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位教授对中央音乐学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郑重声明”的回应

  各位校友、网友,大家好!

  我们是10月27日给王次炤院长写公开信的的十几位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我们的公开信发出之后,引起了网络媒体和各界读者的强烈反响和热切关注,在此,首先要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我们看到,11月3日中央音乐学院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则“郑重声
  明”(以下简称“声明”),该声明称:“在中央音乐学院建校75周年之际,有人在微博、微信上发匿名信攻击院长王次炤。学校在此郑重声明,此信以不实之词散布谣言,混淆视听。…”对此,我们要作出几点回应。

  首先需要指出,“教授公开信”所针对的是王次炤本人,并不是中央音乐学院。他如要声明或回应,理应以个人名义进行,但他居然以学校官方的名义发布所谓“郑重声明”,这属于绑架学校、滥用职权的行为。由此也可以看出他一贯的“家天下”的思想是多么根深蒂固。其次,“声明”中说我们的公开信是“以不实之词散布谣言”,那我们就来看看所谓的“不实之词”到底不实在哪里:

  1.关于王次炤违纪为其女儿在高档私人会所举办婚礼及多次携其妻子公务出访、考察的问题

  “十八大”后,中央纪委、中央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发出《关于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严肃整治“会所中的歪风”的通知》。通知要求,党员领导干部在教育实践活动整改落实、建章立制中要作出承诺:不出入私人会所、不接受和持有私人会所会员卡,自觉接受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监督。”(据央视网2013年12月24日)以及最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85条规定“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借机敛财或者有其他侵犯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行为的,依照前款规定从重或者加重处分,直至开除党籍。”

  王次炤于2015年6月13日在北京“马奈草地国际俱乐部”为其女儿举办婚礼,经了解,这家俱乐部是一家高档私人会所,总经理为美国人。作为正局级干部的王次炤,公然在高档私人会所为其女儿举办婚礼,这本身就是违纪行为。中央音乐学院党政领导班子的大多数成员、诸多中层干部及部分学院员工受邀参加婚礼,中央音乐学院院长办公室工作人员和王次莸拿厥槲其忙前忙后,动用公务车辆等行政资源,并且大肆收受礼金,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我们看到,“新京报书评周刊”在11月3日公开报道了就“教授公开信”―事对王次炤的采访,在采访中,王次炤以“不想在媒体前面暴露太多的私人问题”为由,对于自己为女儿大办婚礼―事避而不谈。在此,我们要郑重指出,身为领导干部利用职权为子女大办婚事,已经不是什么个人的“私事”了!

  何况,有照片为证,“马奈草地国际俱乐部”是私人会所,却赫然悬挂着“中央音乐学院艺术实践基地”的牌子,这叉如何解释呢?我们请上级纪检部们来调查这里面有没有利益交换关系。

  王次炤的妻子秦芝娴女士来自台湾,长期在我院多个部们工作,按照我国现行的人事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她的身份只能是属于“外聘人员”,既不是教授也不是干部,她怎么能够有资格跟随院长到处进行公务出访呢?现在大家在百度网上只要输入其姓名“秦芝娴”三个字,便可看到,自2009年以来,她多次假冒“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以“全国艺术硕士学位专家组成员”的身份,随王次炤一同到青岛大学、河南大学、安徽师范大学、重庆人文科技学院等高校进行考察,听取汇报,上述各高校官方网站均有详实的报道。

  依据最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82条规定:纵容、默许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利用党员干部本人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秸利,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我们认为王次炤正是
利用他的权力和影响力为其女儿和妻子变相谋取私利,其中是否还有我们这些外人所无法掌握的更深入的问题,我们恳请中央第八巡视组以及教育部纪检监察部门就此进行彻查。

  2. 关于王次炤多占住房的情况

  中共中央2010年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第―条规定:“禁止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谋取不正当利益。”其中包括:违反规定多占住房,或者违反规定买卖经济适用房、廉租住房等保障性住房。关于“多占住房”的界定,《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实施办法(中纪发【2011】 19号)明确指出:“是指一户家庭违反规定占有两处及两处以上福利性质住房或者住房面积超过规定标准。”

  1999年左右,中央音乐学院在原“筒5号楼”的基础上翻盖了一座新的数工住宅,属于带有福利性质的“房改房”,后来被称为“新7号楼”,王次炤占用
了其中两套住房,分别是―单元302、二单元301,每套建筑面积72平方米。而且更过分的是,他将这两套分属不同单元的住房违规打通墙体,连成~套合计144平方米的院内最大住房。如今,王次炤另已分到国管局安排的司局级干部政策住
房一套,但他仍然继续占有新7号楼―单元302,实际占有两处政策性住房。依据最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九十三条规定:“在分配、购买住房中侵犯国家、集体利益,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王次炤的上述行为是否违反《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中的上述规定,是否侵犯了国家利益?请上级纪检监察机关给予核查。

  3.关于王次炤任职严重超期、超龄的问题

  根据《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第7条的规定:“坚持和完善职务任期制。党政领导班子实行任期制,每届任期5年,任期届满应及时换届。任期内可根据工作需要对领导班子成员进行个别调整。领导干部原则上担任同一职务时间不超过两届或10年。” 王次炤自1992年起担任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1994年因时任院长病休,他即以副院长的身份主持学院全面工作。这一点可以用他自己的叙述为证:“1992年,我当副院长主要管教学科研,但1994年院长病了,文他部宣布让我主持全面工作。”(见专访:《大音希声――访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王次炤》)可见,从,从1994年起,他便以副院长的身份担任中央音乐学院事实上的行政―把手,迄今已21年。1996年下半年,院党政领导班子换届,党委书记、院长均空缺,王次炤便以党委副书记、副院长的身份主持学院工作,成为学院事实上的党政―把手,迄今已19年。1998年初他被扶正,担任中央音乐学院党委书记、院长(当届任期中途由原党委副书记郭淑兰接任党委书记),迄今也已经17年,将近18年了。综上所述,无论从哪一年开始计算,王次炤的任期都已经远远超过了教育部党组所规定的高校领导班子任职年限和届数。特别是,本届任期理应于2013年到期,王次炤却以“没有合适的人选”“基建工程没有完工”等各种借口拖延任期两年之久,拒不卸任院长职务,对照教育部的规定,请问王次炤是不是严重超期任职?王次炤主政中央音乐学院21年来,不注重学院层面后备干部的培养,造成似乎无人可以接班的局面,从而始终无法完成学院新老领导班子的交替,我们认为这本身就是他工作上的严重失职。王次炤出生于1949年10月16日,现已年满66周岁,已远远超出正局级领导干部的年龄限制。他的女儿长期居住在国外并已嫁给外国人,他的妻子是台湾人,因此他又是个典型的“裸官”。由此可见,无论是从其“裸官”身份还是其任职届数、年限和年龄方面看,王次炤都不宜继续担任领导职务,其超期超龄违规担任局级干部,违反了中央及教育部关于领导干部任期制和廉洁从政方面的有关规定,这个事实是毋庸置疑的。

  4.关于王次炤的“博士生”身份以及“在读博士生带博士”的问题

  在“新京报书评周刊”的采访中,王次炤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我从来没有说我是博士”,“没有人说博士导师一定要有博士学位,国家没有这个规定。”此处,他显然回避了一个事实,即:他是在只有本科学历而没有硕士文凭的情况下,未经考试直接成为博士研究生的,而且至今尚未进行毕业答辩。此外,他在博士研究生在读期间申请成为博士生导师,当时受到一些老教授的质疑,但他利用院长的身份,压制了不同意见,使自己“破格”成为博士生导师。这两点,才是我门在公开信中所要强调的问题。至于王次炤在学术水平和人品方面的一些真实唐况,我院老教授、音乐学系前系主任黄晓和先生已在网上发表署名文章予以披露,我们在此不做重复陈述。

  5.关于校庆的问题

  中央音乐学院于2000年搞过50周年校庆,2005隼也搞过55周年校庆,但到了2010年,校庆便改为70周年,今年(2015年)又搞了75周年校庆。此前未曾听说过60周年和65周年校庆。 “教授公开信”中把“60周年”写成了“70周年”,这仅仅是一个笔误,况且校庆时间问题并不是那封“公开信”要谈的实质问题,这一点大家都应该明白。问题的实质在于:按照一般校庆活动的规律,十年为一“大庆”,五年为一“小庆”,而我院此次75周年校庆的规格远远超过了70周年,不仅动用大笔资金邀请了海外嘉宾、校友前来,而且举办了多场大型庆典演出活动,学生为此大面积停课,请“公假”排练、演出,加之本学期开学后即逢“中秋”、 “国庆”小长假,我院学生本学期以来真正的上课时间不足应上课时间的三分之二。我们所质疑的是:一个75周年的校庆,何以要办得如此铺张、隆重?这种做法与“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发出的“反对奢华之风”的要求是否相违背呢?这其中是否有王院长的个人意愿在起主导作用呢?此次大办校庆到底花了国家多少经费?是否存在超标违规问题呢?

  6.关于“大机关小学校”的问题

  “教授公开信”中谈到,中央音乐学院在王次炤院长主政期间,行政机构不断扩充增加,人浮于事,“全职教师仅三百余人昀学校,处级干部居然多达80多名”。王次炤在回答“新京报书评周刊”记者采访时称:“我们有700多个员工,不是300多人,他们说的很多事情都不属实。”在此我们要向大家澄清:“教师”与“员工”并非同一个概念。在任何一所高校里,除了“教师”之外,都要有相当一部分包括数务处、图书馆、计财处、院办、党办、人事处…等等在内的其它各管理岗位上的工作人员。因此,王次炤用700多个“员工”的概念,来否认“仅有300多名全职教师”的事实,完全是在偷换概念,混淆视听。中央音乐学院有700余名”员工”,但其中仅有300余人是“教师”,而“处级干部”却多达80余人,这个表述是完整清晰的。那么,就这个数据来看,相较于我院本科生和研究生加起来不过两干人左右的事实,“大机关小学校”的称谓难道不是名副其实吗?!

  最后,我们还要向广大的校友、网友,特别是一些不明真相的年轻人讲几句话:我们这些向组织上实名举报王次炤院长贪腐违纪行为的教授们,很多都是受党和国家培养多年的老教师、老党员,其中一些老教授不仅是你们当中某些人的老师,而且也是王院长的老师和前辈。但王次炤竟然在面对“新京报书评周刊”记者采访时公然辱骂我们是“几个苍蝇“,并叫嚣“我知道(写信的人)是谁”、 “我对他们是鄙视的……我不会去重用你”。对此,我们要告诉大家,他的这些言论,只能更加充分地暴露出他自身的人品素质相思想水平之低劣,我们这些教授写公开信并不是针对中央音乐学院,更不是针对校庆,相反,我们正是出于对学院的热爱、出于对我国音乐教育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才不顾个人得失,不怕打击报复,勇敢地从“沉默的大多数”中站出来,向上级纪检部们和社会公众揭露存在于我院的贪腐现象。从我们所掌握的证据来看,王次炤利用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的职务之便,为其本人和亲属谋取利益,违规超期、超龄任职,这些均为无可否认的事实。相信还有许多其他违纪违规和贪腐行为,将会由教育部纪检部们和中央第八巡视组彻底查清,并依据党纪国法作出相应的处理。

  中央音乐学院十八位教授

  2015年11月19日

(XYS2015120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