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化钠

  作者:12team你们真流氓

  凉州的超市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设置了“转基因食品专柜”,货架上 摆了些转基因大豆油、菜籽油之类。倘肯出四五十元,便可以买一桶5L的转基因大豆油,回家做菜了;如果多出几十元,那就能到其它货架,买一桶非转基因大豆油。但顾客中若是有点生物学常识的,大抵都不肯缴这智商税。

  我从十九岁起,便在超市出口处的咸亨酒吧里勤工俭学,掌柜说,是个理呆,就在柜台里卖啤酒罢。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柜台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只有崔化钠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崔化钠是笃信“转基因食品有不明病原体”的。他身材不很高大,苦瓜脸,没有胡子。他对人说话,总是标榜“真话真说”,后来却常被人发现是谎话谎说的。因为他有一次看到有条微博“麦当劳肯德基的薯条被检测出有毒物氯化钠”,便赶紧发微博说“这不科学,因为医学界未发现一例因食用肯德基麦当劳薯条生病的顾客,和转基因一样的啊”
  ,别人便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崔化钠。崔化钠一到酒吧,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崔化钠,你在微博上又被钓鱼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一杯啤酒,一碟非转基因花生。”几个喝酒的人便又笑道,“转基因花生什么时候上市的?”“啤酒酵母是转基因的,你敢喝吗?”崔化钠睁大眼睛说,“我是选择非转基因的……”“什么选择非转基因?乙肝疫苗是转基因重组的,你打不打?”崔化钠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转基因重组 不能算转……基因!……重组了的,还能算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你猜”,什么“反讽”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崔化钠原来也是名门之后,根红苗正的,到CC台做了“有一说一”节目的主持人,红过一阵,可惜终于过气了;幸而又到地方台主持了一个节目,但据说收视率愈来愈低,弄到节目停播了。崔化钠没有法,便出没于有机食品的发布会,有人说是去站台的。

  崔化钠喝过半杯啤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崔化钠,你当真了解转基因么?”崔化钠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米国食品包装上的GMO也不认识呢?”崔化钠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全是你猜你猜你猜猜猜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酒吧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崔化钠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我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 知道黄金大米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知道黄金大米,……我便考你一考。黄金大米,转了几个基因?”我想,常识和逻辑都没有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崔化钠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 教给你,转了七个!这个事情应该记着。将来到新闻系演讲的时候,可以用。”我暗想卢老师明明说了是两个;七个是某个科普作家写错了的,人家已经认错了。我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明明是转了两个。”崔化钠显出斩钉截铁的样子,将七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摇头说,“错了错了!……明明是转了七个!这是新闻界共同体决定的,黄金大米必须转七个基因,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崔化钠刚用指甲蘸了啤酒,在柜上写了个大大的“七”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敲了几下键盘,忽然说,“崔化钠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块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代言的企业发不出员工工资了。”掌柜说,“哦!”“他总仍旧 是谎话谎说。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转发微博说‘重水不能饮用,黄金大米是重水浇出来的,吃得么’。做实验时用过重水,和实际生产比得的么?他知不知道重水有多贵?”一个喝酒的人笑道,“有机食品是农家肥浇出来的,他喝不喝农家肥?”另一个笑道,“重水可以用来浇地种庄稼了,西特乐知道了要气活过来吧。”掌柜问道,“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听了别人的撺掇,收拾了“不明病原体”的材料,去申请诺奖了。”“后来呢?”“后来被轰出来了。”“轰出来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做手机去了,叫做病原机,专门检测不明病原体。”掌柜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之后,气温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暖气,也须穿上羽绒服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一杯啤酒。”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崔化钠便在柜台前坐着,见了我,又说道,“一杯啤酒。”掌柜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崔化钠么?你还欠十九块钱呢!”崔化钠颓唐的答道,“这……等我拿到两亿代言费罢。这一回是现钱,酒要好。”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崔化钠,你的诺奖申请下来没有?”崔化钠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这么伟大的发现,怎么会申请不到诺奖?”崔化钠低声说道,“你…猜…猜…猜…”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掌柜都笑了。崔化钠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崔化钠。――大约崔化钠的确是做病原机去了。

(XYS2015121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