中,图5-c展示的是肾组织切片,其中的微血管不被抗内 皮细胞的抗体标记,而在图5-e 中,用GEN-T细胞免疫的小鼠抗体既然和肿瘤组织中的血管反应,那么为什么又不与肾组织的血管内皮发生反应呢。在这里,魏既忘了,或也许根本就不知道上一世纪40年代Massuge用异种动物肾小球免疫血清建立肾炎模型的著名实验,由此奠定了肾小球肾炎发病机制的变态反应学说。魏也忘记了就在同一篇论文中他所认为的异种内皮细胞疫苗免疫预防和治疗肿瘤是通过被免疫动物体内产生了抗VEGFR2和
  alphaV integrin抗体起作用的,而文献报告肾小球恰恰就组成性的表达这两种抗原,那么,免疫鼠的血清为什么不与肾小球微血管反应。魏于全的整个实验是不是和前人与今人的实验结果完全相反?那么你们是否要求过魏于全做出解释?

  18,魏于全的免疫印迹结果,显示他的小鼠免疫后,仅仅产生了少数他所想要的目标抗原的抗体,简直就像是用制造单克隆抗体技术得到的结果十分相似。谁都知道,任何一个细胞所含的蛋白,和其它大分子成千上万,但是魏于全像魔术师一样,在用内皮细胞疫苗免疫小鼠以后,让他的小鼠的淋巴细胞就那么奇特只和魏于全臆想的目标抗原反应产生相应的抗体。稍有一点免疫学常识也绝不会相信这种结果,要鉴定这一结果的真实性其实十分容易,只要让魏于全在专家组的监视下花不到一天(只要原来的标本保留的话)或不到一个月(如果需要重新免疫动物),重复一下这个实验就解决了。请问你们是否相信魏于全的这个结果,是否要求他做过重复实验?

  19,魏于全在论文B中,根据他的western blotting 结果,认为至少有两种蛋白,即220KD的VEGFRII和的130KD alphaV integrin是引发抗肿瘤免疫反应的主要抗原蛋白,然而图7显示的蛋白条带中,130KD处顶多只是一条很弱的条带,相反的30KD部位却有一条十分明显的条带。谁都知道,每一个条带都代表的是多种分子量相近的蛋白。魏于全怎么能那么准确的认定恰恰是他所想要的220KD的 而不进一步证实,并且忽略了30KD的蛋白。请问你们是否认真的过问过没有?

  20.在这篇论文中,魏于全为了证明确实如他臆测的是alphaV integrin在起 作用,合成了alphaV integrin细胞外区的几个相关肽段,并以之免疫动物,又得到了预想的结果,进一步证明了以异种内皮细胞免疫小鼠可用于预防和治疗肿瘤的假说,但问题是,integrin是由两个亚单位组成的异二聚体,在其二聚体的结合界面上形成一个结合配体的构像依赖性表位,魏筛选的肽段并不在alphaV integrin的界面上,即使产生抗体也不会阻断其配体与之结合,又如何可能起到作用。请问你们是否询问过魏于全院士?

  21,在这篇论文中,魏于全在讨论中说,用异种血管内皮疫苗进行预防性实验时所得到的免疫效果是长期的稳固的,但是在结果中并未显示。我不知道,这一结论是用多少动物,进行过那些实验,观察了多长时间得出的结论。你们是否要求过魏于全回答过这个问题?

  22.最后一个,但并非最不重要的问题,魏于全提出异种肿瘤疫苗的设想以 来至今已经20年,(我记得,他刚回国时,曾经在中国科学院肿瘤研究所做过用异种瘤苗治疗和预防肿瘤的讲演)试验过多种组织做瘤苗,实验性治疗过多种动物肿瘤,如果加上2002年在电话中,他所说的,用肺组织,肝组织治疗肺癌,肝癌都得到了很好的结果,(当然,依他的人格,他现在很可能不予承认)。而且 国家给予了他那么强大而有力的支持,花了那么多纳税人的钱,你们又给予了那么多的荣誉和光环,现在是不是应该交出一份答卷了。你们是不是打算要他交出一份答卷,你们是不是也应当向全国人民交代一下?

  总结一下,在B文中,魏于全在短短的不到3年时间里,使用了超过国际和国内供应能力的大量的数以万计的纯种小鼠,用固定过的异种血管内皮细胞和细胞株对之实行免疫预防和免疫治疗,这个实验是十分宏大的,包括制备疫苗所需要的采取和培养内皮细胞,(好几种细胞都是原代培养,要大量生长,很需要时间的):对动物进行免疫,做预防实验:和接种肿瘤后,进行治疗实验(这里魏于全使用的是多个不同剂量疫苗的爬坡实验的方法,更比一个单一的组别,需要更长的时间):切取肿瘤组织,进行免疫组化研究:从免疫动物制备免疫球蛋白进行转输以证实他的免疫效果是特异的的作用,这一实验同样需要从制备抗原,免疫动物制备血清,提取和纯化免疫球蛋白的整个过程,也需要制造动物肿瘤模型,是需要时间的:对患瘤动物进行免疫淋巴细胞的过继性治疗和淋巴细胞删除试验:进行免疫电泳做印迹,确定抗原中的特异效应分子:合成预测的肽段,用之进行同样的免疫预防和治疗肿瘤试验:这么大规模的实验,当然需要缜密安排的,有的可以平行和交叉进行,但培养细胞制备抗原,建立肿瘤模型进行治疗,制备特异性免疫球蛋白和做免疫球蛋白的治疗试验,制备免疫活性细胞和进行过继性治 疗试验,进行免疫活性细胞删除试验,合成肽的免疫治疗试验,等都是一个接一个的实验,无法重叠和交叉,只能一个完了以后再做下一个。而这些试验都涉及到建立肿瘤模型和试验的全过程。就是说,这六个试验只能顺序进行,有的需要时间长些,有的可能短点,平均最少以四个月计算,就得24个月,可是魏仅仅有不到3年的时间,实验室还同时进行着其它课题的实验。这就是说,整个实验过程必须每一步都是十分精准,绝对成功的,绝对不能有一点点闪失,这样的高效和节奏绝对是全世界可能也只有魏于全能够做到。

  魏于全和他的团队得到了古今中外,他人无法得到的预想的结果。尤其是,魏于全能用具有成千上万抗原的内皮细胞免疫小鼠后,让小鼠只产生了他所臆想的和他所需要的目的抗原,VEGFRII和alphaV integrin的抗体和效应细胞,实现了他所需要的预防和肿瘤的结果,这就奇了怪了,魏于全的小鼠和小鼠淋巴细胞怎么就那么听话,在他给小鼠免疫后,小鼠不对除这两种蛋白以外的其它抗原反应,竟然会不偏不倚,那么准确的对这两种蛋白产生了特异性免疫反应。这真是 创造了人间奇迹,创造了魏于全专有的免疫学,或称作魏于全的有中国特色的免疫学的基本原理和实践。魏于全的这些实践是伟大的,堪比中国大跃进时期的亩产万斤,十几万斤粮的卫星高产田。

  中国科学院的院士当中,就我知道,和魏于全一代的就有几位免疫学权威,请问,他们谁有魏于全那样的本事,能用和魏于全同样的免疫条件,用任何异种细胞对小鼠免疫,一次成功,和魏于全一样,得出现类似的结果。

  魏于全的案例是全国科技界,教育界许多方面一直关心的问题。你们切不要以为这件事情就会这么简单的被你们敷衍过去。中国有句古话,“亡羊补牢,犹未晚亿 ”,还有一句,“知过必改,善莫大焉”。我希望,你们能迷途知返,拿出一点点做人的良心,扪心自问,你们拿着人民给你们的高薪,把肿瘤生物学治疗这么严肃的课题交给魏于全这样的骗子手里,至今继续欺骗和糊弄人民,招摇撞骗,毒害一代无知的青年学子,你们到底对得起你们的良心?

  魏于全这样的在2000年连使用肿瘤学,免疫学基本原理都不及格的人能被你们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是不是有点可笑?你们这样与他为伍,是不是太不珍惜中国科学院这个崇高而神圣的光荣称号了?是不是你们也太不爱惜你们自己的羽毛了。请不要让魏于全这种人继续亵渎和奸污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这个光荣称号了。

  有句话说,谁也无法唤醒装睡的人。这句话也许用在你们身上再合适不过了。面对魏于全这个具体案例,你们要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在这样的体制下,谁也没有办法唤醒你们的良心。因为你们和魏于全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你们怎么能舍得丢弃你们的亲密弟兄,怎么能在自己共同体的身上挖掉一块带着脓血的腐肉呢?但是,不要忘记,不这样治疗,会发展成为脓毒败血症的,其实,现在已经是某种程度的脓毒败血症了。

  说老实话,我对肿瘤免疫的关注也有40多年。我开始时,也曾经像老年人说的,初生之犊不怕虎,也是无知者无畏。但是随着知识的积累和个人的实践,我越觉得免疫学和脑科学一样复杂,肿瘤免疫和妊娠免疫一样,远比传染与免疫复杂得多,现在人类对肿瘤免疫的认识依旧是十分肤浅。举个例子,为什么许多患原位癌一生十几年,几十年都不进展,而少部分人却会进展,一旦进展,就如雪崩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就像胚胎是个半同种移植物,母体并不排斥,一旦胎儿成熟,到了分娩时候,就逼着胎儿非出来不可。这些最根本的问题没有得到阐明以前,想用免疫方法根治和彻底预防肿瘤只能是乌托邦式的梦想。

  司履生

(XYS2016020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