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侦都没查出问题,说明安保资金没有被挪用

  作者:不清新空气

  央视前C类员工王志安(央视员工分四档,A类编制内,B类台聘,C类企业聘,D类临时工),造谣彭剑2010年10月挪用安保资金购置一辆十几万的汽车、诽谤方舟子与彭剑合谋骗钱,这个低劣的谣言居然被几百家媒体转发,不得不说,这是个新闻共同体的良心都被狗吃掉的时代。

  方舟子本人虽然有“举世是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的胸怀,也相信历史大体是公正的,但我想,应该让他感受到除了诽议他的无良的新闻共同体,还有无数支持他的草根。互联网时代,也不再是强权喉舌无良媒体的一言堂,我们不应坐等历史来归还公道,草根们虽人微言轻,但我相信能积露成波。

  众所周知,方舟子因批露肖氏反射弧是无效的手术而差点被肖传国雇凶杀害(这是安保资金成立的缘由),因讲真话被封杀,因打假、揭露学历学术问题得罪无数政界商界医界传媒界人士。无论是公安系统,还是法院,都对方舟子带有偏见,比如他在广州遇袭报案却不被受理,比如被判向天天在网上谩骂诽谤造谣他的孙海峰道歉却不许反诉等等。

  王志安因闺蜜农大副教授朱毅被方舟子打假,从此对方舟子恨之入骨。王志安若有证据证明彭剑挪用安保资金,一定会向警方报案或向法院起诉彭剑,以公安法院系统对安保资金受益人方舟子的偏见,他完全可以让法律制裁彭剑,让方舟子失去安保资金的保护。那他为什么没那么做?非不愿,乃不能也。实际上王志安的团队有人向武汉警方报案,但没被受理;有人向法院起诉,至今也没被受理。可见公安法院都不认可他所谓的证据。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伙同更没节操的新闻共同体,利用强大的话语权造谣诽谤彭剑及方舟子,一方面达到污名化方舟子的目的,另一方面也是制造舆论向公安法院系统施压,达到干扰判罚的目的(方舟子正在起诉王志安侵害其名誉,王志安找各种理由拖着不敢上法庭)

  方舟子打假揭恶十几年,得罪无数造假者及利益集团,十几年人那些人无时无刻不在用放大镜找方舟子的碴,可这么多年来,他们都没有在方舟子身上找到任何问题,最后都是转而攻击方舟子的家人及朋友。王志安此次造谣彭剑2010年 10月挪用安保资金购买十几万的汽车,不过是方黑们的老伎俩罢了。事实上2012年罗永浩(就是那个称中国人为支那人的锤子手机老板罗永浩)就让北京经侦及地税去查过安保资金,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如果彭剑2010年挪用十几万安保资金,专业查帐的经侦在2012年查帐时怎么会查不出来?可见王志安纯属诽谤。

  安保资金是彭剑在方舟子被袭后发起(肖传国雇两名杀手长期蹲点跟踪方舟子一家,行凶时幸亏喷向方舟子的辣椒水过期失效才让方舟子逃过一劫),基于 信任、用于保护方舟子等打假人士安全的私人资金。彭剑在打假资金网站上明确公告安保资金不会对外公布支出帐目,但会向德高望重的四人监督小组公布,且 受其监督。安保资金的私人性质与红十字完全不一样,没有向公众公布支出帐目的义务,也不可能公布,否则泄露了安保细节,安保就无从谈起。

  徐土嚎曾愿意不带任何附加条件,以一千万的年薪聘请方舟子当他公司的监事,方舟子都一口回绝,又怎么会如王志安所称的伙同彭剑不惜以身犯法诈骗网友用来保护他人身安全的钱呢?

  王志安当年主持简单冲刺与五岳散人的赌局时,特地开了个专用帐户,用于 存放打赌双方各二十万的打赌费用。后来因五岳散人认怂,王志安掩护他的好兄弟五岳散人撤退,赌局没有办成。之后,王志安又拖了一年多,在网友的追问下,才把钱还给简单冲刺。本来,王志安还应该退还简单冲刺的二十万一年多时间银行的活期利息,但他打死都不敢公布不存在隐私或安全问题的专用帐户的流水明细,只是估算了一笔完全不符合活期利率的利息给冲刺。想来他是将冲刺的二十万挪作他用了。王志安现在造谣彭剑挪用安保资金,不过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他那种贪财又缺钱的小人想像不到这世上还有彭剑方舟子那样不在乎钱也不缺钱的品德高尚的人。

  王志安诽谤方舟子伙同彭剑骗善良的网友们的钱。捐给安保资金的大部分网友当然很善良,实际上他们也不仅仅只是善良,他们还明辨事非,富有正义感。他们对安保资金的信任及理解都远非王志安之流能够想像。他们没有王志安那样强大的话语权可用来澄清事实,但他们都用实际行动表达对安保资金的信任及对王志安深深的鄙夷之情。

(XYS2015123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