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该扮演真正支持科学的角色

  作者:贾湛

  袁越写了一篇文章《政府应该扮演好角色》,我想每个科学家看了都特别辛酸。我们党和政府,左一个唯物主义,又一个科学建党科学立国科学发展,可是我们究竟按科学做了些什么呢?看看那些与政府关系密切的“科学文化人”,把科学都降到了与宗教甚至与封建迷信同等的地位,而实际地位在我来看甚至还不如。科学问题上,如核电、水电、PX和转基因(除了与军工有关如两弹一星北斗导航等),支持的不多,反对的一大片。可是八卦算命,风水、神医神药和求神拜佛等却大多数人相信,至于少数民族和国外的这个教那个教,再邪乎都不能批评,生怕有触众怒。更让搞科普的人感到气愤的是:大神、民科总是自比伽俐略,似乎是他们好委曲好委曲,是他们被打压,不觉得反对批评本身就是一种霸道,一种蛮不讲理。

  伽俐略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些搞伪科学的人竟然以伽俐略自居,这不能不说是这个社会上层建筑的问题,是政府的教育部门和宣传部门的意识落后造成的。我们称伽俐略是科学之父,是因为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将逻辑和实证、经验和数学相结合特别完美的人。西方在近代之前,也与中国和其它国家一样,常以古人的,宗教的,特别是圣人的话为真理的。西方经过文艺复兴,重新捡回了古希腊的灿烂文化,特别是古希腊的逻辑、理性和科学。亚里斯多德不仅科学上有众多贡献,而且还留下一句名言:“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让后人不至于由于他过份伟大而使他的错误也同时“发扬光大”。伽俐略正是用亚里斯多德的批判精神和逻辑矛盾推翻了他在物理上的许多错误,为牛顿力学的建立打下基础的。

  让我们来看看那些搞伪科学的,哪点象伽俐略。张颖清的全息生物学,王洪成的水变油以及耳朵识字等特异功能的“人体科学”,要人家相信你的理论是正确的,你应该让你的理论逻辑十分严谨,让人无可挑剔,还要让你的立论被公认或有强的实验支持,你的所有推论能预见实验成功。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可以质 疑和批评甚至讥讽。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在一片质疑中渐被公认的。他去数学特别强的法国讲学特别受冷遇,但爱因斯坦从不说自己是伽俐略,而是努力弥补自己数学的不足,写出了广义相对论。把质疑说成是打压,把批评者说成是李森科,这完全不懂科学是怎么回事。把遗传学说成是伪科学,那是用政治强加在科学之上的典型。李森科可以说是典型的政治御用科学家,这点特别象北大那批“科学传播中心”的教授们。他不是从立论有什么错误,逻辑推理有什么问题,推论有 什么与实验不符来否定遗传学的。而是从政治的角度,认为遗传学是想证明高贵者有高贵基因,人有天然的等级,于是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就不能实现了,这与政治理论冲突,所以说它是伪科学。这哪是用逻辑和实验来质疑来批评的?科学中每个概念的选择,每个定理定律的确定,都是经过千锤百炼即无数的质疑批评最后自然选择出来的。常说,科学与民主是一对缺一不可的双胞胎。专制环境会打压批评打压不同意见,这使正确的理论永远不能取代错误的理论,科学不能前进半步。

  我们的官员到现在没有几个懂得真理不是多数人赞同,或上层几个有权有势的人说是就是的。民主的涵义不主要是民主选举,民主决策,而主要是一种思想自由和语言宽松的环境。民主选举常常采用多数人投票的方式是因为可以防止专制,而不是这种方式就是最好的选拔人才的方式。在科学上不是用这种方式来肯定科学成果和科学家的。著名的SCI刊物能成为科学界公认的能反映学术水平的刊物,正是因为现代情报学家加菲尔德(Engene Garfield) 1953年提出的非常杰出的引文思想。SCI通过其引文功能,能很快地看到某篇论文被他人引用过次数有多少,了解某一学科的发展过程。了解有没有关于某一课题的评论?某一理论有没有被证实,某方面的工作有没有被扩展,某一方法有没有被改善,某一提法是否成立,某一概念是否具有创新性,其影响因子的高低是多少?用这种方法评价学者水平至少目前来看是一种最好的方法。尽管存在了一定局限性,但它有效地克服学术界的裙带之风,门派之风,关系之风。科学团体一直能保持基本健康 与这一理念的确立有很大关系。这是“独立调查员”和崔永元等科盲不容易懂的,在他们眼里,以为科学团体也象其它团体一样容易腐败呢,所以才会怀疑搞转基因的科学家团体也是为了自身利益而不顾大众死活的商业集团呢。从科学团体的自洁能力中,我们得到什么启发呢?它至少告诉我们,管理是有水平之分的,管理也需要用科学的方法思考,要在许多好的方法中选择更好的管理方法。希望我们的官员能从加菲尔德思想中吸取精华,找到适合自己部门的越来越好的管理方法。

  科学共同体不容易腐败,除了因为有很好的学术评价方法外,主要是科学家的素质要比一般人高了多。素质的高低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逻辑能力。逻辑能力差则是非判断能力就差。同一律和矛盾律是逻辑的灵魂。不遵守同一的理论一定是乱七八糟的理论;有逻辑矛盾而发现不了的理论是幼稚的理论;明知有逻辑矛盾而不去排除的理论一定是伪科学。逻辑有形式逻辑、多值逻辑和模糊逻辑,它们都要求遵守同一律和矛盾律,区别只是在排中律上。由不确定的命题推理,当然推出的结果常常是不确定的;理论中的所有命题中有相互矛盾的,则必有一个是错的。有许多相互矛盾陈述的理论,会让人不知所云,同样是乱七八糟的理论。科学工作者由于长期严谨地科研工作,经常会注意概念的同一性,注意新的结论与现有成熟理论的内在一致性。这样统计上说科学家比一般人容易发现违反同一律和矛盾律的错误。之所以说是统计上的,其原因是科学工作者的智力也是有一定的分布的,在某方面能力强但总体弱智的科学家也不少。比如我见到一篇物理学者写的论文,用八卦来推演黑洞,文中明显把物理黑洞与数学黑洞两个完 全不同的概念同一起来了。教学常用讨论的形式会比死读书的形式好,其原因之一是学生容易自认为理解了书上的知识。

  关于知识这个概念,百度上说: “知识是人类在实践中认识客观世界(包括人类自身)的成果。”但由于认识方法的不同,这成果是真是假,可靠性高低是不同的。这里我把知识分为两类,一类是文化知识,一类是科学知识。所谓文化知识是指不是在严格科学方法的指导下产生的知识,只能说是可能对可能错,且大概率是错的知识,它本质上只属于文化。传统文化中的知识都应该属于这类,比如中医知识。它们往往是人们自发的用本能的模糊逻辑对经验的概括和总结。科学知识虽然也属于文化,但它属于文化中最精品的部分。科学知识是在精心挑选的极少一些经验知识的基础上主要用形式逻辑组织和演绎获得的大量可靠性极高的知识,由这些可靠知识再加实验知识进一步研究更复杂的事物产生更进一步的知识,…。如此过程重复,产生出来越来越庞大的可靠性极高的知识体系。在生活中,我们常用模糊概念,模糊知识,模糊逻辑,那是应付现实生活,不是想 创造新的生活。要创造新的生活(创造新的生活方式以及其所需要的新的商品),需要研究复杂的问题,讨论复杂的过程,这就不得不要用形式逻辑了。需要提醒注意,这里指的复杂问题,不是指物理上的混沌理论分形理论耗散结构理论等所谓复杂科学所讨论的问题。原则上说能直接用数学来研究出结果的事物都属于简单事物,所以整个物理学全是对简单事物的研究。有许多不同的组份相互协作且有复杂的层次结构的事物才算是真正复杂的事物。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还有许多技术领域才算得上是对复杂事物的研究。学过误差理论就知道,数据处理过程越多,累计的误差就越大。所以需要原始数据尽可能精确,数据处理过程尽可能正确。可见科学理论常用形式逻辑或数理逻辑而极少用多值逻辑和模糊逻辑的原因是,理论越深入越复杂越要求原始的概念清晰,越需要原始的公理定律可靠性高。近代医学之父哈维发现了血液大循环后,医学建立在解剖学基础上,并与物理和化学知识相容。医学中的许多词汇都与解剖上的实物对应,概念是清清楚楚的;除了大量应用被证明的物理和化学知识外,专业内的知识都由实验确定。在此基础上应用形式逻辑可以一步一步深入研究人体,获得大量确定性的结果。对比中医,连最基础的概念都是模糊的。什么是阴?背阳处为阴,雌为阴,柔为阴,被动为阴;什么是阳?向阳处为阳,雄为阳,刚为阳,主动为阳。现代人都知道:能量的吸收、性和性格等是相差八丈远的概念,如果论文中会出现这样的混淆一定会笑话这样的文章水平很次。拿阴阳概念对比基础科学中的最基础的时空概念,明显长度和时间只有唯一的涵义,是确定性的,阴阳概念不是一般不确定,而是 相当不确定。科学中所有概念要求有确定性,这样就不给骗子有偷换概念的机会。而中医连最基本的概念,都是相当不确定的,极易在理论推理中偷换概念。可见以如此概念为基础的理论不管用什么逻辑推理,都是乱七八糟的。我的同学曾在网上对我说,你反对特异功能也就罢了,你怎么反对由千年经验的积累的中医药呢?我对他说,如果中药都是人们在实践中的经验总结,那么里面确实含有许多金子,但其中绝大多数药是根据混乱的中医理论产生的,怎么可能有许多金子呢?支持中医者还有一个见解,认为中医是整体思维。什么是整体思维呢?让我们来看看最典型的整体思维――黑箱方法。黑箱方法,是通过已知功能来推知该系统组成和结构的科学方法。我认为量子力学最基本理论即薛定谔方程的建立就是用 的这种方法,已知微观粒子即有波动性又有粒子性,则导出可能普遍适用于微观世界的薛定谔方程,再由它解决简单原子,就能够导出原子的各种可能的组成和结构。这种与解剖方法(已知组成和结构研究功能)相反的研究方法,确实是我们常用的科学方法之一,但它只适用于简单的事物,很明显,这种方式离开了数学就变成了玄学。对由众多相互作用复杂组份组成的并有很多层次的事物是不适用的。如人体是由几大系统组成的,每大系统由各种组织构成,各种组织又由不同的细胞组成,细胞又各种细胞器和细胞质等组成,细胞器又由各种蛋白和其它有机物组成…。每一层的组份的相互作用都不是可以用简单的数学表示的,你怎么用整体方法?复杂技术的研究和复杂科学的研究方法几乎一样,全是用解剖的方法。集成电路,虽然那么小,却是用许多许多层模块复杂有序组合而成。要机器人完成一个小动作都要设计非常复杂的电路。怎个用博大精深的整体思维去一步到位的完成?懂得这些道理,就容易懂得,一个政府支持象中医这样的文化知识而不去支持转基因这样的科学知识,这样的政府科学意识是很差的。

  在许多人眼里,文明就是多识几个字,多看了几本书,懂礼貌守规矩。这种意识太原始了。我在多篇文章中说过,许多古代文明其实是被自己的文化打败的。懂点耗散结构理论就明白了,一个有活力的组织是需要有负熵维持的。熵是无序 的代名词,负熵则是有序的代名词。真正的知识可以让我们做事成功,虚假的知识则相反,并常常让我们会去做大量的无意义的工作甚至是有害的事情。在科学诞生之前,许多文明社会,繁荣后不久就会衰退,甚至被野蛮民族灭绝,其原因是生活条件好了后,有更多的人从事与基本生活关系不大的文化活动。缺少科学意识的人们自发产生出的新文化大多是垃圾文化。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垃圾文 化所占的比例会越来越大,进而熵的增加达到一定阈值时,这个社会组织结构自然衰竭。可见文明这个概念是不能与只文化的数量挂钩的。文化内容越多不等于就是越文明。文明本身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它不仅决定于文化内容丰富程度,而且还就决定于有社会进步意义的文化与垃圾文化的比例。

  如今政府不遗余力地发扬光大传统文化,不见有文化人出来指出传统文化中的大量糟粕。何祚庥说了句中医文化90%是糟粕,立即遭到无数网民的大量攻击。 这种对传统文化的偏护环境吓得年迈体弱的杨振宁再也不敢出来说一句否定《易经》的话。其实根据上面的理论,几乎所有国家的传统文化都是糟粕远大于精华,越是古老的保守的民族越是比例大。ISIS死守古老的伊斯兰教,导致他们反人类。并不是说《古兰经》全都错的,而是古老的知识体系再伟大再逻辑严谨,也落后于时代,对比现代的理论,有相当多过时的和错误的知识。而缺少理性缺少批判精神的中华民族几千年沉积下来的整个传统文化,说有90%糟粕已是相当客气的了。从方舟子的文章中,我们了解到,美国小学文化知识学得不多,但他们特别强调区分事实和意见。所谓意见,就是对事实的评价。对事实的描述,虽然不同的人有一定差别,但只是感官上的差别,这个差别是不大的。但对任一事物的评价,关联到评论者的世界观,即他大脑中的整个知识体系,而人的科学素质差别巨大,则对事物的意见差别常常是非常大的。特别对于有一定复杂程度的事物,能作出正确评价的人必然远远少于错误评价的人,越是科学素质差的社会,这个比例就越小。搞教育的人都知道,不好好学习的学生,考试不及格的概率极高。这是因为自发的认识,错误的意识总是远远多于正确的意识。了解这一点,才能了解科学诞生的巨大意义。

  为中医辩护的人中最让人气愤的是,连逻辑都要分东方逻辑西方逻辑。所有的概念偷换没有比逻辑这个概念偷换带了的问题严重。钱学森的人体科学思维科学最主要的问题我认为就是对逻辑这一词的概念偷换。他特别重视研究形象思维,认为思维科学中逻辑思维被西方人研究透了,所以重视与它对立的形象思维研究就可以有巨大突破。显然在他著作中把逻辑学的“逻辑”概念与逻辑思维中的“逻辑”概念混淆了。逻辑学中的逻辑是指的正确的思维方法和程序即思维规律;而心理学上的逻辑思维指的是运用语言文字符号的思维,区别与用具体事物来思维的形象思维。有效的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都必需符合思维规律。逻辑思维可以不符合逻辑,形象思维也可以符合逻辑。比如两个篮子里原有两个苹果,看到有 人再放进一个梨子,我们可说篮子里有三只水果。这是典型的符合逻辑的具体的形象思维,但有人说现在篮子里有三只苹果,或说有四只水果就不符合逻辑。前者偷换概念,后者与事实不一致。再来看看一些中医粉丝的奇谈怪论。我们说:中医连一个定义都没有,推理过程又不符合逻辑。可他们说中医干嘛要遵守西方逻辑,我们有东方逻辑。这里的辩论,细心点的人一看明白,这是把“逻辑”本身给偷换了。我们说的逻辑是指思维规律,而中医粉说的逻辑是指的一种思维方式。天人合一,人体内有什么,自然界就有什么,以及象什么就是什么,这确实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种思维方式,或说是东方逻辑,但这里的“逻辑”不是思维规律,不是逻辑学指的“逻辑”。逻辑学中严格禁止这种推理,是众多错误思维中的一种。“取象比类”常是科学发现的引子,但科学发现没有这么简单,需要众多不同的想法竞争,最后还要用逻辑和实验来验证。而且科学是一个进化的 过程。历史上,科学知识常常来源于巫术和宗教迷信,但是经过选择、淘汰、认证和多次的反复后才被确认的。人的智力有巨大差别,弱智的突出的表现,就是常常分不清在不同语境下相同词汇的意义。每个人模糊思维的逻辑能力是不同的。我想这也是科学上常用形式逻辑而极少用多值逻辑和模糊逻辑的原因之一。

  不懂科学的政府会出什么问题?当权者会把传统文化或政治等与科学并列,甚至还凌驾于科学之上。这会让社会的熵增大于熵减,并会把不必要的工作或有害的工作当有意义的工作做。比如我们把中医看成科学(早有人说中医比西医更科学),那么就有许多人从事这种有意无意骗人的工作。中医与西医并列,意味着从事中医的人数与西医人数差不多(现在实际情况可能比西医人数还多,因为中草药需要大量人种植);我们相信虫草能治病能保健养生,则有十万百万的人从事虫草工作。我们相信按“人中”可以急救,则本该能救活的人因为耽误时间而失去生命。可见政府不懂科学,不支持科学,则许多人会从事无意义或有害的工作。这些人勤奋劳动还以为生产出了大量的劳动成果,其实一点用处都没有,甚至是有害的东西(最近澳大利亚查出中药中有许多有毒物质)。另外把中医这种不科学的东西硬说是科学,整个社会理性的地位与封建社会没有区别,有几个人会真正按科学办事,其结果我们很高的GDP中,有多少是对社会有利的成份。

  科学本质上是产生负熵的机器。这个机器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容器。可以容纳 大量的垃圾。若在没有科学的古代,中国这么大的地方,最多只能生活1亿人,而如今近14亿人生存竟然社会还相当稳定,没有人因贫困而揭竿而起。世界其它地方也相似,发生恐怖活动的地方,常常不主要是贫困造成的,而是意识形态的冲突。但这个容器还是有限的,当人口增加到一定的程度,意识的落后有相当的距离时,自然环境的破坏将无法弥补,社会矛盾的的激化将不可收拾。把如今社会稳定和繁荣误认为是政治家的领导,进而随我们领导盲目地搞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总有一天熵增加越过科学能容忍的极限,给人类社会带来可怕的灾难。把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最严重的不是阻碍自然科学的发展,而是社会科学的发展。政治对自然科学的影响是间接的,因为自然科学中的概念选择和定律的确定常常与政治无关,自然科学受政治影响只在物质条件的支持和学术气氛等间接因素上;而对社会科学就不同了,政治会直接影响社会科学中概念的选择和原理的确定以及知识的进化。网上有篇文章,题目是《去他妈的政治正确》(作者可能是放风筝的唐僧),写出了如今恐怖活动猖獗的一个原因。为了政治正确,对宗教不敢批评不敢限制,导致如今穆斯林人口达16亿以上,大有继续发展的趋势,其中有 大量原教旨主义者。谁都懂得水可以载船,也可以覆舟,政治家害怕一些敏感问题引起骚动,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宗教信仰是人的自由。这自由不仅是信仰的自由,更有不信仰的自由,还有让人家评说不信仰的道理的自由。想让信仰不引起大的冲突,唯有允许让人们言论上的信仰冲突才能促使不同信仰的进步和信仰之间的调和,这样才能避免因为宗教不满积压产生的大规模恐怖活动和由意识形态的不同产生的战争。许多中国人还以为中国的落后主要的科学技术的落后,其实更落后的是人文社会科学的落后。如今人们提起科学常常就是指自然科学,而不把社会科学看成科学。可见,目前的社会科学有多少能让人有共识的,甚至象维护思想自由等最基本人权一些社会都不认为具有普世价值。到现在我们上层还坚持经济决定论,以为我们只要把经济搞好了,其它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一切意识与政府不一致的思想言论不让发表,常常屏蔽人家的博客文章,甚至还禁部分人 的微博。人文和社会科学难以引入数学更难以引入实验,它的发展完全要靠理性的争辩。当思想的自由都没有的时候人文和社会科学怎么前进半步?中国人非常关心国家大事和人类命运的人极少,为什么呢?一个人的视野开阔程度,与他小时候的教育有相当的关系。当一个中小学生对某国家大事发表自己的独特看法,不但得不到老师的鼓励,还用“小心不能乱说”这一句给当头一棒时,他今后还能有多大的勇气真正关心国家大事。如果说自然科学和技术只是产生局部有序的磁畴的话,那么人文社会科学则是能让磁畴方向一致的外磁场,没有社会科学的磁化,生产力再高,也无法让全社会整体有序。我在我的文章中反复强调,真善 美,真是第一性的。科学技术确实要受道德法律的限制,但,道德法律应该建立在社会科学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原有的传统文化或政治上。当怎么才是一个稳定和发展的文明社会还没有搞清楚时,道德法律是在维护一个怎样的社会呢?

  政府不支持科学的一个更严重的后果是政府的官员长期素质低下,他们从根本上分不清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甚至官员们遇事从不考虑对错,只考虑是否有利可图。经济决定论更加根深蒂固,我们的社会哪来足够的负熵呢?我常常看军事节目,发现那些军事理论家们总是从经济利益的角度评价国际事件,说什么美国打伊拉克是为了石油,包围中国是为了维护世界霸权,似乎在他们的眼里,不存在什么正义,不存在什么意识形态方面的冲突。一个只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国家,怎么能不让全世界人民担心。为什么就没有人去想想我们总是与落后国家入伍,为什么总要与文明社会对抗,为什么就不能拿出实际行动来让世界人民知道,中国也是一个讲道理的国家,而不是连逻辑都要讲中国特色的野蛮国家。

  科普首先要科普名人,特别是科学名人,希望本文能被屠呦呦看到,不要再为中医站台了,否则她会与钱学森一样,对社会的贡献负能量与正能量一样多。希望她能用她的影响力用正能量影响政府官员,让科学获得真正崇高的社会地位。

(XYS2015121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