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农民偷种转基因大豆?那又怎样?

  作者:董峻
  来源:基因农业网

  《中国经营报》5日刊登的《黑龙江农民偷种转基因大豆》一文,充满了对这项重要农业技术的误解和猜测。这类报道一度很盛行,但在国家对转基因技术和产业发展早已定调推进的今天还能再现,只能让人感叹该报的政策把握水平和记者的调查研究功底。

  在社交媒体大举占领传统舆论场、“自媒体”积极抢占话语权的今天,传统媒体的生存状况本已进入寒冬,如果不能以专业化的报道素质为公众提供真实全面客观的报道产品,恐将很快无立足之地了。

  这是闲话暂且不表,本文仅就这篇报道中一些似是而非的判断和观点搞点解读。以下加双引号的是原文,破折号后面是我的表述。

  “虽然目前没有实验能够证明转基因大豆有害,但是,国内依旧严禁转基因大豆种植。”

  ――该文开篇这头一句话,就撒出一股转基因安全恐慌烟雾。这种手法貌似客观叙述,但却实实在在是种误导。“没有实验能够证明转基因大豆有害”是对事实的陈述,“国内严禁转基因大豆种植”也是对事实的陈述,但是一用“虽然”“但是”这样的转折性连接词,味道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更进一步说,其实不是“没有实验证明转基因大豆有害”,而是早就经世界各权威组织证明:经过安全评估、上市销售的转基因食品和传统食品的安全性一样了。为什么作者不肯这样直说呢?是不懂还是不愿?至于为什么国内严禁种植转基因大豆,那是产业安全上的考虑,并非食用安全性有更大风险。

  所以你看,作者懂得用新闻报道的语言表述,但可能囿于知识积累不足、调研功夫不到,或者其它什么先入为主的意愿,并没有给读者一个真实可信的信息。这种表述方式在全文中还有许多地方,我就不一一分析了。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连续两年,黑龙江绥化地区都出现了个别农民种植转基因大豆的情况。”

  ――通读全文可知,记者这条报道线索正是“一位收购非转基因大豆的企业人士向记者透露”的。新闻报道一般要求对信息来源要做到“指名道姓”,如果涉及隐私和安全,出于保护被采访对象考虑,可以隐去具体姓名,但这招不能滥用,否则失去的就是报道真实性和可信度。还有诸如“黑龙江相关人士”(是个神马人士?)等表述。话说许多从论坛帖子、自媒体人士嘴里流出的耸人听闻的假消息,都是没有这种具体信源的,或者干脆张冠李戴甚至无中生有。

  当然,作者可能确实采访了某企业人士,也可能如其所说,“黑龙江省有关部门已经开始调查转基因大豆种植”,但那又怎样?我前面说过了,国内禁止种植转基因大豆是出于保护民族种业和国产大豆产业考虑,而非安全性、而非安全性、而非安全性~重要的事说三遍。开放了这一块,这两个产业将面临外资企业更严峻挑战。

  该文还说到,“黑龙江省领导此前表示,作为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黑龙江省不会在黑土地上种植转基因大豆,还是要坚决按照地区气候条件和土壤特点,维护独有的非转基因大豆品牌。”这意思其实就是说,你卖你的转基因大豆,我种我的非转基因大豆,发挥高蛋白特性,如此而已。

  那么黑龙江农民到底有没有偷种?我没有调查不能肯定,但根据经验,可能会有这种情况。不过,那又怎样?如果有农民偷种转基因水稻、玉米和偷种转基因大豆的情况,其实都是一回事。目前转基因作物最主要的两个特性是抗虫和抗除草剂,显然农民知道什么种子是能节约人力物力成本、减少劳作强度的。这是市场的选择。

  其实在该文里,作者已经清楚地说明了农民的态度:“记者采访黑龙江一位姓温的农民,该人士常年种植大豆,他对转基因大豆的看法能够揭示当地农民的部分想法,‘我们都等着有转基因大豆可以种,因为大家都说好,管理方便。’”

  当然,从社会新闻的价值大小来看,如果该文把视角定位在产业安全而不是东扯西扯食品安全上,显然可能没有太多人关注。毕竟民以食为天,你产业安不安全跟我平头百姓有何相干?

  “通常转基因大豆在压榨之后,剩下的蛋白制品――豆粕只用于饲料,只有非转基因大豆才能被用作豆浆、酱油等蛋白制品的制作。”

  ――大豆的主要利用价值就两块:脂肪和蛋白质。美国人种的转基因大豆追求更高的榨油率,因为他们并不以大豆蛋白为主要蛋白质来源,说白了就是他们并没有吃豆腐的习惯。而脂肪含量高了,自然蛋白含量就低了。

  中国进口高油大豆也是为了榨油。话说中国人的年均食用油水平已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食用油自主供给缺口日益增大。你看,榨完油的大豆,当然是只剩下豆粕了,还怎么“用作豆浆、酱油等蛋白制品的制作”?但从该文的表述看,似乎只有国产非转基因大豆才能磨豆腐。这是真不懂呢,还是假糊涂?

  从磨豆腐的角度看,跟追求出油率一样,蛋白质含量越高,肯定出豆腐越多,所以一直以来豆腐生产厂家喜欢选择国产的高蛋白的大豆。但随着国产大豆产业越来越不争气,两种大豆的价差越来越大,去年价差最高时两者每吨相差670多块钱。对生产者而言,即使考虑蛋白质含量差异,用更便宜的进口大豆来磨豆腐也可能还更划算。这是纯粹的经济账。当然,由于中国并不允许转基因大豆用来磨豆腐,所以如果有人这样干,也是不被许可的。

  “‘在国际上唯一有能力卖转基因种子的企业,只有孟山都。’在田间,前述企业的管理人士向记者表示。”

  ――这个前述企业的管理人士,看起来是文章最重要的信源了。但是不是所有言论都符合其身份、都能具有权威性和较高可信度就不一定了。比如上面这个意思。那么,国际上“有能力卖转基因种子的企业”就只有孟山都么?当然不是。杜邦先锋、陶氏益农、先正达、拜耳、巴斯夫等农业公司都在卖。话说这个基本事实记者核实清楚并不难啊,为什么一定要听信一个企业“管理人士”呢?

  所以,由此不靠谱判断,推导出如果国内市场上出现了转基因大豆,那么就一定就是孟山都偷着卖的了。记者去跟孟山都求证,还说没有收到孟山都的回复。呵呵,你说你到是让孟山都怎么回复?喂,孟山都你这个冤大头,看看人家先某公司在中国的产业规模比你大多了也没有你们这么三天两头被拍砖,要好好反思~

  “‘如果黑龙江出现转基因的种植,危害一定非常大。比如,美国目前是中国非转基因大豆的最大出口国,在美国华[0.00%]人区,食用的豆腐和蛋白都要选择非转基因大豆。如果黑龙江大豆遇到转基因‘污染’,那么中国大豆将没有立足之地。’徐建飞表示。”

  ――徐建飞何许人?文中介绍说是“国内知名的大豆市场专家”“华鸿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作为一名从事了十多年农业报道的记者,我不了解这位知名专家,网上也鲜见这位知名专家的报道。当然,就算不知名也没关系,真理不是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吗?但这位专家说的还真不靠谱。他所认为的危害在哪儿呢?就是转基因大豆把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的基因“污染”了,以致美国华人吃不上豆腐,中国大豆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事实上,2014年中国大豆产量约1200万吨,出口量才22万吨。同期,中国进口了多少大豆呢?7140万吨。那点可怜的出口量,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另外,就算是出口用来磨豆腐,其实也非美国华人需求最多,而是日韩两个东亚国家。但是,日韩如今主要是从美国进口食用大豆(包括转基因大豆和非转基因大豆,对,只要有市场需求,人家也知道种非转基因的),原因还是价格优势、竞争力强。

  这位徐专家还表示,很多知名品牌的企业会选择黑龙江大豆做成分离蛋白粉和浓缩蛋白粉添加在香肠等制品中,在寺庙中食用的蛋白制品很大一部分都来自非转基因大豆。这些不都是废话么?前面已经提到,非转基因大豆现在也就这点优势了――要是连蛋白都拼不过人家的话,那就全线崩溃了。

  “(上述徐专家)在考察多国后发现,实际转基因大豆并不能提高单产产量,产量最高的反而是‘埃及种植的非转基因大豆’。”

  ――这是文中最后表述的一个意思了,但不知道作者扯这个想干嘛?这个徐专家是从哪里了解到的埃及非转基因大豆产量最高这个信息的?随便问几个从事大豆科技、大豆进出口贸易的业内人士都知道,全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国是巴西、美国、阿根廷和中国。当然,前三国都是出口大国。

  而从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大豆进口国相关数据就能看得出来:去年中国进口大豆的主要进口来源是巴西(50.6%)、美国(35.4%)和阿根廷(9.3%),三国合计进口比重达95.3%。而“单产最高的埃及非转基因大豆”在国际市场上连半席之地都没有。

  退一步说,就算埃及哪块田里的大豆哪一年神奇地出现了高产量,最终决定大豆竞争力的是科技水平、规模化程度和贸易政策等一系列组合拳。我再说一组数据:美国豆农每亩大豆扣除物耗的净收入约只有80元人民币,远低于中国的204元。然而国内豆农这么高的单位收入并没有什么卵用,大豆播种面积连续6年持续下降,越来越多的农民不再指望这个了。

  最后我再N吧两句:转基因大豆能不能提高产量?抵抗了虫害,你说产量能不能增加?而抗除草剂特性,农民可以高效地减少和大豆争肥的杂草、改善了营养供给,那么产量能不能增加?

(XYS2015090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