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安对方舟子的调查的阴险手段分析第三弹(警方调查真相)

  作者:社会与民主党

  上一弹里我们分析了王志安调查的安保监管小组真相,他的证据证明了安保监管小组是存在的,成员是许志强,纪小龙,赵南元等三人。王志安现在的微博里也承认安保小组的存在,说知道赵南元他们看过发票,确实履行过监管小组职责了。那么今天我们来分析王志安第二弹里的第二个结论:

  “海淀公安经侦大队….根本没有调取过任何安保资金捐款的银行流水。”

  为了证明这个结论,王志安先暗示“根据本人调查。。。海淀公安经侦大队。。。在对双方做了简单询问之后,即做了终结处理。”然后王志安出示了警方的工作说明照片,并补充道:“有关部门写了一份工作说明,介绍了罗永浩举报之后海淀公安做的具体工作,在这份说明里,自始至终均未提及查询安保资金捐款账目的事情。”看了王志安文章的人被王志安心里暗示了这份工作说明是在警方只做了简单问询后攥写的,里面的内容都是彭剑的一方之言。此外,工作说明中确实有几处“据彭剑讲…”,网友就很容易相信这份报告都是彭剑说的。但我们仔细来看,王志安最开始一句“根据本人调查…”后没有出示任何调查的证据,一个公安只做了简单问询的结论就出来了。如果我们略过王志安的暗示,只看警方的工作说明,是否能得出同样的结论呢?

  首先我们看到这份文件的抬头是“工作说明”,并不是彭剑的笔录。也就是说这里面的内容是办案民警调查的结论,是汇报给上级看的。我们仔细看一下都有些什么结论?

  大家可以看到,警方的结论是安保资金募集了116万,所有支出都用于科技打假和科技打假人身安全保障方面。还描述了一个细节“大概有五千元的票据丢失,是根据行程订票单统计出来的。”这白纸黑字的警方结论被王志安通过心理暗示变成是彭剑说的了。那有没有可能是彭剑单方面说的呢?我们注意到,这个调查结论中有几处确实有“据彭剑讲…”的表述,但这恰恰证明这段描述是警方引用彭剑的叙述,而其他的内容是根据他们的调查结果做出的判断。况且如果全部是彭剑讲的话,彭剑根本不可能去描述五千元没有发票的细节情况。这只能是警方查账后的结论。王志安在这里通过没有任何证据的心理暗示,把证据上白纸黑字的警方结论反转为“根本没有调取过任何安保资金捐款的银行流水”的结论。央视调查记者的指鹿为马的技术确实是高!

(XYS2016020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