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偷即骗的“滥种”调查者

  作者:方玄昌

  1月6日,蛰伏近一年半时间的绿色和平(北京)环境咨询有限公司――也就是所谓的“绿色和平组织”,突然在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声称在中国东北发现了大面积非法种植的转基因玉米。他们提供的数据极为夸张:在所调查的辽宁省多个市县抽检,发现“7个玉米种子样品中有6个检出转基因成分”、“93%的田间玉米样品为非法转基因品种”、“市场上购买的21个玉米制品样品,有20个测出非法转基因成分”。

  如果这些结果是真实的,倒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或许可以倒逼 “有 关部门”加快推进中国自主研发的转基因作物的产业化步伐;然而这些信息出自绿色和平组织,因其可信度过低,我们还高兴不起来。

  每隔一段时间,名为NGO、实为跨国公司的绿色和平就会向社会抛出一枚“脏弹”――夹杂着不干不净的、实际属于谣言性质的信息(见笔者旧文《从三个角度看环保NGO》)。这次也不例外。绿色和平提供的报告中,其结果多数来自试纸检测。在转基因检测中,试纸检测仅能供初步筛查,既不是准确定量方法, 也不是具有判决性的定性检测,不能作为给出结论的证据。中科院遗传所姜韬老师认为,拿试纸检测结果作为最终结论说事,属于儿戏。

  转基因的测定必须由专业人员取样、送样,全程规范;而检测需要在农业部认证的农业转基因生物检测机构出具报告才具有权威性。究竟是谁做的检测?绿色和平未予提供,他们隐藏检测机构名称之后才给少数几家媒体出示检测报告。不明白这样做有何必要。这份报告唯一可信的或许是末尾的那份免责声明。

  但更严重的问题还不在此。

  早在2006年,德国科学家就在论文中暴露了绿色和平非法窃取中国转基因水稻,并秘密偷运到国外提供给第三方的铁证(见严建兵文章《绿色和平组织偷运中国转基因水稻种子到国外的铁证》);2014年4月11日,绿色和平在华中农业大学海南基地偷窃转基因水稻材料,更是被现场抓获。这显然是一个惯犯。

  到转基因水稻试验田去偷材料,显著跟“滥种”调查不沾边;那么绿色和平意欲何为?最大的可能性有两种:偷运材料到国外牟取暴利;以试验基地的转基因材料掺入其他地方弄来的普通水稻做检测,伪造“滥种”结果。

  这种推断当然是小人之心。但对于绿色和平这种邪恶组织,我们当然不能推之以君子之腹。

  而这次绿色和平报告中提到的四种转基因玉米,都是中国农业部批准进口的品种,以绿色和平的手段,从各种渠道获得材料都不困难;以此掺入其“抽检”样品也就毫不为奇。

  与绿色和平相比,之前央视王志安报道的所谓转基因水稻“滥种”事件,作假嫌疑更加明显。在《学习王志安的逻辑》一文中,笔者以比王志安严谨得多的方式,论证了王志安涉嫌将从严建兵教授手中骗取的转基因大米掺入其“抽检”样品,制造“武汉市场上5袋大米有3袋转基因”假新闻。

  我们不妨再对照比较一下王志安的报道和绿色和平这次报告中的部分信息。在王志安所做的那一次调查节目中,显著更容易受到伤害而不愿意暴露身份的商家、农民等采访对象,王志安均未做任何保护性技术处理;对处于舆论压力中心的张启发院士,王志安更是以欺骗手段让他接受采访,并且不但未加任何保护,反而在镜头中刻意丑化其形象;唯独对于检测机构,王志安与绿色和平一样百般遮掩。

  另外,认真看过那期节目的人们都应该能记得,节目中仅有种子站样品的检测报告,而对于疑点最大的超市样品,节目却未出具检测报告。基因农业网曾受朱祯、姜韬等科学家所托,以邮件等方式向王志安索取检测报告,一贯强调“知情权”的王志安,却对科学家的这一知情权请求置若罔闻。

  而内行人都清楚一个最基本的事实:这些检测报告及检测机构,是事后查证其报道是否作假的最直接线索、甚至是唯一线索!

  另外,他还拒不归还从严建兵手中骗走的转基因大米――归还大米本来可以 显著减轻其造假嫌疑。

  从报道完整性看,王志安既然已经获得了种子站样品及超市样品的检测结果,那么依据其遗传信息追溯其源头,以确证张启发课题组的责任,就应该是记者的应有之义。笔者相信,自己带过的几十位记者和实习生都能明白这个最起码的新闻要求;而以“中国第一调查记者”自诩的王志安,居然不懂如此浅显的道理?!

  在笔者看来,绿色和平组织是惯偷,王志安是惯骗,两者均无视专业,他们提供的信息都不具参考价值。但公众不会较真,而选择“宁可信其有”。很显然,两者的意图都是为了搅混水,让转基因污名化。

  可笑的是,王志安迄今还以转基因支持者自称,这显然是以支持者身份行妖魔化转基因勾当;绿色和平则声称自己“致力于保护地球环境与世界和平”,这是打着环保与和平的旗号反环保和反人类――发展转基因技术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保护环境;而阻碍作为人道主义救助项目的黄金大米上市,进而导致每年全球数十万贫困儿童失明、死亡,其反人类恶行堪比纳粹。

  顺便说一句,王志安和绿色和平提供的信息不可信,并不等于抗虫水稻和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的现象就一定不存在。土摩托几年前就在《对抗恶法》一文中发出警示:一种真正的好东西,禁之无理,况且也禁不住。反倒是反转人士需要解释一个矛盾:他们一方面担心“滥种”,另一方面又将转基因说得一无是处,既不增产也不增收,农民都是吃饱了撑的,冒着被抓的危险去违法种植?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XYS2016011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