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样和朋友们讨论转基因

  作者:真善不忍

  有人说中医是当今社会兄弟反目、朋友断交第一话题,那么第二话题可以说就是转基因了。尽管有此风险,我还是愿意和我的朋友们讨论转基因,要不然总觉得对不起赛先生。

  对于没有相关专业背景的朋友们,我最常说的话是“相信权威”。我们知道看病找医生,打官司找律师,为什么对转基因这样专业的问题不相信权威机构呢?即使觉得我们国内的机构公信力不够,那就看看国际的吧,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FDA、美国农业部、欧洲食品安全局……所有我们能想到的、国际上最最权威的机构全都支持转基因!难道这些机构都不可信,只有某些哗众取宠的记者可信吗?

  一部分朋友接受了我的逻辑,还有一部分仍然放心不下,最有代表性的担忧是“道理上说一千道一万,实践上毕竟没经过时间的检验呀。”我试着问一些朋友,“多长时间的检验才让你放心呢?”有人说二十年,有人说一代人,还有人说三代人。我接着问,“即使经过一百年的检验都没发现问题,你会不会担心一百年以后还会出问题呢?”朋友们沉思了。很明显,照这样的思路,一万年的检验也不能让人百分之百地放心呀,怎么办呢?这时就不得不说说科学实验了。

  引用科普作家方玄昌的一段话,“人类吃烤肉两万代、五十万年,也未能发现其中问题;科学实验无须两代、五十年,而是在极短时间内就找出烤肉中的苯并芘,明确告诉你它致癌。”这个例子有两点重要启示特别值得注意。第一,科学实验远远比生活经验更可靠,普通人的生活经验别说一百年,几十万年也不如科学实验。第二,科学实验只需要相对很短的时间就能发现问题,根本不需要几十年或者几代人,而且结论很明确。如果明白了这两点,再知道现在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都经过了这样的科学实验,还不放心吗?

  还有朋友刨根问底,转基因食品到底是怎么进行安全性实验的呢?实际上,科学家们做到的比我们想到的多得多,比如营养学实验、毒理学实验、过敏性实验、抗生素抗性实验等。这里我只是简单介绍一下毒理学实验中的一项DD亚慢性毒性试验,这是国际公认的评价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标准试验,用转基因食品饲喂大鼠三个月,同时监测进食量和体重,还要做血常规检查,最后解剖做全面彻底的病理学检查,现在朋友们应该明白了为什么科学实验是生活经验无法比拟的。除了这项试验,我国批准转基因水稻时还额外做了慢性毒性试验(饲喂大鼠二十四个月)、遗传毒性试验、传统致畸试验等。

  说到这儿,还有个别朋友有一丝疑虑:这样的检验方法一定可靠吗?四环素不是曾经蒙混过关了吗?应该这样说,这一套科学的方法是人类发展到今天最为可靠的方法,除非你什么都不信,要信就信它没错。在药物领域,四环素是六十多年以前问世的,有历史局限性,而且是现代药物发展史上极个别的案例;在食品领域,这一套科学的检验方法还没有失手过。

  如果还有朋友担心自己成为“万一”的倒霉蛋儿,其实他更应该担心的是非转基因食品,它们可没经过任何安全性实验啊,它们的安全性还停留在“生活经验”的水平呢,还记得烤肉的例子吗?

(XYS2015112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