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科学之旅――2015.12.13转基因品尝会感想

作者:25岁后就不肯长大的狐狸

  [虽然在之前就与各位网友有所互动,但见面的时候还是摊掩激动之情。
  事先没想到的是在开始这用餐之前,组织者青石桥名旋让我们一人发表一段感想。我其实有演讲恐惧症,尤其面对众多学识见识思想远超于我的拥护科普的同道,更是诚惶诚恐。所以临时拼凑的一段感想讲得凌乱不堪。
  趁着意犹未尽,将这些想法充实扩展再记录下来,作为人生的一个备忘。]

  我从小就喜欢科学,小时候读物少,一套黑色封皮的十万个为什么被我翻得皱皱巴巴的。

  我最喜欢的就天文,从小盼望脱离地心引力,到奇妙的宇宙间漫步。理想总 是丰满,现实的确骨感,能够带我遨游太空的,也仅仅是书籍。

  新华书店的天文专柜是我常常流连忘返之地。那时候的天文学科普书籍比较贫乏,但在书店却有整个专柜,让人不可思议。其实是图书分类员将星座运程、占星、外星人、科幻小说一股恼地分在了天文类别里。星运、占星这些我向来就知道是伪科学,但有一类书籍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却很难分清真假。那就是在八九十年代风靡一时的各类“未解之谜”。

  金字塔是不是外星人造的、百慕达是不是外星人的基地?这类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自然是越来越怀疑,但总是缺乏一种理性的驳斥,况且,在心底里依然有种一对“未解之谜”的期盼、认同与向往。

  童年的思绪、幼时的梦想被尘封在了日渐现代化的都市里。直到某一天――已经无法确切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在网上偶然翻到了一篇文章,专门介绍金字塔的未解之谜。这篇文章与我以前所看的任何文章皆不相同,依照其证据,理性的分析出金字塔那些未解之谜的荒谬。第一次发现,智慧的大门可以如此的吸引人。而那篇文章的作者有一个非常好记的名字:方舟子。因为这个名字让我脑海里闪现出了拯救生灵的诺亚方舟。在此之后,我常常搜罗方舟子的文章阅读。他的博客完全公开,每一篇文章都透露出智慧的力量,真实地感受到了智慧的无穷魅力。

  看方舟子的文章,也未必全都是愉快的经历,首先得面对的就是对过去认识的打碎。第一个就是中医。

  第一次听说中医无效是倒不是方舟子。2007年左右,当时我因为面部神经麻痹,正在接受中医针灸治疗,无意中听起中医师们在谈论说有一个叫张功耀的人在网络上反对中医,我一时好奇就到网上去搜到了这么一个人。结果一看他的文章,吓了我一大跳,赶紧骂他两句压压惊。毕竟在从小认为中医是国粹的环境中,要一下子否认中医是非常困难的事。我还清晰的记得小时候课文老师在课堂上说,鲁迅什么都好,就是反中医不好,中医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智慧结晶,其机理虽然不明,但效果是杠杠的。长期以来所看的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里,中医都是以正面的形象出现,潜移默化的感染着炎黄子孙、龙的传人。

  虽然张功耀一定是在胡说八道,不足为信,但不知怎的却在我心中产生了对中医药的芥蒂。能不用中药,我尽量都不用。对别人说中药有效里,内心也在打鼓,底气不足。别人讳疾忌医,我则是讳梦忌思,不愿意在这问题上思考,怕真 的得出中医无效的结论,那是对我过去认知的毁灭性打击。

  哪壶不提哪壶开。没过多久,我就在方舟子的微博中看见了他对中医的评价,那是他与何祚庥共同做某期节目后发的一些思考吧。我当即就在谷哥欠里搜索关键字“方舟子 中医”,结果出来了大量的方舟子批判中医的文章。我翻阅了几篇后,当即决定再不看他关于中医的文章,只看我感兴趣的科普(其实以前就是这样,所以很长时间没有注意到方舟子有那么多批判中医的文章)。我冷静了一段时间才鼓足勇气翻看了《科学成就健康》里关于中医的章节。这次我是有备而来,慢慢地了解了什么是双盲法。刹那间拔开雾霾见蓝天,很多问题迎刃而解。

  再有就是转基因了。

  虽然早就知道转基因与普通基因一样,吃到肚子里就被消化掉了,但对转基因依然存在一定程度的疑虑,这些疑虑久久没有打消。方舟子有大量的文章在讲述转基因的安全性,出于对方舟子理性的信任,我也基本上相信转基因是安全的,可是我心中的疑问依然存在。我也在群里问过一些支持转基因的同道,但要么他们也不知道,要么认为我去捣乱的,所以很长时间我也就避而不谈。

  直到去搜狐以后,碰巧几位专家公开的接受网友的提问,为转基因释疑。当时我就把我思考了很久的两个问题问了出来。其一是我知道DNA是大分子,有没有可能向其转入一段有益的片段后,与其他片段结合成有害的片断,就像两种无毒的物质化合成生有毒的物质一样,这在化学中还是比较常见的;其二就是如何精确地控制一个物种的基因转到另一个物种当中。我知道物理、化学在微观层面上都是可以精确控制,但不知道对于生物如何控制,无知产生恐慌,即使明知科学家应该已经解决了,但我还是希望刨根问底。

  这两个问题问出来以后,同往常一样糟到了网友的嘲笑,有些网友认为我问的问题很幼稚,有些网友认为我是反转控来捣乱的(当然还真有反转控跟在我微博后面起哄),最好心的网友也认为我不必去关心怎么做到的,只需要听专家的就行了。

  只有种田农民(后来知道是严教授)认真地回答了我的问题。问题一是科学家会对结果做验证――其实一点拨倒也不难懂,物理、化学试验的最终结果也是需要进行验证的;其二就是介绍了基因枪法、农杆菌介导法和电击法等精确行进基因控制的方法。我通过查阅一些资料,虽然对这些方法没有完全吃透,但其基本原理还是有了一定了解,知道了转基因也是可以精确控制的,加上成品后会有无数次的毒理实验、营养实验,其实转基因就是与普通食品一样安全的食品,甚至由于检验严格,比传统食品更加的安全。加上转基因食品上市后价廉物美,我便真正的成了转基因的支持者。

  成都之前举办的两次转基因品尝会我都因故没有参加,颇为遗憾。这次能够参加,我非常高兴。转基因的推广,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是困难的,但不管如何,我现在能够在这划时代的争论中站在科学的一方,也让我充满了自豪感,尽管我 微不足道,但既然科学点燃了我们这些星星之火,也希望日后能够燎原。

(XYS2015121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