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回答某报记者关于安保资金的采访

  (按:这是2015年11月11日方舟子回答某报记者的采访。该采访似乎没有发表)

  1.安保资金募集时明确承诺,这笔钱只用于安保开支,不用于受益人的个人生活和工作费用,但有人质疑,这笔钱有用于您的个人生活和工作费用。您能否明确告知,您是否从安保资金里支取过个人生活和工作费用?

  这个我可以明确回答,我从来没有从安保资金支取过个人生活和工作费用,我的收入足以过上体面生活,不需要在个人生活和工作费用方面获得任何资助,虽然一直有人表示过要资助我,甚至开出的价码比安保资金总额还多,都被我拒绝了。事实上,当初设立安保资金的原因,就是在2010年我遭遇肖传国雇凶袭击之后,很多读者、网友觉得我的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纷纷想捐款给我,被我拒绝后,彭剑才发起安保资金来承担安保工作。如果当初一时心软个人接受了捐款,现在更要被攻击了。

  2.您是否知道安保资金的四名监管小组的具体成员?如果知道的话,您是否和这四名成员核实过,他们究竟是否正式被聘请为监管小组成员?您是否问过他们,他们是怎样具体履行监管职责的?如多长时间审核一次账目,如何审核的?

  监管小组的成员是必须能够获得我充分信任的,因此我不仅知道他们是谁,而且对他们的聘请是经过我的同意的。但是我不参与安保资金的管理工作,所以不了解具体监管的细节。知道的是,他们是在履行监管职责的,他们最近才和彭剑对过账,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那些“方黑”不仅攻击、骚扰我,还攻击、骚扰我的家人、亲戚、朋友、律师和与我有关的人,如果监管小组的成员名单公开,他们肯定也会受到这些人的攻击、骚扰,所以我反对公开成员名单。

  3.对于一些临时性的安保项目,比如您要出差去外地,需要安保支持,是您主动和彭剑联系需要他安排安保呢,还是你们之间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机制?具体安保方式您会提要求吗?比如必须派几名保安等等?

  外地出差的安保工作,有的是由邀请方负责,有的是由彭剑负责安排,视情况而定。有人借我去年在广州签名售书遇袭一事攻击彭剑,毫无道理。彭剑根本就不同意我在广州签名售书,因为觉得安保没法保障。由于当时邀请方向我保证会做好安保,又有几十名网友要去当“保镖”,我才同意搞这个活动。当时的情形,即使请再多的专业安保人员也不可能保证就不会出事。

  4.徐宥箴贴在网上的银行流水单,您有没有和彭剑核实过真伪?如果核实过,能否告知是否属实?如果没有核实过,你是觉得是没有核实的必要,还是这个问题不重要?

  我不知道那个银行流水单是哪来的,也不知其真伪。因为从那个单子看不出有何疑问,所以也不觉得有去跟彭剑核实的必要。如果要核实的话也应该是监管小组的人去做。

  5.如果徐宥箴贴出来的银行流水是真的,您觉得这些转账都是正常的么?这其中有一百多万转入了彭剑另外的私人银行账户,您知道去向么?

  我看不出那个流水有何异常。公布的捐款账号和没有公布的存款账号都是以彭剑的个人名义开的。因为公布的账号不安全,发生过黑客试图入侵的事,所以还有存款账号,所谓转入彭剑另外的私人银行账号,其实就是转入安保资金存款账号,并没有被彭剑贪污、挪用。安保资金有专门的财会人员,彭剑是动用不了的。如果安保资金被贪污、挪用,最着急的应该是我对不对?另外,我看到还有人说那个流水显示用安保资金支付信用卡,这是因为有的安保支出是用信用卡垫付的(比如购买安保人员的机票),正常的报销而已。

  6.有部分曾经的捐款人起诉资金管理人彭剑,您觉得是捐款人正当的维护权利的行为,还是有意找茬抹黑?作为捐款人,当他们认为彭剑没有履行义务时,您认为他们应该如何选择?

  这些人的用意其实是借攻击安保资金和彭剑来抹黑我。这几个人都曾经是我的“粉丝”,甚至自称“铁粉”“核心粉”“脑残粉”,以前有人(例如罗永浩)攻击安保资金时,这些人都嗤之以鼻,还以捐款的方式表示支持。后来因为别的事情(比如其中有一个是“狗粉”而我不反对吃狗肉)这些人和我翻脸,几乎每天都在网上利用各种话题全面攻击、抹黑我,攻击安保资金不过是最近的一个战术,把罗永浩几年前的馊饭又捡来吃。试想,如果这些人不因为别的事跟我翻脸,如果我不是安保资金的受益人,他们怎么可能去攻击、抹黑安保资金和彭剑?他们认为彭剑有问题,要去起诉他,要背信弃义讨回早就不属于他们的捐款,要违反约定要求公布安保资金帐目,是他们的自由,虽然我不认为法律会支持他们的毁约行为。但是他们却在网上大造舆论,说明其用意根本就不是要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而是借此攻击、抹黑我。可笑的是,他们在网上发的计划起诉彭剑的声明,署名居然是网名,都要起诉了,还怕让人知道其真实姓名、真实身份?难道法院会接受网名的起诉?

  7.安保资金运作到现在已经有5年多的时间了,您对彭剑的管理评价如何?您觉得他是不是一个合格的管理人?彭剑是否正如自己在募集公告里承诺的,完全不从安保资金里拿一分钱?

  5年多来我对安保资金提供的服务是很满意的,虽然也发生过事故,但是瑕不掩瑜。如果没有安保资金提供的服务,我的人身安全难以有保障。彭剑作为资金管理人是合格和值得信赖的,他并没有从安保资金拿过一分钱,包括没有拿过任何报酬。彭剑是业余、义务在管理,应该得到感谢和尊重,如果有不足、不规范的地方,应该体谅,而不是吹毛求疵。

(XYS2015113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