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图娅的演讲

  作者:闲士

  《中医作为一种东方智慧回答了人类最根本的问题》
  《我想说的是,第一个,生命;第二个健康;第三个疾病,第四个,治疗;第五个,医学。中医学的生命观、健康观、疾病观、医学目的、医学价值观,这是我们评价一个体系,无论它陈旧也好、新鲜也好。我们记得一句话: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就说历史上有过它存在的理由。它今天能不能继续存在呢?》

  首先我们要看”合理”的相对含义。陈旧相对于新鲜,它的存在就不合理了。能不能继续”合理”存在就要打上问号了。

  医学的对象是人的健康,人体健康是医学的目的。健康关系到生命,这是头等重要的大事,尤其是当代社会对人权的注重。

  在古时候,由于受到当时的生产力的限制,人们不得不用古老的医学理念诊病治病,在当时是合理的。

  到了现代,有了先进的医学,如果仍然要用落后的医学给患者诊病治病,这就是不合理了,甚至是残忍的。如果明知道有先进的医学技术,却仍然用落后的古老的医学理念、技术给患者诊病治病,这是不道德的。是对人权的漠视。

  新事物总是要否定旧事物。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社会上已经多次提出废除中医,中医今天能不能继续存在,这需要中医人士自己认真考虑,不要问别人。

  凡是合理的都是存在的,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这是黑格尔的一句话,在哲学界受到广泛的批判和质疑,而中医却拿来当作旗帜来挥舞,这是很可笑的。

  《中医的生命观告诉我们,中医学不仅仅是作为一种经验的、传统的、片段的、临床应用技能的被人类接受,它是立足于东方的一种思维智慧,作为一种中华民族(可以说是汉族,也包含了像我这样的少数民族)的智慧来探究世界,回答生命、健康、疾病,以及我们怎么样战胜它等等这些人类最根本的问题而应运产生的一种相对于近现代逻辑实证的分析实验科学,表现出独有的思维上”另一极张力”的学问体系。》

  立足于”经验的、传统的、片段的”的中医学,肯定存在着很多错误的、落后的、虚幻的内容。经验是认识的初级阶段,是粗浅的感性认识,只能把握个别现象,不能掌握普遍现象,不能区分错误和正确,是不可靠的。

  经验必须总结、概括成理论,感性认识必须上升为理性认识,这是人们认识世界的完整过程。

  中医中药停留在几千年以前的阶段,它的医学实用价值理应受到质疑。这是社会的需要,也是科学的需要。

  自然界是唯一的,自然规律是客观的,科学是唯一的。不能分为”东方”、 ”西方”。更没有”独有的”的”另一极张力”的学问体系。和科学相对立的是宗教,中医界人士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企图用超自然的、神奇的理念来解释中医,这是一条死路。

  《世界卫生组织早就定义了健康:不是指躯体没有疾病,健康是指人的生理上、精神上、社会上的全面的安宁与稳定。我们说医学是干什么的?是维护人类健康的,那么人类健康有如此宽泛的范围,医学能不能仅仅盯住实证的、物质的方面而把它作为医学的全部内容呢?我个人认为是不能的。我1991年做博士论文时看到过一句话:”医学不仅是人类维护健康的技术操作,也是人类认识自己和身外世界的理性思考”,我非常推崇这句话。所以,无论2015年还是3015年,只要人类有思考,只要人类有理性,对于医学的定义,我相信是不会过时的。》

  医学只是用来维护人体的健康,即生理上的健康,说”精神上、社会上的全面的安宁与稳定”,这超出了医学范畴。医生不是传教士,在”精神上、社会上的全面的安宁与稳定”,不是医生的职责。

  说”医学不仅是人类维护健康的技术操作,也是人类认识自己和身外世界的理性思考”,这不是医学的定义,没有任何意义。

  《关于疾病,中医认为疾病是什么呢?是偏离了人体的健康状态。中医的特点就是,让不正常的阴阳力量对比回到接近正常的状态上,世界上有没有绝对”阴平阳秘”的人呢?按中医理论说那是我们追求的目标,现实中凡是人都会或多或少有所偏离。 》

  ”阴阳力量”、”阴平阳秘”没有确切地医学定义,不是人类正常使用的语言。患者永远无法理解,和医学无关,外国人更是无法理解和交流。

  中医界人士说”阴阳”是否有量纲?

  ”凡是人都会或多或少有所偏离”的根据是什么?是向”阴”偏离, 还是向”阳”偏离? 偏离了多少?

  对于同一个患者,多个中医界人士会说多种结果来,每个人都说自己说得对,因为谁都没有根据。无法判断谁说的对。

  《治疗是什么呢?把阴阳的偏离状态给它调整过来。调整有多方面的,心理学也是,做手术也是,放化疗都是,那么究竟哪种治疗方法好呢?这个问题是不能笼统回答的,为什么呢?没有状态的评估,没有前提条件的设定,不能回答。只有说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什么特定的疾病状态下,你才能评价哪种治疗方法更合适,更好,更有效。》

  中医不能回答,这是不了解现代医学。现代医学的治疗技术,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国际公认的标准的医疗体系。医生可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根据医院的条件,作出最合理的治疗方案。

  中医中药不能标准化,不能规范化,这是中医中药的致命死穴。

  《唐代孙思邈说过一句话:”人之所病病疾多,医之所病病道少”。追求健康防御疾病,贯穿了人类历史的全过程。我们中医学强调的是一种阴阳平衡,所以在治疗的时候,必须”辨症论治”,这个”辨症”,是对患者接受治疗此时此刻的身体、精神、社会安宁与否状态的整体评价;”辨症”了以后要”论治”,这里面凸显了个体化、个性化,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原则,比如著名的三因治宜:因时治宜、因地治宜、因人制宜。这是我们治疗的指导原则。》

  ”阴阳平衡”是江湖术士的语言,不是医学术语。患者的阴阳”平衡没平衡”?没有根据,无法检测,怎样来平衡?中医界讲不出机理,如何说的清楚?

  治疗的依据只能是患者患病的种类,患相同疾病的患者,治疗也应该是大致相同。所谓的”论治”,是欺骗患者。

  《中医最主要的治疗手段是什么呢?毋庸置疑,第一是药物,第二是针灸。在用药的过程中,我们说首先”审症求因”,基于中医的上述核心理念,针对一个具体的患者,分析他的现在的状态,基于四诊八纲手段得到了”因”;”审因论治”,我们要根据具体的病因来探讨治疗的原则、方法、手段;然后”法因证立”,治疗的原则和方法要依据证候的性质来审度决定;然后”方因症用”,最后”理法方药”。所以中医学临床思维过程的”理法”和”方药”是不可分割的。》

  所谓的”审症求因”没有规律可言,没有统一标准,给胡乱治病寻找理由。,”法因证立”更是随意胡扯,哪里有”原则”可言。

  《中医作为一种行为模式契合生命真实的价值导向
  我们说过医学不仅是技术操作,它是一个知识体系,包括执行这个体系的人,还包括一群接受这个体系的理念的受众,相信它能够帮助和干预更广泛的人群。我们在评价包括中医学在内的一个事物一种现象乃至一个学科体系的时候,我们要分析三个层面上的问题:是某一个黑心的或者是技术低劣的大夫没有治好某个患者或者某些患者的疾病,还是大部分应用体系理论和技术操作的人有偏颇,还是体系本身就坏了?相信大家能够理解此中差别。》

  医学的对象是人的健康,人体健康是医学的目的。健康关系到生命,这是头等重要的大事,尤其是当代社会对人权的注重。如果社会怀疑中医不能很好的给患者诊病治病,这要中医从内部寻找原因。虚心听取患者和现代医学界的批评,而不是推诿抵赖,三个层面上的问题,需要中医自己作出合情理的回答,更不能强制大家理解。

  《那么,站在医学领域内的多元视角上,我认为,现代社会上中医之所以能够存在,不仅仅是一方一药的技术层面上的疗效是确切的,中医学作为一种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尤其在现代社会,它提倡的是一种符合生命真实的价值导向。》

  医学只有一个,没有什么”多元”。同一对象真理的唯一性。中医理念如果和现代医学相抵触冲突,只能走向灭亡。

  疗效是否确切,这需要根据和证明。不是中医界人士靠嘴说的。医学就是医学,没有其他模式。医学以外的其他模式,只能是巫术。

  《关于多元视角下维护维护人们健康不可或缺的中医学,我想说四句话:在关系中把握整体,在互动中追求平衡,在综合中总结证据,跨尺度理解中医,这是我学习中医二十多年,对中医理论体系的体会。它在在各个层面上可能有很多缺点和不足,它是一个发展中的体系总有它存在的理由,总有它需要抛弃,需要改进的东西。无论你评价它是科学也罢,你认为它不科学也罢。》

  中医不是不可或缺的,外国人就没有中医,健康程度超过中国人。

  中医人知道中医在”各个层面上有那些缺点和不足,”吗?知道了又为什么不改正?中医中药几千年”发展”了吗?

  《中医正迎来良好的发展机遇和空间
  关于中医学以及其他中国各民族传统医学的现代处境,”处境”在这里使用得很智慧,它是一个中性词,但是我个人对此不抱悲观态度。虽然方先生说了他的著述《批评中医》这本书印了11次,我认为这恰恰证明大家对中医问题有很高的探索欲望。现代处境中,中医学应该能够一个良好的发展机遇和空间。为什么?第一,基于社会对健康的强烈需求,人们对于疾病的深层理解。我们说一个阑尾炎,跟机体的免疫状态,跟人的情绪有没有关系呢?答案是肯定的。任何一种否定的答案都是由于对人的整体性的理解的欠缺,对现代医学以及对人体心理-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认知的欠缺,他才认为没有关系。》

  社会对健康的强烈需求,只能是依靠现代医学,而不是中医。

  阑尾炎,跟机体的免疫状态,跟人的情绪可能是有关系的,但不是主要关系,任何一种绝对肯定的答案都是由于对人的整体性的理解的欠缺,中医界人士如果真的对现代医学以及对人体心理-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有所认知,那才真的是患者的福音。

  《第二点,中医药的确切疗效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循证医学严格验证。我非常赞同方先生说的话,就是中医中药也必须经过严格的考量。国家每年投入的相关临床研究资助和中药质量标准研究数据都是公开的和准确的。我们国家新药评审每年被”枪毙”的中药也是有据可查的,标准是现代医学的疾病诊断标准、疗效判定标准和药效学、毒理学研究标准。》

  循证医学严格验证的药品,是采用现代医学理论与技术,循证医学严格验证的中药,都是”枪毙”,没有一个活着通过。中医药的疗效被循证医学严格验证是无效地,甚至是有害的有毒的,而不是得到了严格验证。

  《第三点,公众对医学科学理念的认知水平提高了,随着人们对科学认知水平的提高,曾经的线性思维模式和单一评价尺度被不断质疑,而且将会被更激烈的质疑。多元视角和开阔视野已经走入我们的生活。为什么呢?需求!需求是最好的导师。伪科学,科学主义、科学崇拜都是我们需要大防、慎防的。》

  随着人们对科学认知水平的提高,人们更加强烈质疑中医的科学性,强烈批评中医中药的虚假本质。中医事实上已经被废除了,奢谈需求没有意义。社会需求的是最好医学,科学是全人类的财富,中医界人士也要靠现代医学保证健康。中医界人士及其亲属也都要走进现代医院做手术,到那时候就不得不崇拜科学了。

  《所以我们说,中医学惠及人类的不仅是一方一药,而是力图全方位把握健康的一种理念。》

  全世界只有中国有中医院,而且中医院中都是现代化医学管理。中医谈何”惠及人类”?

  《既然我是中医,我也汇报一下我个人的研究,我做针刺抗抑郁治疗临床和机制的研究做了18年了,从垂体肾上腺轴多巴胺肾上腺素检测一直到现在功能磁共振(fMRI)、脑功能连接,信号转导通路、差异表达基因等等,完成是现代医学的尺度来衡量,证明中药和针刺,抗抑郁是有确切疗效的。》

  相信图娅教授的高尚人格,说的都是真的。希望确切疗效要用现代医学标准来检测。要得到医学界认可,而不是自己认可。

  《大学问需要大视野,”旧学商量添致密,新知培养转深沉”。我们有理由相信,传统的中医药学一定能够不断地更新方法,拓展视野,走向致密;而所有当代的科学包括医学,也将在在新的挑战中变换视角,走向深沉。》

  中医中药是不是”大学问”,最好是能得到科学界的认可。不要中医人自己吹嘘。

  图娅教授擅长创作发明新术语,”另一极张力”、”多元视角”、”线性思维模式”和”单一评价尺度”。这是不可取的,这是科学技术工作者写科学论著要极力避免的。

  新生事物不可战胜,腐旧中医走向深沉。

(XYS2015101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