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传国关于国外肖氏手术试验失败的新旧谎言

  作者:羽矢

  国外多项肖氏手术试验相继失败,肖传国则继续编造新谎言、重复旧谎言。

  美国佛罗里达Tampa儿童医院(ACH)将患者分为常规松解术和肖氏手术加松解术两组做随机双盲试验,经对照比较而得出肖氏手术无效的结论。为掩盖这一结论,肖传国编造了新谎言。该试验的结果为,“两组患儿无一具有可重复的、真实可信的、有益的、激起正常排尿的能力”。于是肖便谎称“双盲证明松解术也完全无效”。

  与肖一道散布这一谎言的,还有浙江肿瘤医院丁超(曾签名要求平反肖传国雇凶案,曾恭称肖的“学生”)和“白字秀才”陈廷超(肖的朋友,曾人身威胁方舟子,曾在肖雇凶落网后张罗支持肖的签名活动)。他们的目的,无非就是妄想以此否定该试验的方法和结果,进而否定该试验得出的肖氏手术无效的结论。但是,试验结果和结论白纸黑字,岂容骗子及骗子帮凶帮闲们用谎言篡改?即便按常理推断,一家著名的儿童医院连做20例常规松解术均完全无效,这又可能吗?还有患者敢上门吗?不怕吃官司吗?

  事实是,松解术对脊膜膨出患儿虽有一定疗效,但很少有患者能有“引发正常排尿”的效果。反过来,所谓“挠大腿治失禁的神奇反射弧”、刺激皮肤“激发自主排尿”等,则是肖传国一贯吹嘘的肖氏手术的普遍效果。例如,肖在论文中声称其手术目标就是挠皮肤激发自主排尿,其85%的患者能激发自主排尿、获得“近乎正常的膀胱存储和协同排尿”。

  因此,ACH试验报告指出两组无一能“激发正常排尿”,这仅说明患者“神奇反射弧”未建立、肖的结果无法重复,并非说明松解术无效。这如同降压药与掺了降压药的中成药做双盲对照试验。该中成药宣称使患者血压降低、且使心血管神奇恢复正常。试验发现,两组均未能使患者心血管恢复正常,结论是两组无差别、证明中成药无效。于是中医骗子们如肖传国之流便搅浑水称“双盲证明降压药也完全无效”。

  面对一个又一个失败了的国外试验,肖传国一直重复的旧谎言是:德国、丹麦、美国的试验者未按其要求对患者停用国外常规使用的神经阻断剂,导致神经重建无效。肖进一步谎称,停用阻滞剂一个月后,原本失败的病例“膀胱功能就基本恢复正常”。

  首先,肖的两篇最重要的论文里根本没提过术后要停用阻断剂,直到2012年(当时国外试验已结束或至少进行了两年多)才在影响因子极低、未被权威索引收录的某垃圾杂志上发表的综述中提出此要求。肖的支持者、骗子集散地虹桥科教论坛的“六指”因此讥讽:不用阻断剂是老肖的独门秘笈里的口诀,写进了内部交流、几近失传的九阴真经手抄本;国外试验者欲练神功必先自宫,“你没效我说你乱用药就打发了”。

  其次,丹麦试验者在论文中论证了不停用阻断剂的理由:肖的要求是在试验早已开始后才公布的。神经再生发生在节前受体,而药物主要针对节后受体,因此药物可能会减弱反射,但不至于使反射完全消失。而这些患者“无一表现出神经再生的电生理迹象”。

  再次,在结果已公布、并显示肖氏手术无效后,肖的诡辩实际上是在掌自己当年的嘴巴。当年结果没公布时,肖宣称ACH试验“结果很好”、“越来越好”,那是因为停用了还是因为没停用药物?或者根本都是谎言?

  最后,用数据说话:

  1. 据美国Beaumont医院2010年发表的术后一年结果论文表2,9名脊柱裂患者中有4名从未用过阻滞剂。正文第二页倒数第10行指出,曾用过阻滞剂的患者,术后9个月时都已停用(并非肖所谎称的术后两年发现结果不好后,才在肖“非常气愤的反复坚持下,终于撤掉抗胆碱能神经阻断剂”、“就差动刀了”)。试验结果被同行评价为自相矛盾且无统计意义、疗效与肖此前报告的截然不同。其中1名患者出现持久性足下垂严重后遗症。

  2. 据丹麦Aarbus大学2014年发表的论文表1,10名脊髓损伤患者中有6名术前术后都未用阻滞剂,术后则有7名未用。10名患者全部无效,其中1名患者出现神经功能缺损、另一名引发脑血管事故。

  3. 据患者家属透露,Beaumont医院另外3名结果未发表的脊髓损伤患者,他们也按肖的要求在术前即停止或逐步停止用药。3名患者全部无效,其中1名患者已死亡。

  以上是现在已知的数据,德国和ACH的相关数据还未公布。上述22名患者,绝大多数(19名)从未使用或术后已停用阻滞剂,他们无一如肖所谎称的“膀胱功能就基本恢复正常”,而是与其他3名术后还在用药的患者一样手术全部失败。

  那么,你是相信一个雇凶杀人、残害儿童的骗子在网上的信口开河、满嘴谎言,还是相信常理、事实和白纸黑字印在学术论文中的数据?

(XYS2015082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