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韩”倒成了生意――一个集资诈骗案

  ・方舟子・

  近来一个叫司马3忌的网民在网上很活跃。其新浪微博实名认证为“杭州龙弛幕墙工程有限公司 工程师 杨宏伟”,但杭州并无这家公司,杭州另有一家公司叫“龙驰幕墙工程有限公司”,众多网友向该公司查询(电话:0571-87379122),该公司否认有叫杨宏伟的员工。此人用的是广州身份证,家住广州,其真实身份姑且存疑。

  去年12月,司马3忌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是他和几个人正在拍摄关于“倒韩”(指揭露韩寒造假)的电影纪录片,准备在春节前在北京开一场关于韩寒事件话题的研讨会,为拍摄留下素材,希望能获得我的支持。在揭露韩寒造假事件最轰轰烈烈的时候,司马3忌其实是一直对揭露韩寒造假不以为然的,认为作家代笔不是个事儿,一直到2012年5月对韩寒的揭露已进入打扫战场阶段时他还发表文章建议我熄火。在大约2年前,他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倒韩先锋”,主要是针对韩寒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涉嫌造假一事,和几个网友一起去上海公证处查过档案,并起诉《萌芽》杂志社和出版社,以“行动派”自居,在“倒韩” 圈里出了点小名,还在今年7月被上海无神论论坛请去做“用科学无神论提高全民科学素养”的主题演讲,虽然此前他没有发表过任何关于无神论的言论,更没有做过任何科普工作。

  我当时以为是几个网友要自掏腰包拍一部揭露韩寒的公益纪录片,值得友情支持,就答应了下来。于是在今年2月初,他们利用我在北京期间开了一场相关话题研讨会,我去参加并接受了采访。此后我没有再留意这部纪录片的事。这个月初,司马3忌又来函说纪录片《解构韩寒新概念》拍好了,准备放在网上供免费观看,要先在北京开一次看片会,问我能不能参加。我不在国内,没法参加,但还是转了该片的海报,以示支持。

  这几天因为该片在上海的看片会是以放映“环保片”的名义欺骗店家在咖啡馆租的放映场地一事引起了争议,也引起了我的注意,才发现我把这部纪录片的拍摄背景想得太简单,被骗子利用了。

  我原以为这是一部介绍揭露韩寒造假事件的纪录片,经向参加看片会的几个网友了解,其实类似于演讲会录像,司马3忌一个人在台上走秀放幻灯,还原韩寒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经过和介绍司马3忌的诉讼,以其败诉结束,号称是“客观”、“中立”、“不下结论”,以至于参加北京看片会的矿业大学一个教授提出,既然要“中立”,那就应该把我的镜头都删掉(在刚开始简略介绍事件背景时有我的头像,最后放片尾字幕时有十几秒采访我的镜头)。所以这部所谓“倒韩大片”,其实应该叫“司马3忌与萌芽不得不说的故事”。司马3忌去起诉《萌芽》、出版社的目的,是为了证明韩寒没有获奖、韩仁均出示的奖状是假的,然而奇怪的是,司马3忌却主动放弃对该奖状做司法鉴定。为什么要放弃呢,他先后有几种说法,在北京看片会上面对观众的疑问时解释说:因为他相信那个奖状是真的。

  我原以为这个纪录片是几个制作者自掏腰包拍摄的,现在才知道是司马3忌发起向众多网友募集资金的,出资网友有时说有一百多位,有时说多达几百位。我在司马3忌的博客找到一份发表于今年4月14日的《众筹拍摄纪录片〈网络大事件:全民解构韩寒新概念〉》,文中说:“本纪录片将以演讲会形式为主线,全面展现历史资料,抽丝剥茧层层解密首届新概念悬疑。”显然指的就是已拍好的这一部。

  为了这次演讲会拍摄,“本纪录片预算拍摄费用15万元,已自筹5万元,需众筹10万元”,出资益处之一是“高清全片第一时间在线加密观看”,出资金额越高,益处越多,出1000元以上获得“片尾字幕感谢”,出3000元“邀请参加演讲会现场纪录片拍摄并出镜”,出10000元获得“片头署名”、“出镜发言”,出50000元“享有本片联合制片人头衔”、“将您的名字印刷在海报上”、“出镜发言”,虽然充满了铜臭,有钱就能买到出镜、发言机会,但在当今的中国,也不算太离谱。比较让我意外的是其“关于该纪录片项目的策划”中的两条:

  3、本纪录片完成后,将与搜狐视频、爱奇艺等视频网站洽谈合作付费收看本片,或者广告分成形式产生部分回报。
  4、支持3000元以上者,均为效益回报受益人。

  原来这是一个以赢利为目的的商业项目,我还以为是个公益项目。公益项目不是不能赢利,但是不能以赢利为目的,也就是说,在项目运行中产生的经济效益,必须全部再用于作为项目经费,而不能将其分红。而该纪录片策划书明确“支持3000元以上者,均为效益回报受益人”,即是把出资3000元以上者作为股东,将效益用于股东分红,这当然是以赢利为目的的商业行为。

  我当然不能参与一个商业项目,因此声明不得使用我的影像资料,即使只是在片头、片尾闪了一下也是侵权。在我做出声明后,“纪录片《解构韩寒新概念》制作组”发了一则通告称:

  “本片在经过制作组经过多方努力后,未能取得龙标。本片制作组主要成员在北京举办的剧本研讨会上,一致明确本片为公益性质。上述情况已于8月初作出公开声明。”

  所谓龙标,指商业电影“公映许可证”,也就是说,该影片制作是以商业化公映为目的的,的确是一个营利商业项目。只不过因为未能取得龙标,才无奈改为公益性质。但是该片的资金筹集是以经济效益回报为诱饵,后来策划人突然改变项目性质,出资人不能再获得经济效益回报,岂不是非法集资?

  实际上这是司马3忌个人的集资,所有的款项全都汇入他的私人账户。但是司马3忌从未公布过收支明细,无人――包括出资人――能知道资金的具体来源和使用情况。光是究竟筹集到了多少资金,司马3忌本人在不同场合有几种不同说法,最新的说法是:

  “闹腾了一个礼拜,总共募集到了约14万,微博打赏1万7,多数都是9块9和100,共约120人,银行支付宝汇款约12万。好在发挥工程管理经验,和剧组团队分斤掰两严扣细节把好预算关。由于各个技术工种尚未结算,比如昨天今天晚上剪辑师团队还在加班。超支是已经可以肯定的了。因此我上午贴出了通报,决定在下月底前,向各位参与者汇报详细的开支清单。”

  也就是说总共募集到了约14万。没人知道这是不是真实数字,因为他从未公布过收入明细,也没打算公布(现在只是答应向参与者汇报开支――而不是收入――明细),所以出资人没法知道自己出的钱是否被算在里头,是否成了司马3忌的个人财产。此事非常蹊跷。公示到账细目是募捐、集资的最低要求,这样出资人才会知道自己出的资金是否入账,而不是被私吞。但是多名出资人要求司马3忌公示入账帐目,他却都以各种借口不公示,只能说明怕有出资人发现其出资没有入账。

  这个纪录片实际上是演讲会录像,是一个制作成本低得不能再低的小制作。据制作人员在看片会上介绍,他们全都是义务劳动,不领任何报酬,没有人力成本。主要制作成本就是演讲场地、器材租金,按国内的行情,这样的拍摄、后期制作成本也就几千元钱。然而司马3忌却声称14万元全都花光了还不够。这不禁让人好奇,钱都是怎么花的?

  然而司马3忌从不公布也不准备公布开支明细,因为他说根本就没有收支明细。司马3忌在9月27日回复该片编剧曹亘(自称只是“挂名编剧”)的微博时说:

  “曹教授,总共就是十来万的事情,大伙儿折腾了几个月,累的跟狗一样,你觉得我们还有多余的精力去搞一份完整的财务账目和凭证档案?”

  这里说的资金是十来万(一天后改口成约14万),觉得是笔小钱(那还为这笔小钱搞集资干什么?),又没有多余精力(倒是有精力天天写长篇文章跟人吵架),所以就没有完整的财务账目和凭证档案。这意思就是对筹集来的款他没有记录?可以随便花?花了连个凭证都没有?没有财务账目又怎么给出资人回报?这不是集资诈骗是什么?

  在遭到众多质疑后,司马3忌改口说:“决定在下月底前,向各位参与者汇报详细的开支清单。”但是此前已经说了没有完整的财务帐目和凭证档案,详细的开支清单从何而来?造假账吗?而且造出来的帐目只准备给参与者看,也就是只是给内部几个人看,没有参与制作的出资人连看的资格都没有。这些参与者和他是同一个利益集团的,一直在公开支持他,看了开支清单即使有疑问也不至于和他撕破脸。

  但是这是商业集资,他有义务向所有出资人出示收支情况。现在变成公募公益项目,更有义务公示收支帐目。影片制作不涉及人身安全、个人隐私,为何不公示收支帐目?司马3忌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不然也不会在我质疑崔永元公益基金为何不公示收支帐目后,他大力支持,还要主动去起诉有关部门要求公布崔永元公益基金帐目。明知故犯,说明有鬼。如果隐匿、销毁帐目,或将资款用于挥霍,或拒不交代资金去向,当然是集资诈骗。

  司马3忌并非只对纪录片集资采取这种奇怪的做法,对网友捐款支持他起诉《萌芽》、出版社也是采取这种做法。据他说,他共收到3万多元捐款用于他的“公益诉讼”,但是他的一个参与组织这项捐款的支持者“不|定”却爆出“捐款不止3万。大约6、7万”。究竟哪个数据是真实的我们不知道,因为司马3忌从没有公示过捐款收支情况。他声称,他对收到的捐款没有记录,对怎么花捐款的也没有记录,理由居然是如果记录下来,他本人自费花的钱更多,怕老婆查账。这么奇葩的借口也能想出来,想象力实在是丰富。既然连他的支持者都出来作证他少报捐款数额,如果司马3忌不能出示捐款入账情况,可认定有骗捐嫌疑,可向公安报案了。另外,按其收六、七万报三万多的比例推算,他声称为拍片筹到14多万,实际可能收了30万。

  这只是司马3忌要利用“倒韩”搞商业活动计划的一部分。在其《众筹拍摄纪录片〈网络大事件:全民解构韩寒新概念〉》后面,他预告“相关系列商业纪录片《文坛大事件》”,那当然准备再来一次众筹了。他还在2014年6月发过《编撰出版〈网络大事件之一――解构韩寒〉的策划书》,要把网上揭露韩寒的文章以“原文与评论并列”的方式编撰出版,采取的也是向网友筹集资金的方式,“第一期计划印刷5000本,约需8万元。”这也是个以赢利为目的的商业项目,策划书里专门提到“竞争优势与盈利能力预测”,而“利益分配”方式是:“如产生效益,编撰团队获得15%的版税,其余部分按照出资比例获得收益。”至于原文作者的报酬,根本就没打算支付。

  我是很没有商业头脑的人,从没想过一些在我看来与商业毫无关系的活动,也能被人利用来做生意,甚至以此行骗。我怎能想到,连揭露韩寒这种事,都有人要借此捞不止一笔,而且还要弄虚作假。因为没有戒心,使得我也被利用。正是因为我参加了“倒韩”电影纪录片的座谈会以及邀请过司马3忌做质疑韩寒获新概念作文奖的访谈,导致很多网友出于对我的信任,纷纷给该电影出资、向司马3忌的诉讼捐款。现在很多人知道真相后,要求司马3忌退款,却遭到其团伙的辱骂。既然连我也敢利用,我当然不会放过此事,一定帮受害者追究到底。

  韩寒退出文坛去混娱乐圈,从当年不可一世的意见领袖变成小丑般的“国民岳父”,早已倒矣。有些人在揭露韩寒最轰轰烈烈的时候旁观、反对,在韩寒倒后却变得比谁都积极、执着,认为只有把韩寒绳之以法才算“倒韩”结束,其实头脑稍清醒者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些人的动机是非常可疑的。所谓的“倒韩派”,不过是当年韩寒造假事件时对参与揭露韩寒的人的一个笼统说法,哪里真的存在这么一个派别?因为揭露过韩寒,就被当成自己人,就不能揭露其造假、欺诈,否则就被说成是不团结、抢功、试图独吞倒韩成果,岂不可笑?揭露韩寒成为网上盛事,当年和现在都有很多人参与,参与的人多了必然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其中固然多数人是单纯为了揭假求真,但也混有见风使舵的投机分子、想借此出名的草根、嫉妒的失意文人、找商机的商人,甚至还有明显的精神病患者,以及利用网友们的一腔热血的骗子。对于骗子就应该揭露、追究,不管他是支持还是反对韩寒。

2015.9.29

(XYS2015092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