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发票与科学公园那些事

  作者:方玄昌

  本来以为,王志安借一张离奇的发票来诬陷我“洗钱”“诈骗”,如此荒唐的闹剧应该很快会过去;我既然已经决意要起诉他,静候法官审判就是了。没想到此事会有持久关注,居然还有网友用网络神器“还原”出王志安的那个线人就是吴兴川。

  貌似已经有许多网友在谴责吴兴川;但我对此还持保留态度。这一方面是我 还不敢完全相信这类“神器”的还原结果;更重要的,则是我不相信吴兴川会卑劣及愚蠢到这个程度。

  之前几个网友的回忆已经将北京举办的历次转基因食品品尝会的大体情形都拼凑出来了:北京迄今一共举办了十二次转基因品尝会,第一次华欢律所买单;第二次在前门附近举办,我没参加;第三次是第一届无神论论坛,发票在科学公园手里;第四次是大侠杨过买单;第五次又是无神论论坛,发票在科学公园;第六次是基因农业网组织并买单;第七次就是目前争论最多的8.17;第八次已经公开发票;第九次我没参加;第十次在私人会所举办,未开发票;第十一次基因农业网买单;第十二次发票还在组织者手中。

  另外我还参加过一次外地的品尝会,是在西安,那次是西安网友请客,我迄今欠他们一份人情;那次品尝会后不清楚是谁买的单、谁开的发票,反正我没有让开“华欢律师事务所”的发票。

  总之,迄今我没有开过或拿过任何品尝会发票、没有给过彭剑任何形式的发票、没有从彭剑那边拿过一分钱。

  但王志安既然已经公开指控我“一次次”借转基因品尝会开发票洗钱、诈骗,且其线人一直保持沉默,也就应该是默认了王志安对其微信所提供信息(线人的微信中说“不是第一次,以前多次网友聚会他把发票开为华欢”)的解读,那么我可以猜测,其所谓的“一次次”,应该指的是有两次以上我(让人)开品尝会发票的情形。目前我参加过的品尝会,发票抬头及去向存疑的只有三次:第一届无神论、第二届无神论、8.17,三次都跟科学公园有关。

  王志安晒出的那张8.17发票,无论真伪、也无论它目前呆在谁手里,反正跟我没关系;另外两张,我想王志安也应该是拿到了,否则他不应该有底气说什么“一次次”。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北京举办的所有转基因品尝会,但凡、且仅由科学公园结单、开票的,都开成了华欢律师事务所抬头!

  在此我分析一下出现这种现象的几种可能情形。

  第一种情形:这三次聚会,出于防范饭店逃税考虑,我建议科学公园的人开抬头为“华欢律师事务所”的发票。这种情形出现的可能性基本为零。我从来没有吃饭开发票的习惯,而在中国新闻圈,大家有一个通行的戏谑做法:不能报销而要求饭店开发票,会让饭店写抬头“中央电视台”,我在中国新闻周刊的许多同事都喜欢这么干。如果有人学习王志安,去我以前的同事那边找来“中央电视台”抬头发票(这肯定能找到),然后诬陷我伙同央视台长洗钱、诈骗,再让我 拿出没有诈骗的证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二种情形:因彭剑让我帮他收集一些票据、来充抵一些拿不到发票的公务开销,在这三次聚会上我拜托科学公园的人将自己不用的发票开为华欢律所。这种情形出现的可能性存在,但依然极低:偶然一次忘记或许可能,总不至于我每次要求开发票后都忘记了去跟他们要回来。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任何一次品尝会的发票进入了华欢律所账目――我咨询过华欢律所的会计,华欢律所从来没有出现过大额餐饮或会务发票。且如前文所述,我确定自己迄今没有给过彭剑任何发票。

  当然,在此不能回避这三张发票进入安保资金的可能情形:或许科学公园某人“伙同”彭剑一块儿贪污呢!可惜,前一阵子安保资金交接,财务人员做了内部审计,结果让方黑们失望了,安保账目中根本不存在任何会务及餐饮发票。

  剩下最后一种情形:科学公园的人自己在三次聚会中开具了“华欢律师事务所”抬头的发票,并保留(至少是保留了其照片)至今。

  这本来也没什么,但奇怪的是,发票保存者以此作为炮弹提供给王志安并让他来攻击我,这个弯绕得也太大了一些;且已经有网友分析发现,那张皱巴巴的8.17发票,如果是真的,那么也显然是在线人手中保存了很长时间,甚至是一直保存到了现在;如果另外两张情况也类似,我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我怎么能借此洗钱、诈骗。

  在此顺便说说科学公园。

  去年科学公园与方舟子切割,有很长时间我都认为一定是双方发生了误会;对于科学公园的几次危机应对,我都解读为缺乏经验前提下的失误。2015年5月 份,吴兴川再次跟我借钱,我依然毫不犹豫地借给了他;之后还受吴兴川委托,请腾讯的朋友帮忙处理其微信公众号的一个问题(尽管最后没帮成功)。

  第一次让我感到震惊的,是科学公园老义工RhettZhang退出科学公园时留下的对科学公园的四字评语:利令智昏。因为我所了解的RhettZhang是一个温和、正直且低调的人,让他发出如此评价之事,应属非同寻常。但我当时依然抱着一线希望,依然希望这是一场误会――无论如何,我都痛心于同处科普阵线的科学公园与方舟子分道扬镳,总期望能在最后关头挽回此事。

  直到去年夏天(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了)的一次网友聚会,科学公园的几个老义工认真跟我说了其内部很早就开始酝酿跟方舟子切割的过程及原因(这个原因,我到现在依然理解为科学公园被钓鱼),我才对科学公园彻底绝望。随后又风闻,科学公园的几个人居然还到处宣扬,说是方舟子主动要跟他们切割,目的是为商业化90秒消除竞争对手。随后科学公园那几个所谓的科普作家开始对90秒无端攻击、对我极尽辱骂、造谣之能事。对于这种倒打一耙,此时我已经不再感到奇怪。

  我起诉王志安的案子,节后法院应该很快就能受理,我期望王志安不要逃避,不要再以管辖权异议之类借口来拖延开庭时间;交换证据之后,我们应该可以确定那个线人的确切身份,我很希望他(她)能以证人身份出现在法庭上,跟王志安一块儿,教会我怎样利用自己不知情、不掌握的发票来洗钱、诈骗。

(XYS2016020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