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王志安

  作者:驾御清风

  一个月前,王志安发起所谓“全民打假方舟子”活动一开始,我就写了一篇文章《笑看王志安和他的同行们》。当时只是觉得此事件太荒唐,一笑置之,也没觉得会有多少人当真。到了今日,我才发现新浪微博里“全民打假方舟子”话题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2.3亿,相关微博已经超过了11万,这让我很意外。

  莫非新近,王志安又爆了什么大料,抱着好奇的心理,我看了下王志安的新博文《方舟子联手彭剑诈骗安保资金花絮第三弹:假报警真诈骗揭秘》。看罢,我确实很“佩服”王志安,此人确实善忽悠,我决定打一回王志安的假。

  他在此文中的核心观点是:彭剑在邮件中给捐款人刘宇撒谎,彭剑在捐款账户,700元丢失后并没有报警,该账户也并没有处于冻结状态。
  他主要理由有四个,我给大家复制一下:
  【首先,冻结银行账户和微信钱包账户,都是警方在办案过程中相当严厉的措施,实行起来有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是已经立案,正在侦查犯罪的过程中,犯罪嫌疑人有转移赃款的可能;第二,必须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制作《冻结存款通知书》,并通知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予以实行。

  其次,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盗窃罪的立案和定罪标准是1000元,但现实当中,具体执行的实际标准各地都要比这个数高一些。低于这个标准,只能按照治安案件处理。在北京,丢失一部几千块钱的手机,一般都很难立案。一个700块钱的盗窃案,根本就没有被立案的可能性。而任何警察机关,都不可 能在一个治安案件中批准冻结帐户的申请。

  第三,腾讯的微信业务事务部在广东省广州市,如果要冻结微信账户的话,按照程序需要至少两名办案人员,拿着冻结账户决定书亲自赴广州市办理。请问,为了一个700块钱的治安案件,北京警察会如此积极?

  第四,彭剑说1197账户被冻结后,ATM无法取款,在网上也无法查询,只有他本人在柜台才可办理查询和取款业务。本人还可以随意取款的账户,这居然叫“冻结”?】

  他的逻辑思路是这样的:因为700元够不上立案数额,所以公安机关不可能立案。根据法律规定没有立案,就不能启动冻结银行账户的程序。所以安保资金账户在700元丢失后并没有冻结,所以彭剑骗了捐赠人刘宇。

  这个观点表面看上去无懈可击,思路非常清晰,稍不留神你就信以为真,但是底下暗藏了一些小手段。这个小手段就是偷偷篡改了法条和彭剑律师的原话。

  我来慢慢剖析一下这个问题,请大家耐心看:

  第一,王志安说“(冻结银行账户)实行起来有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是已 经立案,正在侦查犯罪的过程中,犯罪嫌疑人有转移赃款的可能;第二,必须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制作《冻结存款通知书》,并通知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予以实行。”

  王志安这么说,显然是查了公安部的相关规定,这个规定出现在《公安机关 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第233条:“需要冻结犯罪嫌疑人在金融机构等单位的存款、汇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的,应当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制作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通知金融机构等单位执行。”

  不知道大家发现问题了没有,王志安说的那两个冻结银行账户的条件是针对冻结该案的犯罪嫌疑人的账户。王志安援引这个规定的时候偷偷删除了“犯罪嫌 疑人的・・・”这个条件,这也是王志安没有原文引用法律条文的原因。彭剑名下的账户被人偷偷划走了钱,彭剑算是受害人。彭剑要冻结自己名下的账户难道还要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自己跑到银行挂失一下,这个账号就处于冻结状态,这个还要麻烦公安?

  有人就会对我提出质疑,彭剑自己说“在发现后立即报了警,警方受理后,分别将招商银行安保资金捐款账6225800101571197,以及盗窃700元钱的犯罪嫌疑人的微信账户(包括转走的700块钱)予以冻结。”彭剑自己承认安保资金是被公安冻结,而不是自己挂失的,你们这些“肘粉”还替他洗什么地。

  拜托,大家看清楚了,这不是彭剑的原话,这是王志安自己说的,王志安并没有原文引用彭剑的话,而只是提供了彭剑原话的下载链接。我相信很少有人会真的下载下来看,彭剑的原话是“目前该账户是冻结状态,只能收款,不能转款、查询,除非本人到柜台现场查询。”

  彭剑说该账户处于冻结状态,王志安就给它变成了警方冻结了安保资金账户。王志安深信,不会有人真的闲得无聊,真正去追究彭剑原话究竟是不是这么说的。大家只会跟着王志安的思路慢慢跑,直到最后,认可“彭剑欺骗捐款人”这一事实,王志安抹黑的目的就达到了,即使后面再有人反驳,人们也往往因为先入为主,听不进相反意见,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因此王志安说彭剑假报警的理由是其编造的一系列谎言,不能成立。文章的其它内容都是以彭剑假报警为前提展开的论述,自然就更不能成立了。

  现在,我问大家一个问题,请大家思考一下,如果你发现你的银行卡账号里的钱被人在偷偷转走,你会怎么处理。我想正常人当然是去银行挂失了。王志安也是这么想的,很容易可以推测到的。但是王志安确实很聪明,假惺惺地说:“来自华欢所内部的消息,彭剑根本就没有去报案,警方也根本没有冻结过招商银行1197账户,这个账户是彭剑自己去银行挂失的。挂失的时间大约在2015年1 月。”

  王志安把能推测到的内容说成是来自华欢所得内部消息,进一步“佐证”了律所里有他的线人,他的其他消息都是可信的。

  王志安为了抹黑安保资金,甚至不惜去篡改公安部的规定,篡改彭剑律师的话,然后又故作知情人状,为下一步抹黑行动埋下伏笔。

  写到这里,笔者很疲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至少,这篇文章完全可以说明,王志安所谓“第三弹”,是一场造假的闹剧。很遗憾,笔者并非无业状态,不可能每一次王志安放弹都能抽出时间来分析其真实性,但是有句古话叫“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王志安和他的追随者们到现在还在虚张声势地喊着,方舟子快出来回应啊,别做缩头乌龟啊。我不知道这些人要方舟子回应他们什么?回应他们一个蠢货的 “蠢”字吗?自己耍的骗人把戏,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文章的最后,我想呼唤一下。我深知,有些人质疑安保资金确实并非出自歹意,而是被王志安一波一波的攻势骗了,谎言重复千遍也就成了真理。我也深知,很多人一直认为我们是“被教主洗了脑的可怜肘粉”,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我写这么多,无非是在给方舟子洗地。无论你们怎么看待像我这样的人,也无论你们怎样看待方舟子这个人,请不要跟王志安抱团,请永葆作为一个人应有的理性。请你用一个人应有的理性去判断王志安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你选择跟他抱团,你将是什么样的人?我说这些并不是乞求你们能够认同方舟子,我只是希望这个社会能够少一些像王志安这样的人,仅此而已。

(XYS2016012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