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我不会泄露安保细节

  2015-12-30 腾讯新闻・探针

  前央视《新闻调查》栏目记者,资深媒体人王志安在网上实名举报方舟子与 其律师彭剑涉嫌“诈骗”网友钱财。王称自己掌握了律师用诈骗来的钱够买汽车的证据。方舟子在微博上多次回应,否认自己律师挪用捐款买车,更是称涉嫌“诈骗”为诽谤。探针就此事,对方舟子进行了专访。

  探针:王志安在转基因等问题上跟你持同一立场,何以造成了这次的纠葛?(能够详细说下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方舟子:2013年的时候,王志安有一个好朋友中国农大副教授朱毅因为替胶原蛋白保健品站台,被我批了。王志安替朱毅出头,跟我叫板,说我要能查到朱毅的论文有问题才算本事,没想到我还真就查出了朱毅的博士学位论文和学术期刊论文都存在造假、灌水等大量问题,王志安恼羞成怒,从那以后就几乎天天在 网上造谣、诽谤我。后来王志安被发现下载并在微博上推荐一部同性恋淫秽视频,他辩解说是要研究云技术,遭到我的讽刺,他就对我攻击得更厉害了。他发现造谣、攻击我没什么用,就转而造谣、攻击安保资金和与我有关的人,包括彭剑律师,其矛头实际上还是针对我的。

  探针:关于王志安在微博中提及的“彭剑贪污网友捐助的安保资金善款为自己的华欢律师事务所买车的黑幕”是否属实。存在安保车辆么?你对王志安在微博上的赌注怎么看?(方舟子来约个赌呗:如果彭剑贪污网友捐助的安保资金善款为自己的华欢律师事务所购买了一辆大众斯柯达汽车,算我赢。如果彭剑购买的汽车和安保资金无关算我输。方舟子赢,我三日内给安保资金捐款一百万人民 币)

  方舟子:所谓“彭剑贪污网友捐助的安保资金善款为自己的华欢律师事务所买车”纯属谣言,绝无此事,对此我可以以人格和法律责任担保。其实大家想想,就会觉得王志安的说法非常可笑。2010年9月我遇袭之后的十几天,是我一生中最危险的时期,案子未破,不知有无后续袭击,不知会不会袭击家属,安保资金刚募集,专职安保人员未到位,都靠彭律师及其律所员工义务当安保,王志安却造谣彭律师当时迫不及待把募款几乎全贪污了给自己买车,没有任何钱用于安保,置我个人和家属安危于不顾,我还容忍这种做法,这不是非常荒唐吗?

  安保资金募集的时候已声明不会公布帐目以免泄露安保细节。我也不会去泄露安保细节,比如安保车辆的问题。实际上王志安造谣的目的就是想逼出安保细节,我们不会上这个当。

  以前还有人要跟我赌命的呢,但是我从来不跟人打赌,何况关注过2012年王志安主持简单冲刺与五岳散人关于韩寒身高赌局的人都很清楚,王志安的赌品很差,怎么可能去跟这种人打赌呢?我宁愿打官司,已经起诉了王志安损害名誉权,还将对王志安提起刑事自诉,欢迎王志安去跟法官赌去,他有什么证据就拿到法庭上出示去。

  探针:“彭剑用1197账户购买的汽车”,这个账户跟彭剑自己的账户是分开的吗?账户里面有无彭剑自己的私人存款?你的打假资金和安保资金有无区分账户进行管理,两个资金账户具体是怎么运作的?

  方舟子:我不参与安保资金的管理,没法回答你这两个问题。我能回答的是,安保资金有专门的财会人员在管理,在2012年罗永浩“举报”后,海淀公安经侦 和地税局都去查过账,没有查出问题。最近安保资金监管小组也刚刚查过账,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这些问题是王志安提出来的。那么我们凭什么相信他说的话?他所谓的“证据”是通过什么途径得来的?如果真如他所说,是花巨款向线人买 来的,那么是否属于非法获取、出售、提供公民个人信息?

  探针:彭剑此前有无跟您聊起过账户的资金来源,去向。

  方舟子:没有。我从来不过问这些。

  探针:你一直称,彭剑不会动用安保资金一分钱,这是为什么?靠什么支持你这一说法,个人信任么?

  方舟子:除了信任,还因为公安、税务查过账,监管小组在监督。

  探针:你在最初对外界回应称,“安保资金刚刚募集十天(其实是20天),卡里的钱不足以支付彭剑刷卡买车的钱”,这一说法是否有数据支持。

  方舟子:“10天”是我笔误。数据就是王志安自己提供的。按王志安的说法,当时募集来的款刚刚足够支付车钱,只多了几十元钱,但是在那20天内又不可能没有安保支出(比如当时已聘用了安保人员,需要支付工资),募集来的钱当然不够支付车钱了。

  探针:早在2012年有过一次安保资金的公示,为什么2012年后,关于这些安宝资金的流向就不公示了?

  方舟子:安保资金的收入是一直公示的,支出细目则从来不公布,这是在募集的时候已经公开约定了的,因为公开支出细目有可能泄露安保细节和我个人隐私。2012年之前公示过一次支出总额,我记得好像是50多万,然后被罗永浩歪曲大作文章,说是雇了天价保镖,在罗永浩看来安保支出只能用于雇保镖而且只能雇一名保镖似的。后来没有再公示支出总额,估计就是不愿让人拿去歪曲又没法公示细目澄清。但是我不参与管理,是不是这个原因我也不清楚。

  探针:你觉得律所配车算是安保指出还是私人消费。购车辆是否可以算在公司设施采购的支出账单商。

  方舟子:我说过,我不谈安保细节问题,包括安保车辆的问题。我只是要指出,王志安所说的买车问题,是在2012年海淀经侦、地税局查账之前发生的事,也就是说,如果真发生过买车一事的话,公安、税务都不认为是问题,都被认为是安保的正常开支。

  探针:接下来安保资金将如何运作,如何回应外界的质疑。最大资金提供者徐某与你的纠纷进展如何?对于部分方粉转方黑,你认为原因在哪里?有没有修正自己行事风格的打算?

  方舟子:安保资金不是一个公益基金,而是一个类似于私人赠与性质的资金募集,信任就捐,不信任就不捐,不会公示支出帐目明细,但是有监管小组监管。这些都是募集的时候说清楚的,外界怎么质疑都没用,其实完全可以不理睬外界的质疑。但是为什么我要理睬呢?因为王志安等人“质疑安保资金”的目的是要借此造谣、抹黑我,诽谤我是“诈骗”,我当然要还击,而且还要追究其法律责任。

  徐某清空了微博,改了ID,去了实名认证,动向不明。有一个匿名账号经常以徐波的语气发布消息,有时又是第三方语气,不知真假。我了解到的情况是,他曾向武汉公安报案,武汉公安认为不存在犯罪事实,不予立案。某些所谓“方粉”转方黑,原因很多。有的是因为发现我的某些观点与其不同,比如某个狗粉在发现我不反对吃狗肉后,就变黑了,天天在网上骂我。有的是想在我在这里捞到经济好处没捞着,就变黑了。有的是因为遭到了我的批评,甚至是因为他推崇的人遭到我的批评,就变黑了。比如徐某之变黑,就是因为他推崇的柴静雾霾视频遭到了我的批评,就一黑到底了。他们要变黑是他们的事,我不会因为别人去改变自己,“举世是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如此而已。

  撰稿:探针/邱慧

(XYS2015123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