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华良参选院士,虽然很有技巧,但是令人鄙视!

  作者:龚兵

  记得十多年前的SARS期间,我还在密西根的时候有同事告诉我,现在国内技术先进,通过计算机算一算就可以得到抗SARS的新药。当时蒋华良顶着教授头衔信誓旦旦地说:“吾将上下求新药!”意思是他带着徐志摩的激情与浪漫,一定要把抗SARS的新药求出来!于是,大把的国难经费如期而至。有一天,他通过自己的智慧加超级计算机辅助,终于画出了他认为能抗SARS的新药结构。蒋华良喜悦与兴奋交集:“得之,我幸!”在未知吉凶的前提下就迫不及待地通过《Nature》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了他的震撼成果,并手捧那本传播自己重大成果的《Nature》杂志让记者拍照。这张照片算是给党和政府交了一份夺目的答卷,算是吹响了“SARS来临有新药”的号角。这号声响彻云霄,至今依然在神州上空回荡。只可惜,当他所画的那个药物结构在实验室合成出来之后,生物活性测试结果表明啥活性也没有。本来是举所欢腾之事,一下子全所沉寂。蒋华良只好摆摆手:“罢,罢!不得,我命!”只不过手捧《Nature》的Pose让记者给“立此存照”了。那张照片也就变成了当今学界不可多得的谈资!

  今天他戴着所长桂冠,号能算出各种药物分子的结构,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结果从科技部、卫生部、中科院、上海市等政府部门获得到了数以亿计的资金。这些大把大把的资金使得蒋华良富得流油,使他成为我国科技界的一道绚丽的风景线;使他被认为是我国药学界的第一人;使他荣升为业外人士追捧的耀眼明星。

  今年又是院士年!蒋华良选院士可谓是经验丰富了。他有独到的策略,娴熟的技巧,虽屡败屡选,但每次都认真总结经验,切实吸取教训,今年是志在必得!为变被动为主动,蒋华良可能通过超级计算机对选院士策略进行了精心设计与准确测算,果然效果不一样,据说今年他以高票进入了第二轮。其策略的关键点如下:

  一、瞒天过海、偷梁换柱

  蒋华良做的是计算机辅助的药物设计,却以“化学生物学”作为专业去参选院士,为什么?这里面蒋华良隐瞒了他做药物设计并不成功这样一个事实,即使有超级计算机辅助也无济于事。此乃瞒天过海之术。那么,化学生物学是干什么的呢?顾名思义,化学生物学包括三方面的内容:1. 用化学方法替代和拓展已有的生物学方法去解决实际问题;2. 通过化学方法研究生物学问题;3. 用化学原理阐明生物学问题。蒋华良所号称的化学生物学与这三个方面不沾边,而且化学生物学决不只是计算机模拟药物设计!此乃偷梁换柱之术。那么,蒋华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原因有:1. 化学生物学不以“药物研制成功”为考核指标,这样做就使得他通过药物研究的名目获得的大把经费很容易交差;2. 化学生物学在国外轰轰烈烈,国内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不多,还没有一个院士,让人觉得他所从事的研究是当前的热点,可填补国内空白等等;3. 化学生物学很重要,属于前沿学科,政府会有很多投入。蒋华良若以化学生物学的名义当选院士,将来必然会以化学生物学泰斗自居,可确保未来二十年富得流油。

  二、通过863项目评审搞利益交换

  蒋华良是863专家组成员,即掌握着大把863项目经费的决定权。然而,蒋华良又是973项目的首席,拥有大把的973项目经费。这是怎么回事?863是重大应用项目,注重技术与工程层面的问题,属于应用学科;而973项目是重大基础研究项目,注重的是所谓的科学问题,属于理论学科。如果蒋华良把自己算做是技术层面的专家,那么他又怎么能成为973的首席?如果他是基础研究的专家,那样有资格拿973首席,那么他又怎么能做863的评审专家?现实是,蒋华良既不具备技术与工程层面的知识和经验,也不具备解决科学问题的能力,或者说他解决科学问题的能力非常低下。然而,他却做到了两边通吃,其忽悠能力可见一斑。他可能是这样成功的:与973专家组的人合谋瓜分国家的科研经费。973专家组的人与863专家组的人做了利益交换,即863专家组成员去申请973的项目经费,而973专家组的成员去申请863的项目经费。作为交换,我做863评审专家让你们973的评审专家拿863的项目经费,你做973的评审专家给我这个863的评审专家拿973的项目经费。这样大家都不在自己评审的项目领域拿经费,不但有效避嫌,而且大家都能在自己所申请的领域拿到大把经费。某些院士的弟子通过院士或政府官员打招呼之后获得了大量863经费。估计这些院士今年会投蒋华良一票。

  下面给蒋华良的院士参选把把脉

  听说蒋华良在被任命为所长后的一次会上拍胸脯说:一定要把今年的国家重大专项拿下!我上任后所想拿下的就是“专项!专项!专项!”这种歇斯底里让我想起了当年的希特勒。希特勒说“我上台后所想得到的是坦克!坦克!坦克!”出于习惯性的偷梁换柱,他把希特勒的“坦克”偷换成了“专项”。

  作为一个局外人,我看蒋华良参选院士的主要优势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与政府官员的关系密切,使他拥有经费分配权;2. 他自己拥有用不完的经费!这两方面,蒋华良的优势非常明显。只是,拥有大量经费是科研的目的吗?拥有大量经费就能计算出一个能治什么疾病的新药吗?估计蒋华良自己也不会相信。那么,这些远超过需要且没法用完的经费是返还给政府还是将其挥霍掉?或是将其洗走?这对蒋华良是一个考验。江湖上有传言说蒋华良的经费账目中有很多不能看、更不可公开的秘密。段正豪教授进去了,李宁院士也进去了,不知这位所长是否经得起考验?江湖上的传言姑且不理,那是领导的万机之一,倘若什么时候我们的人民检察官大声对蒋华良说“里面请!”,那事情就闹大了。

  蒋华良的软肋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 从事药物研究二十多年,没有放过一个鞭炮,更谈不上拉响一个炸弹;2. 花掉民脂民膏几个亿,堆出拙文百篇;3.吹出牛皮无数,却没有一篇高端杂志的研究论文。

  最后,问问那些准备投票给蒋华良的院士们:1. 他解决过什么重大问题?2.他提出过什么重大理论?3. 他为国家经济发展做出过什么贡献?

  呜呼痛哉!全都没有!既然这样,那就请在投票时问问自己的良知!

(XYS2015090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