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方舟子

  作者:Aber

  经常在网上看到方舟子的支持者被贴上“方粉”的标签,说方舟子的支持者不顾事实为了支持而支持,我想通过本文简单叙述一下我对方舟子的认识过程,这是是一个由反对到中立再到支持的过程,也是我某些思想认识的变化过程,希望能够通过本文改变那些针对方舟子的错误看法。不善码字,敬请见谅。

  我是一个典型的80后,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后来有幸有机会考入大学,在学习知识的同时,也扩大了知己的视野,增长了见识,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网络的普及。

  刚上大学时,网络似乎也是刚刚进入校园,那时网速奇慢,登录网页需要很长时间,但仍然感觉很新奇,当时的我远没有想到网络会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对我们的社会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和改变。

  开始上网时,由于网络资源紧张,上网费用自然也不菲,每小时大概3~4块钱的样子,学校的机房也是这样。由于没那么多的闲钱,上网的次数也有限,带来的好处是没有像当时许多同学那样迷恋网络、迷恋游戏,学习成绩也还马马虎虎过得去,不大用为成绩担心。也就是在这有限的上网次数中,我知道了一个名字――方舟子。

  说来惭愧,方舟子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佳,甚至是以一种负面印象出现的,当时的感觉是这个人的言论视乎总是跟自己以往的认识相悖,跟大多数人的想法相悖,于是我曾经简单地把方舟子和网上那些靠出奇言论博取眼球的人归为一类,并没有对方舟子的言论进行过仔细、系统的思考。日子就这样慢慢过去,方舟子 只是我知道的一个名字而已,而且是一个没有什么好印象的名字,只是大概知道这个人反对中医,言论出奇。

  读研后,第一年是基础课,自由的时间增加了,导师也暂时也没有安排具体的任务,有时间仍然会去学校的机房去上网。这里不得不先提到一个人――罗永浩。当时本科刚刚毕业,上网时经常遇到大学同学,其中一位同学给我传了一个音频,叫老罗语录,当时听来感觉很有意思,其中对中医批评的那一段让我印象深刻,似乎觉得他说得好像也有道理,这也让我重新想起了方舟子有关中医的一些言论。因此,不论我现在对罗永浩印象如何,在我思想认识的模糊阶段,这个人还是起过一定积极作用的。此时的我既不会去看中医,也不会批评中医,在大学课堂上,我们的自然辩证法老师还在跟我们讲中国的传统文化在西方文明的冲击下已经所剩无几了,比如中医,什么现代科学已经证明了经络的存在等等,这时我竟然有时候还会冒出中医可能真的很神奇这样的想法。

  也许我不是一个好学生,导师给我的第一个课题我不感兴趣,于是给我换了一个,结果仍然不感兴趣,碍于情面,勉强接受。在完成导师布置的日常任务的同时,并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导师对我貌似也比较失望,也没有对我提什么更高的要求,于是我自由的时间更多了。于是经常上网浏览各种新闻、各种各样的言论,恰好此时网络发生了一件大事,中南大学张功耀教授发起了让中医退出现行医疗体系的倡议,一石激起千层浪,正反两方激烈争论,批评中医的人几乎都被冠上了“汉奸”、“卖国贼”的帽子。也许导师对我的期望只是尽快毕业走人,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于是我几乎是自由的,有充分的时间把关于中医的正、反两方面的看法都看了一遍并进行对比,尤其是看了大量方舟子写的批评中医的文章。客观来讲,也许由于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作祟,也许是中国人好面子的本性,在对比两方面言论之前,我仍然是倾向于认可中医的,然而,当我看完了两方面的观点之后,得出了让我非常意外甚至是有些痛苦的结论:中医真的是不科学的,中医真的是“有意或无意的骗子”。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几乎找遍了方舟子写过的文章来看,并且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方舟子的文章(当然还有其他人的)几乎是重新对我进行了一次思想上的启蒙,让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不论是关于自然科学的还是人文的。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每当我提及中医是不科学的看法时,总是能引来一片嘲讽,甚至是有些亲属认为我上学学傻了,实在是让人无奈。甚至是丈母娘还买来一些解读黄帝内经之类的书拿来让我看,并且教育我说,你年轻,懂的少,中医还是有道理的。当我一解释或反驳时,老人家明显不高兴。没办法,我只好把方舟子的《批评中医》和《解读黄帝内径》在书架上摆到一块了,希望能引起家人的注意。除了中医外,方舟子在转基因、批评中国的学术腐败等问题同样让我印象深刻。然而改变人的思想实在是太难了,人思想的改变只能是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我希望人们在反对、批评方舟子前能够认真地看一遍、思考一下方舟子的言论、文章,“不存先见、不存意气”,抛开私利,我相信不难得出正确的结论。

  在工作中我也经常遇到不合理、甚至是疑似违规的一些行为,我进行过抵制或不参与,然而时间久了,我发现自己似乎是被大多数人孤立了,很是难过。不过想想方舟子的境遇,我的这点困难也就不算什么了,从某种程度上讲,方舟子 也是我的精神支柱之一了。

  近两年以来,由于种种原因,方舟子的言论无法在网络上传播,实在是可悲、可叹,却又让人无可奈何,只希望这种思想的禁锢能够早日解除,让科学思想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2016.1.1晨

(XYS2015123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