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的故事:首次转基因鱼品尝会是怎样成行的?

  作者:孙滔
  基因农业网

  2015年12月6日,借着新语丝科学精神奖和转基因科学传播研讨会的契机,众多科学家、科普人士、媒体人、网友和志愿者在北京湖北大厦举行了国产转基因黄河鲤鱼和转基因大米的品尝活动。

  当晚我的朋友圈被转基因黄河鲤鱼刷爆了,网友更是在微博等各种社交平台上晒这次品尝活动,大赞鱼米之香。在他们看来,在中国13亿人中成为极少数能吃到转基因黄河鲤鱼和转基因大米(吃到转基因大米的人要稍微多一些),是一种荣幸和荣耀。

  荣幸在于,这些是世界上极少数人才能吃到的高科技产品。荣耀在于,它们代表了一种先进的力量,吃这些食品代表了这些人在与最先进的事物和精神为伴,而不是整天守旧,与愚昧落后相守。

  为什么这么好的食品不能泽被众生呢?这是一种遗憾,更是无奈。让我来说说这顿转基因黄河鲤鱼有多难,你就知道这种遗憾和无奈有多么深沉。

  第一,在转基因话题如此火热的今天,转基因黄河鲤的报道并不多。

  2015年11月19日,美国FDA批准了转基因三文鱼上市。这时候我想,我们中国也有转基因鱼呀。于是以“朱作言 转基因”为关键词搜索相关新闻,在不到两页的新闻报道中,只有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员胡炜在新华网发表《鱼跃龙门――转基因鱼的故事》一文对转基因黄河鲤鱼的来龙去脉有详细解读。

  我自己早就知道武汉中科院水生所朱作言先生的转基因鱼。但即使在武汉读了四年大学(还是生物系),对其工作的了解也仅仅限于上述这句话。即使在为基因农业网工作以来,也仍然对朱先生的工作了解甚少。

  第二,联系采访朱作言先生不容易。

  作为中科院院士,曾担任水生生物研究所所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政协常委,媒体上对朱作言先生关于转基因鱼的报道如此之少,也是有些太低调了。后来朱先生在6日研讨会上也透露:“我也做过一些科普、讲过一些,但是觉得毕竟人单力薄,讲了没有人信。”

  正巧,朱先生的大学同班同学王大元跟我们联系,建议采访朱先生关于转基因鱼一事。如此给了我们联系采访朱先生的底气。很快,基因农业网发表了《朱作言:世界上第一条转基因鱼为何没有上市》一文。

  我把这篇文章转到一个关注转基因的记者群里,立即有同行要朱先生联系方式想跟进采访。随后澎湃新闻、钱江晚报等多家媒体成功采访并发表报道。

  11月24日,我给朱先生和胡炜老师发邮件询问:“转基因黄河鲤吃起来怎么样,你们自己吃得多不多?(消费者很感兴趣)如果方便的话,可方便给我们这边寄来两条,我们组织几个信得过的专家或网友品尝一下,也算是做一宣传。”

  当天就得到朱先生回应:“我们说好吃是王婆卖瓜。建议最好我们送几条转基因黄河鲤,你们在北京的不同市场上买几条,编好号,请厨师加工后组织盲测品尝。”

  这个时候,我们的专家组在讨论新语丝科学精神奖和转基因科学传播研讨会如何合办的事情,朱先生给的好消息得到大家响应。

  第三,活鱼运过来可不易。

  朱先生答应参加我们的活动,表示,“可否安排在最后一个发言:‘请大家品尝一次转草鱼生长基因的黄河鲤’,谈点感想?”朱先生还叮嘱:会前最后让与会者看看活鱼后再加工(或留一尾活鱼让大家看,有个印象)。跟师傅说加工需清淡一些,不要做成松鼠桂鱼一类,除了番茄酱和糖味外什么味道也没有了。“请记得让饭店到北京市场买几尾鲤鱼做对照。”

  问题来了,怎么运?胡炜老师在专车运输和快递之间折腾数次,告诉我说选择快递。后来(活动结束后的12月7日),我才获悉,这7条鱼是专车从河南养殖基地运到北京的。

  其中的繁杂只有胡炜老师最清楚。因为要保证大家看到活鱼,而7条鱼(每条鱼都在八九斤)都要放置在高氧水中运过来。

  第四,反转的来了。

  前面的故事太平淡,各位看官别瞌睡,高潮来了。

  12月6日凌晨2:17,一个名为“特别调查员”的新浪微博用户发出一条微博称:“以学术扔货方舟子为首的粗暴型转基因推广团伙将于下午2到7时在北京市湖北大厦秘密聚会,向黄大P颁发垃圾出版商MDPI赞助的所谓科学精神奖,组织品尝无安全证书的转基因黄河鲤,再次为粗暴推广转基因摇旗呐喊,以科学之名行商业之实。”

  12分钟后,该微博被坐拥870多万粉丝的崔永元在半小时内转发3次(两人这么有默契,得谋划多久呀)。

  不仅如此,这个“特别调查员”还公开了转基因科学传播研讨会的议程,甚至包括本人的联系方式。

  不得不说,他们很有谋略。6日的活动在凌晨发出,让我们无法改变会议地点,只能被动接受他们的攻击。

  果不其然,湖北大厦的网站受到攻击,酒店人员说有人称将投诉该酒店涉及非法转基因食品。

  结果就是,酒店负责人告知我们,他们拒绝加工转基因黄河鲤鱼和转基因大米。

  要知道,在研讨会间歇时间,我们已经给参会者展示了一条重达10斤的活鱼,大家争相拍照,纷纷发出感叹,并表示期待晚餐吃到鱼。

  几番交涉,酒店方面均不松口。作为对转基因食品在当前中国的处境了解至深的我们来说,当然很能理解他们的顾虑。

  但如果鱼和大米饭不能端上餐桌,此次活动将失色很多。我们紧急决定,将大米和鱼运往其它地方进行加工。

  当晚各位吃客很是尽兴,纷纷表示转基因黄河鲤鱼不负众望,刺少肉嫩,转基因大米饭也香喷可口。他们要是知道这背后曲折,想必会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一餐。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内部活动的通知怎么会泄露出去呢?

  经过查证,我们很快从信息源头,也就是这个“特别调查员”这里获得了线索。最终将嫌疑缩小在与它互动频繁,并且是它微博早期关注的对象中。

  方舟子获得的信息更为具体:这个内部会议,因为发通知的一个群里有“独立调查员”深圳张胜华(也就是那个“特别调查员”)在中国农大的“闺蜜”,所以被他知道了。

  最终,反转的激进人士并没有掀起风浪。据我们的志愿者称,看到大门口有两个戴口罩的男女游来荡去,但没有进一步举动。

  让我感慨一下吧:有些人享受着高科技带来的福祉,却高举反科学的大旗来兴风作浪谋取私利私名,甚至还有一些人,口中宣称支持转基因,背后却干着蝇营狗苟的猥琐事。若干年后,历史的耻辱柱等着他们大名。

  那些想更多享受高科技的人们,应该关注、关心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支持科学是一种正义行为;而与反科学者作斗争,则是一种惩恶行动。

(XYS2015121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