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致华南农业大学陈晓阳校长的一封公开咨询信》

  作者:江南弟子

  首先感谢《致》文不知名的作者(陈校长不按常理出牌,咱们也不必按常理出牌),写出了我们广大华农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在学校一些政策上的心声。本人也一直期待能够看到陈校长的公开回复,可惜一个月过去,没看到任何后续消息,当然陈校长可能太忙没来得及回复,也可能没有看到;或者更可怕的是你永远无法唤醒一个装睡的人。因此本人对《致》文里面说的一些现象,抛砖引玉的表达个人看法。

  我们在google学术搜索一下“ 陈晓阳 华南农业大学” 和 “Chen Xiaoyang South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可以看到陈校长这几年来除了几篇教改论文和几篇排名第五或第六的英文论文后,几乎没有任何学术成就。相比广东一本甚至二本几个大学的校长,陈校长几乎可以说是校长里面科研成果最少的。这也不难理解,在当前反腐大潮下,陈校长为了个人私利,众目睽睽下公然做出“直选条件中以在职岗位年限(这也许是陈校长唯一能够不输过其他教授的优势了)作为唯一评判标准,忽略表格里面的其他成果”这种不得体的行为,是明显的滥用职权和以权谋私,也可见处于食物链上层的陈校长的胆子有多肥了(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不知道陈校长私下在某些隐蔽的领域里会不会更加巧取豪夺呢?有句俗语:“当你看到一只蟑螂时,就意味着背后有几十只蟑螂。”

  陈校长的政治觉悟还差一点点,也是有迹可循的。大概两年多前吧,当时中央大力推行群众路线。陈校长您在全校的群众路线大会上讲的主题是毛泽东同志与群众路线。您99%的时间用来旁征博引毛泽东的趣闻典故,引得不谙世事的在座大学生一片喝彩。只有我们老师心知肚明:您对学校领导层存在的问题和整改措施没有只言片语,真是一点辣味都没有。只是通过讲述古人的事情来回避当时当地的问题(还是陈校长您认为没有任何问题,或者不好在大会公布?),陈校长您也真是够机智的。

  现在大家都知道华南农业大学这几年变漂亮很多,虽然这个在很多华农教师看来是典型的面子工程(这也不难理解为啥陈校长这几年建设的区域都主要位于行政楼附近,而其他地区例如泰山区(东区)那边没啥上级领导过去,建了也白建)。姑且不论这些建设是否面子工程,即使是陈校长在校园建设方面有功于华南农业大学,也不能“一白遮百丑”:很多账目咱们广大老师都蒙查查,账目还是要分明。陈校长的权柄来自组织,陈校长的功过是非得由上级领导机构和纪委组织评判。只有中纪委和教育部才能唤醒陈校长,或者证明陈校长的清白。

  咱与陈校长没有任何私人恩怨,顶多也就是开会远远的看到陈校长而已。我是一个典型的读书人,比较执着,尤其看不惯以权谋私。若陈校长以为只需要用权力来压制读书人那就大错特错了(还是陈校长以为读书人比较好糊弄,只会写些干巴巴的论文和项目申请书?)。元明清三朝这么多的书案,皇帝把多少读书人砍了脑袋,但是敢说实话敢于抗争的读书人真的绝种了吗?高校里面真正的读书人也不少,难道还会真怕某些土皇帝吗?大不了咱就不在华农干了呗(陈校长也有类似的口头禅:听说很多曾经向您提意见的教授副教授最后都会听到您类似的建议,原话我就不转述了,因为咱没有录音,免得被认为是造谣)。我个人认为,任何一个人在其位而不能公平公正地做出决策(能力低倒还在其次),是没有资格担任行政长官的;另外也是让陈校长“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身正不怕影子斜),否则万一将来闹出更大的事情,华南农业大学也会因此而蒙羞。毕竟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曾经的校党委书记异地为官几年后因为华农事发,现在都还关着呢)。

(XYS2015082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