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安对方舟子的调查的阴险手段分析第二弹

  作者:社会与民主党

  在上一弹里我们讲到王志安的手法是故意公开一部分调查结果,将受众的引导到一个错误的结论当中去。不久后王志安抛出了第二弹,内容涉及大家比较关心的监管小组问题及警方核查问题。开篇不久,王志安在介绍背景时即抛出他的结论:

  “这个彭剑和方舟子极力遮遮掩掩拒绝公开的监管小组,可以肯定是假的!”

  “海淀公安经侦大队….根本没有调取过任何安保资金捐款的银行流水。”

  这两个结论是非常肯定的语气,随后王志安便给出了证据。话说回来,这次王志安抛出的证据还是有一些料的,主要是通过他央视调查记者身份搞到的警方工作说明,首次曝光了监管小组的名单。其次曝光了科学公园站长吴兴川已经成为王志安的线人。这点倒不奇怪,自从科学公园和方舟子闹翻后早有这方面的动机和迹象。

  然而看客在王志安先给出的非常肯定的结论的暗示下,被新出现的大量所谓证据中的内容所吸引,自然而然跟着王志安的结论走了。我们首先假设公安工作报告的证据是真的,这也得到方舟子一方的证实。然而当我们仔细阅读这些证据时,发现这些证据不但不能证明王志安的结论,反而指向它的相反方向。

  我们首先看一下王志安出示的公安工作说明中提到的监管小组成员名单:他们是许志强,吴兴川,纪小龙,赵南元。接下来王志安自然是要调查这四人是否是监管小组成员。然而我们看到的是王志安只询问了四人中的一人,即已经和王志安一条战线要按倒方舟子的吴兴川,另外他联系了赵南元,没有获得回应。原话:

  “本人联系赵南元,询问他是否是监管小组的成员,但一直未获回应。”

  也就是说王志安前面超级肯定的结论是在只有四人中的一人的描述基础上做出的,而且这个人目前已经和方舟子反目为仇,一心想按倒方舟子。而另外三人只联系了一人没有回应,另外两人压根就没联系。可见王志安并非想真正知道监管小组是否存在,而是和吴兴川一合计,拿这个事儿来黑老方。不知道他联系过赵南元是否为真,但其实他并不想得到另外三人的答案,因为只要有一人的答案是承认是监管小组成员,王志安的这张牌就完全废了。接下来我们继续看吴兴川的证词:

  “方玄昌曾经给他打过一次电话,说彭剑问他是否愿意担任安保资金监管小组的成员,吴兴川回答说可以。”

  “吴兴川说,截止到我找他核实情况为止,他从未接到任何人的正式通知,他被聘为安保资金监管小组的成员。”

  “王志安:事后你有就这件事主动询问过方舟子、方玄昌、彭剑么?
  吴兴川:也没有。。。”

  我们这里得到的信息是什么呢?

  1、吴兴川确实被问及是否愿意当监管小组成员,这也是他的名字会出现在名单中的原因。

  2、他没有接到彭剑的正式通知。

  3、他从来没有去问过彭剑关于监管小组的事宜。

  这些信息我们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确实有监管小组这个事儿存在,而非方黑说的子虚乌有,吴兴川同意担任监管小组成员了,但并没有履行监管职责。其他三人的情况完全不知道。这个结论支撑王志安的结论吗?我们再来看看他的结论:

  “这个彭剑和方舟子极力遮遮掩掩拒绝公开的监管小组,可以肯定是假的!”

  1、有四人名单能说监管小组是假的吗?

  2、名单中的吴兴川是征得他本人同意的,能说监管小组是假的吗?

  3、其他三人是什么时候任命的,是否同意,是否履行监管职责等一概未知,能说监管小组是假的吗?

  4、唯一一点是吴兴川没有履行监管职责,可以认为吴兴川作为监管小组成员是假的。

  但我们再仔细想想,监管小组的成员是什么?他是应该去监督彭剑的安保资金使用的,应该是有社会责任感,有一定公信力的人员担当。当一个人被要求承担监管小组成员并表示同意了,将近3年的时间里对监管的事儿完全不管不顾,甚至多次和彭剑见面也不提这个事儿,是一种有责任的担当吗?而按方舟子的说法,是彭剑后来没多久觉察出吴兴川人品不行,借钱拖着不还,所以才没有正式任命他当监管小组成员的。从吴兴川对待监管这个事儿的表现来看,他的人品也不适合担任监管小组成员,是一个只认利益没有责任担当的人。

(XYS2016020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