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律师贪安保基金买车属谣言 基金曾被罗永浩举报经查没问题

  2015-12-31凤凰网

  被访人:方舟子

  采访人:孔德继

  凤凰网:近日王志安通过微博公布您的律师彭剑与您私分挥霍安保基金,并称彭剑用安保基金的善款为其私人律所买车,此事可属实?

  方舟子:我无从判断王志安提供票据的真实性。我知道的、而且可以以人格和法律责任担保的是,王志安所谓“彭剑律师贪污安保资金为其律所买车”纯属 谣言,绝无此事。

  其实大家想想,就会觉得王志安的说法非常可笑。

  2010年9月我遇袭之后的十几天,是我一生中最危险的时期,案子未破,不知有无后续袭击,不知会不会袭击家属,安保资金刚募集,专职安保人员未到位,都靠彭律师及其律所员工义务当安保。

  王志安却造谣称,彭律师当时迫不及待把募款几乎全贪污了给自己买车,没有任何钱用于安保,置我个人和家属安危于不顾,我还容忍这种做法。

  这不是非常荒唐吗?

  凤凰网:王志安还有一条微博与您约赌,您会“应战”吗?

  方舟子:以前还有人要跟我赌命的呢,但是我从来不跟人打赌。王志安的赌品很差,怎么可能去跟这种人打赌呢?

  凤凰网:安保基金成立的缘起是什么?

  方舟子:安保资金的背景是,2010年8月底我遭遇雇凶袭击后,很多人担心我的生命安全,纷纷表示要捐款给我请保镖,有一个人甚至专程从上海赶来要当面给我一百万元。但是我不愿接受任何捐赠,全都拒绝。

  在这种背景下,彭律师才发起安保资金募集,由他来管理、负责我的安保工作。募款前原则就非常清楚:信任彭律师就捐,不信任就不捐。募集时已声明为了避免泄露安保细节,不会公布帐目,但是会有一个内部的监管小组来监督安保资金的使用。

  安保资金募集的时候已声明不会公布帐目以免泄露安保细节。我也不会去泄露安保细节,比如安保车辆的问题。实际上王志安造谣的目的就是想逼出安保细节,我们不会上这个当。

  凤凰网:王志安的微博指向比较具体,如果您清楚律师买车的细节,能否具体回应?

  方舟子:我不参与安保资金的管理,没法回答你这两个问题。我能回答的是,安保资金有专门的财会人员在管理,2012年罗永浩曾“举报”过本资金,海淀公安经侦和地税局都去查过账,没有查出问题。最近安保资金监管小组也刚刚查过账,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这些问题是王志安提出来的。那么我们凭什么相信他说的话?他所谓的“证据”是通过什么途径得来的?如果真如他所说,是花巨款向线人买来的,那么是否属于非法获取、出售、提供公民个人信息?

  凤凰网:您遭遇的人身威胁有多严重,能否简单介绍下相关经历?

  答:我因为揭露学术造假、揭露医疗保健骗局、科普转基因得罪了很多人,曾有媒体说我是全中国得罪人最多的人,受到的人身威胁是实实在在的,相当严重。我举几个例子:2010年8月,因为我揭露“肖氏手术”,遭到主任医师肖传国雇凶袭击,侥幸逃脱,而肖传国只坐了五个半月的牢就放出来了,现在还时不时地在网上威胁我;2011年,知名大V“五岳散人”深夜上我家门口砸门骚扰,被警察带走;2012年,网络红人罗永浩打听到我要去电视台做节目,在路上拦截我进行骚扰,后来还扬言要守在我家门口喷粪;2013年,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傅德志因为造假被我揭露,多次在网上扬言要杀我,要在我家门口上演“血染的风采”;2014年7月我在广州购书中心签名售书,有人从三层楼上朝我扔装满水的水瓶,幸好砸偏了,只擦破头皮出了点血。

  凤凰网:目前距王志安微博发布指责您和彭剑私分善款已经有三五天了,您计划如何面对?

  方舟子:我已经起诉王志安损害名誉权,北京海淀法院已经立案,但王志安提起管辖权异议,所以还拖着未开庭。我还将对王志安提起刑事自诉,因为他的谣言已被几百家网媒转发,符合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规定的量刑定罪标准。王志安真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诈骗”,完全可以拿到法庭上去。

  凤凰网:据消息称,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也非常关注此事,您与他之间的案子“了结”了吗?

  方舟子:北京第一中级法院最近做出二审也就是终审判决,维持原判,即对我和崔永元各大五十大板。但是我与崔永元的事还没有了结。在诉讼期间和之后,崔永元还在不停地诽谤我为“骗子”,而一审、二审的判决都已认定这是侵权,所以我将就崔永元新的侵权行为继续提起诉讼。

(XYS2015123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