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网站的价值观

  作者:小西和小熊
  来源:个人博客

  人们该如何选择媒体,各有各的想法,但归根结底,选择是一种价值判断,人们的选择是以符合自己价值观为标准的。

  价值观,简单来说就是“什么最重要”。比如:认为上帝最重要的,就去信教。认为真理最重要的,就去做无神论者。认为金钱最重要的,就什么都可以买卖;认为原则最重要的,就会有所取舍。

  人们可以伪装很多言行,但不论伪装多么完美,价值观还是会在所有方面体现出来。同样,一个媒体所表现出来的价值观则必然是出版人、主编及投资人的价值观体现。

  《科学公园》网站近日恢复了已经删除的营销作者的“科普”文章,至此,科学公园终于完全披露了自己的价值观:从一个“做科普”的科普公益网站,“转型”为一个“卖科普”的商业网站。

  科普公益网站当然也要有回报以支持机构运转,科普作者当然应该有收入,但“做科普”和“卖科普”是两回事,科普从来就不是赚钱的工具。“做科普”要遵循科学求真的要求,要客观,还具有公益性。而“卖科普”和卖保健品、卖菜没有区别,要以市场和投资人的意志为转移,“科普”只不过是赚钱的工具,“卖科普”一定会失掉客观性,从而失掉科学最基本的以事实为依据的基础。

  我是在方舟子的微博上知道的《科学公园》,当时《科学公园》是以方舟子支持者、公益科普平台的形象出现的。因为对方舟子的信任,我对科学公园有了先天的好感,认为这将是中国唯一一个真正做科普的网站。直到在2014年7月,偶然看到一篇《科学公园》的的文章,让我对其价值观有了怀疑。

  科学公园在2014年7月5日刊登了一篇《普通网民怎样在网络上获得有用的知识》,里面有文字将科学公园和果壳网相提并论,文章这样写道:“首先要学会关注恰当的网站与靠谱的人。……像科学公园、健康中国人网、果壳网等……..” 作者是可以这么写的,但科学公园通过编审并发布了这篇文章,我认为传达了一个意思:就是科学公园期待成为“果壳网”一样的“科普”软文商业网站。

  此后,我虽然开始对科学公园的文章有了戒心,但因为前述的好感,仍然会时不时地上去浏览,直到方舟子开始批评科学公园的版权问题,我还情愿相信科学公园会慢慢变好,甚至期待着《科学公园》能以此为契机,重塑形象,再次出发。结果是,看了一季的表演,终于看明白了,《科学公园》的初衷其实是没有变的,它的价值观一直在那里,没有变。

  科学公园的作者里,有被指出错误而拒不修改认错的;有因为小时候曾被回民欺负而认为穆斯林都不是好人的;有认为医生收回扣是“体面”生活的基础的;有把简单英文译错的;有反对国际主流卫生观点的;有为了营销胡编乱写“科普”文章的….有如此专业水准和价值观的作者,让我不得不怀疑他们写的科普的可信程度。

  作者有按自由意志写作的自由,作为媒体,刊发哪些作者的文章、刊发什么水准的文章则说明媒体的价值观和专业态度。

  媒体如何对待作者和审稿人,表现一个媒体的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在《科学公园》的版权事件中,《科学公园》发给方舟子的版权合同,是迄今为止我所见到过的唯一一份对作者极端不尊重、对合作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极端不对等的恶意合同;而在审稿人表达不同意见时,《科学公园》的推诿、指责让我看到一个没有合作态度、不敢承担责任的机构。

  媒体的发声是价值观的直接体现,在《科学公园》“隐身”主办的无神论坛上,又发布了宣言称要“为政府分忧”、要“商业化”的宣言。“为政府分忧”在许多语境下都可以是正确的,只有在科普这件事上,一定是错误的。因为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科学只认事实,只讲事实,而不会预设立场,为任何人分忧。

  在这个宣言以后,我不再看《科学公园》的网站,取消了对《科学公园》的所有关注(包括其旗下的“健康公园”、“嗨好孕”),据说科学公园还准备挂名出版图书,这倒真是件好事了――因为有《科学公园》印记的所有事物与活动对我来说就相当于印上了“不可相信”的标签,省得我再去鉴别。

  《科学公园》的作者里或许有认真做科普的,即使因此错过了我也不会觉得惋惜,因为,生命宝贵,我没有时间在一个卖科普的商业网站沙里淘金。

  2015.09.21

(XYS2015092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