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王志安的逻辑

  作者:方玄昌

  话说2014年夏天,央视播报了一则惊天新闻:武汉市场上抽样5包大米,竟然有3包是转基因抗虫大米!这则新闻的调查记者名叫王志安,他将矛头直指抗虫水稻的研发者张启发院士,并且以钓鱼的方式诱使后者接受了采访。

  然而,农业部门和后续媒体以更大样本量重复了这个“调查”,却无论如何重复不出同样结果。这是一则显著的问题新闻,但“武汉市场上5袋大米有3袋转基因”的消息却已经被各大媒体转载,至今被反转人士当成宝贝。

  那么这个结果是怎么来的?

  在此之前,王志安以举办转基因食品品尝会为名,向华中农大严建兵教授骗取(没错,是骗取!)了几包转基因抗虫大米,后来在那“第一届”阴森幽暗的“嘉年华”,这几包大米并未被用于品尝;事后,在严教授公开催促之下,这几包大米也一直未退还。

  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王志安用骗来的转基因抗虫大米,混入武汉市场上买来的普通大米做检测,炮制出“武汉市场上5袋大米有3袋转基因”的假新闻。

  作为读者的你一定会说:这个推断太不严谨。是的,这个推断是不严谨,但这不是我的推断方式,而是王志安的推断方式――准确地说,这是比王志安的推断方式要严谨得多的一种推断方式。至少,以上描述的事实都是确凿无疑的;而且,这些事实仅仅是我手中所掌握的“王志安炮制假新闻”的第18000条证据。

  最近,王志安就是以比这还要不严谨得多的方式,认定彭剑“贪污”用于保护方舟子的安保资金为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买车;更加奇葩的王氏逻辑是:彭剑“贪污”安保资金,作为“受害者”的方舟子居然要负同罪。

  如此推论,你觉得荒唐,我觉得滑稽,但恐怖的是,中国众多的媒体人并不觉得荒唐滑稽,全国上百家媒体在转载、演绎王氏指控时,方舟子居然一跃而成为了“侵害”他自己利益的主犯。多亏当年审理肖传国雇凶袭击案的法官没有掌握王氏逻辑,否则,我和方舟子还得为此蹲监狱――因为我们都会被判为雇凶谋杀自己的主犯。

  今早有网友转来王志安昨晚打出的悲情牌,他在不断暴露别人居所外部照片的同时,居然指责别人公开他的住所地址,还故作惊慌状,似乎有人要据此去骚扰他。按照王氏逻辑,即使有人要学习肖传国雇凶去袭击他,该被抓起来坐牢的也应该是他自己,他装什么无辜?

  任何一个明眼人,都可以通过王志安的拙劣表演和众多跟风媒体的莫名兴奋做出如此推导:痛恨方舟子者,只能用如此“证据”来攻击方舟子,正可以证明一点:方舟子实在是太无懈可击了。在这颗星球上,唯一比转基因技术遭到妖魔化还要严重的,恐怕只有方舟子;王志安的这波攻击,对于方舟子所受的污蔑来说不过是九牛再加一毛而已。

  最后说点正事。关于安保资金,尽管设立时声明其保护范围涵盖了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其他因揭假而遭到人身安全威胁者,但我想捐赠者都清楚,当前更主要还是为了保护方舟子。不止一个人问过我为何主动不接受安保资金的保护,在此简单回答:是因为安保资金数目毕竟有限,而我所处的境地还远没有方舟子那么危险。当然,我还可以给出一个更高大上的理由:对于这个民族而言,方舟子比我重要得太多。

  那些借攻击安保资金来攻击方舟子的人,都(故意)犯了一个低级逻辑错误:如果你认为安保资金保护的是一个广大的群体(有公益性质),那么你有什么理由把矛头对准方舟子这一个受益者?如果你认为安保资金就是用于保护方舟子的(无公益性质),那么其使用方式更主要是与方舟子本人有关,应该是他自己更关心才对,你操什么心?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仅作为受益者的方舟子都无理由因这个资金的管理方式而受到指责。

  顺便说一声,安保资金监管小组最近一次对账,我也在场,彭剑抱来一个大纸箱,里面装满了安保开销的原始票据――我很愿意相信这个纸箱现在已经到了王志安手里,至少其复印件已经到了他手里,否则,他哪来那么“堂堂”的底气?

  这几天有不少人(其中还有顶着“科学家”头衔的“朋友”)规劝我,不要跟方舟子“捆绑”在一起。我从不跟任何人捆绑,但鉴于这么多人对我跟谁捆绑感兴趣,我不妨破例一次:被王志安“实名举报”说是彭剑“贪污”安保资金买来的那辆“赃车”我也坐过,并且很清楚其中实情,王志安大可以将我列为同案犯、至少是知情不报的案犯去举报。

(XYS2015123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