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亚庞氏骗局破产 你想不到茅于轼宋鸿兵吴法天曾给泛亚站过台

  作者:马骝

  屡创资本运作造富神话、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神话、号称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将22万投资者400多亿元的血汗钱席卷一
空。  

  这场“庞氏骗局”背后,是地方政府背书、媒体鼓吹和各方大佬站台共同催生的产物。投资者之所以相信“天上掉下的馅饼”,本质上还是对于公信力机构和公众人物的信任。 

  目前,投资者的钱如何追索不得而知,但期间宋鸿兵、茅于轼、郎咸平和吴法天等公众人物均给泛亚站台过,我们不妨一探其面目,看看他们是如何给泛亚站台的,也给投资者们敲响一记警钟。

  宋鸿兵:坚定看多金属投资 泛亚就是互联网金融

  《货币战争》作者,柴斯菲尔德家族的拥趸――宋鸿兵先生,2014年10月受 邀来到昆明,出席由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联合主办的全国巡回投资报告会时,坚定看多贵金属投资,并将泛亚“定性”为和“宝类”理财相提并论的互联网产品,可谓扎扎实实给泛亚站了次台。以下是宋先生的部分“精彩”言论――

  回过头来说,互联网这些“宝宝”能不能投资,能投资。比如它以债券为抵押,如果它违约,这些债券会被卖掉,把钱还给你,这种它提供的收益率大概是4%、5%,这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利率,对于普通老百姓或没有其他投资方法的人来说,这个已经非常好了,比银行的利率高,而且资金取用灵活,这就是对现金管理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措施。而我看到泛亚的模式基本上跟“宝宝”的思路类似,只不过它不是用债券做质押,而是用稀有金属做质押。但为什么这个市场没那么引人注目?是因为大部分人不了解有色金属、稀有金属,更不了解这个行业,而这个市场本身规模不大,知道这个信息、了解这个市场的人非常少。泛亚这个模式我认为也可以叫互联网金融,因为它就是在电子平台上来服务的模式。

  茅于轼:泛亚不需要银监会监管 利国利民

  茅于轼,中国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之一,英国Prospect杂志评选的“2014世界思想家”十位获奖者之一,曾著有《中国人的道德前景》。这样的响当当的经济学家,竟也“晚节不保”,曾数次参加泛亚举办的相关活动,并高调赞扬泛亚的贡献,在泛亚开业典礼上,茅于轼先生有这样的发言――

  “云南省虽然是有色金属生产大省,但是并不具有该商品的定价权;通过设立现货电子交易所的方式,吸引资金活跃矿产资源交易,则有助于解决该问题。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开市运行,对云南有色金属矿产资源的价值体现有着 重要意义。”

  “过去在大家的意识中,只有通过实实在在的劳动所创造的价值才是真正的价值,而通过低买高卖或高卖低买的方式赚取差价并未创造价值。我认为,劳动生产创造出的是商品的数量即“空间价值”,而买卖交易则是通过价格来调配商 品的供应与需求,创造的是“时间价值”。从这样的角度来看,无论是调配商品的空间因素还是时间因素,都是在创造价值,期待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为云南省未来的经济发展不断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2014年,茅于轼再次参加泛亚举办的中国战略金属企业家峰会,为泛亚站台的嗓门更高了。”因此,在通货膨胀的情况下,要想创造财富是没有万全之策的。“现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选择,除了黄金,还有有 色金属。交换创造财富,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就是通过集中信息,提供时间、空间的交换平台,让人们来发现价格,从而创造出更多的财富。”

  郎咸平:泛亚最重要目的是为国家掌控金属定价权

  郎咸平,知名经济学家和财经脱口秀主持人,曾发动主动的论战――郎顾之争,以国有资产道德卫士身份,炮轰国企掌门人们通过MBO侵吞国家有资产。然而,在泛亚这件事上,郎咸平也趟了浑水――

  “铟就是稀土元素中的一种。以铟为例,铟是导弹弹头的必备元素,是现代高科技之母。液晶屏、显示器等都要用到铟,它的用途比黄金更多,可是储量却只有1.6万吨,是黄金的六分之一。铟的用途比黄金多,储量却比黄金少,当黄金卖到接近5000万,一吨铟却只有300至400万的价格。就因为我们没有定价权,外国人用300万的价格买走铟之后,加工完再以原来十倍的价格卖给我们。到了今天,稀土的储量只占全世界大概30%,为什么?一个没有定价权的国家用大价格把稀土卖光了。想要控制定价权,就必须掌控铟的产量。必须垄断和控制铟才有定价权,才能控制它的价格,否则这个价格就被欧、美、日本等国欺负。目前铟的价格非常低,因此,如果能够掌控有色金属本身的产量、控制住定价权就能创造财富。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最重要的目的是通过交易所掌控资源控制定价权。”

  吴法天:我的稀土我做主

  吴法天,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大家更为熟知的是他作为微博红人,与五岳散人的口水战和在北京朝阳公园的知名约架。这样和贵金属沾不上边的法学教授,竟也给泛亚站过台――

  “2011年3月1日,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开业。随后,该交易所创造了“泛亚模式”,就是不断通过自身的体制创新和交易模式创新,实现有色金属、尤其是稀有金属商品贸易领域的定价权和话语权。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已经成长为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中国客户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现货交易所,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稀有金属国际定价中心。这是中国实现稀土能源战略的重要工具。”

  在上述动作中,具有金融战略意义的是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成立,因为它打破了稀有金属价格的国际垄断,创在了大宗商品的定价权向中国转移的可能性。泛亚引入行业多方在平台参与定价,将国内过剩的稀缺金属资源通过商业收储的方式聚集起来,让民间资本参与到这个收储,泛亚这一平台亦将相当于对现货市场做一个枢纽。

  从长远看,国家应该通过法律手段来建立稀有金属的国家储备制度,也应当鼓励和发展稀有金属的交易所,并提供资金支持。纯交易平台没有金融介入或者是没有资本的介入很难做,但金融介入就会有风险。但不能因为有风险就否定稀有金属的金融属性,就把目前开创的国际稀有金属定价权拱手让人。“东方有稀土,定价我做主”的时代才刚刚来临!

(XYS2015121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