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医学奖评委:我想强调,屠呦呦这个奖不是颁给中医的

  2015-10-08 外滩画报

  文|Luz(发自瑞典斯德哥尔摩)
  编辑|Jackie Ko

  这次参加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发布会,完全是巧合。

  国庆期间,我受到瑞典对外文化交流委员会(Swedish Institute)邀请,正在当地采写瑞典著名高等学府专题报道。而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发布当日,我正好在卡罗琳斯卡医学院采访。

  卡罗琳斯卡是瑞典最著名的医学院,也是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委员会的大本营,而校方很nice地安排我参加了这个重磅发布会。

  上午11点,卡罗琳斯卡学院副校长玛舒齐(Maria G. Massuci)和公关负责人带我来到诺贝尔礼堂,此刻礼堂外已是门庭若市,很多记者在外面排队。作为学校嘉宾,我得以抄近道,走边门直接进入礼堂,大厅前排已经摆满了摄像机。

  现场气氛显得有些严肃,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委会主席用瑞典语致辞。当屠哟呦的照片出现在大屏幕时,我看到旁边的英国记者迅速打开谷歌,搜索“tu you you”。

  提问环节开始,前排的新华社记者率先抢到提问机会,希望评委会评价一下屠呦呦的研究成果。

  评委会委员表示,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拯救了无数疟疾患者的生命”。

  接着一个印度记者带着调侃的语气问道,这个奖颁给一个研究中药的人,是不是意味着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委肯定了传统疗法的地位。

  印度记者的质疑被评委会主席驳回,主席称屠呦呦只是受到了中医的启发,“所有研究都是按照科学方法进行的”。

  现场经过几秒的短暂沉默后,一个白人记者发问,“我在谷歌上面搜了半天,这个屠呦呦,既没发表过论文,也没什么被翻译成英文的著作。”

  委会们再次驳回:“我们很早就观察到她的研究,并一直关注她在中国发表的学术作品。”

  新闻发布会提问环节就这么结束了,我走出会堂时,有同行跑过来道喜。

  我们几个坐在后排的记者,伴随副校长玛舒齐步出了会堂。我正准备提问,未料到玛舒齐先开口问我,怎么看待屠呦呦得奖,“我担心这个奖项再次引发中药热。”我回答。

  “这就是你们记者的责任了,这个奖不是颁给中医的,是颁给从中医中获得灵感的科学研究者。我们不希望中国老百姓看到消息后,就冲到药店买草药。这是对屠呦呦获奖最错误的解读。我想强调,屠呦呦研究的对象是中草药中有效的化学成分,是精确的配比。所以,你们在报道的时候,要格外小心。”

  中午时分,我在卡罗琳斯卡医学院食堂再次碰到玛舒齐,问她有没有投给屠呦呦(玛舒齐也是评委会委员,手上也握有一张选票)。玛舒齐微笑着卖了个关子,“50年后,再来问我这个问题。”

  是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委会“有权保持沉默”,因为根据规定,奖项揭晓50年后才会公布评选细节。

(XYS2015101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