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万振文“就院士候选人乔方利的学术腐败致物理海洋学界的公开信”

  作者:乔方利

  这个公开信有诸多特点,包括实名(万振文)、没有个人私怨(呵呵)、时间很久(从2009年4月25日化名辛海子开始至今已有7个年头)、师出同门(师门不幸)、长期在国外工作(同门和喝洋墨水的表述似乎凭空增加了可信度)、披露学术不端是为了公义(扛着道义的大旗)。这些词加在一起可谓来势汹汹。

  小万,你既然吃了这么多年洋面包,却一点也没有长进,短短一个公开信写得如此不堪入目,水平实在太差,逻辑又是这样混乱。需要告诉你的是,实名写此类材料,需要证据确凿(让人一辈子都无法反驳、一剑封喉的事实证据)、用词准确,最后让读者自己去得出判断(不必强加罪名)。你却完全背离了这个原则:先是一堆诽谤的大帽子(学术垃圾、包装、欺诈等词。诽谤有诽谤的处理方式,在这里不多谈)、之后摆出2条完全站不住脚的证据(这是最致命的)、时间还写错(“1999-2011年在一所学习和工作”。万振文在8月10日的帖子中将2011改正为2001年,但起始年份又错了,应该是1996,虽然是挂名在海洋所的博士但实际上完全在海洋一所学习。如此简单的一句话,万振文自己修改了一遍还是不对,也许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其科研素质)。

  一、 万振文的第一条“证据”:代表其前期工作基础的引文是“伪造”的

  万振文在“黑暗”中寻找了7年时间的证据(也许更长),公开信排在首位的竟然是采用了2014年10月5日“李科声”的说法,对于如此明显错误的所谓证据(请见我在2014年10月12日的回复)还人云亦云,与其所接受的高等教育以及科学训练严重不符。别人如果说“水动力学研究与进展”不太好查找尚可理解,你万振文这样讲简直就是睁眼瞎话(那可是人品问题)、思维错乱。(1)你是该文的第四作者。也许你还会辩解自己不知道,那么你自己写的文章引用了这篇文章【胡好国、袁业立、万振文,2004,海洋学报,26(4):19-32。第30页第9篇论文】,这篇文章可是2004年7月出版的,请不要说受我2004年GRL论文的误导;(2)在这本1999年的专辑中,万振文第一作者出版了如下论文,其本人多次在简历中列出自己的这项工作,且该文被多次引用:万振文、袁业立、乔方利,1999,东中国海多分潮运动数值模拟。水动力学研究与进展,14(4B): 82-91; (3)本来新语丝上出现“Yuan, Y., F. Qiao, F. Hua, and Z. Wan (1999), The development of a coastal circulation numerical model: 1. Wave-induced mixing and wave-current interaction, J. Hydrodyn., Ser. A, 14, 1 C 8”这篇引文是伪造的说法的时候,我不愿再理会,本来就是清者自清的事。但小万你也跳出来这么说,实在令人无法忍受,因为小万在公开信中这么说,那是在欺骗新语丝读者、故意制造事端;(4)该专辑包括海洋一所、三所、中国海洋大学、中科院海洋所等多家主要涉海研究单位的47名作者的24篇文章,共220页,如何可以伪造出来?

  二、 万振文的第二条“证据”:论文的实验结果是“捏合”的

  为了确认万振文所说的实验结果,我给他发了邮件,让他说明哪些实验结果是“捏合”的。他在8月10日的帖子中已经说明“我根据热量在传热过程中必须守恒的规律推断他们‘捏合’实验结果”。用词也够怪异的,是“编造”、“篡改”还是“杜撰”?偏偏用了“捏合”这样的词。但本着摆事实、讲道理的原则,现再次说明如下:(1)自然科学不同于其他,最本质的特征是结果可以重复。从严谨科学态度来讲,小万你应该先重复一下这个数值实验,然后再出来说话不迟,毕竟你也是使用POM模式开展海洋学研究有一段时间。7年了,你还在那里闲扯,竟然不去踏实做做这个数值实验【不会做?】,得出结论依然靠“推断”。虽然资深学者(万振文应该不属于此列)也可以通过推断、甚至直觉得出一些猜测性结果,但科学最终还是要依靠数据来说话的。你提出否定意见,推断可以是前期的思维活动,但7年后还在推断,可见其不具备起码的科研素养;(2)你仔细去看看自己的结果【胡好国、袁业立、万振文,2004,海洋学报,26(4): 19-32。第24页图4a和c】,你的守恒规律能成立吗?结论显然是否定的,根本不可能“守恒”。如果你还不明白,再去对比一下【Hu, H., and J. Wang, 2010, Modeling effects of tidal and wave mixing on circulation and thermohaline structures in the Bering Sea: Process studies, J. Geophys. Res., 115, C01006, doi:10.1029/2008JC005175】。一是仔细看看图9a和c是否遵从你的所谓“守恒规律”?二是看看原文下面这段话:Qiao et al. [2004] used a wave number spectral model [Yuan et al., 1991] to derive wave-induced mixing on the basis of a linear wave theory [Yuan et al., 1999]. In this paper, on the basis of the same wave-induced mixing theory as Yuan et al. [1999] and Qiao et al. [2004], we use a single typical linear wave to represent the wave spectrum to parameterize wave-induced mixing. Hu的这两项工作不错,优点是不用运行海浪模式(节省计算资源)、用风速参数化方便易行,不足之处是不能考虑涌浪,而涌浪混合在40米以深起主导作用。

  你的“守恒”前提都不成立,还妄谈什么结论!还在谈“学过大学普通物理的人应该能够读懂”,是否痴人说梦?

  三、 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一直在思考,万振文扛着的“为了公义”大旗下面到底是什么?他一定有心理阴暗的东西没有说出。从其8月10日的帖子终于看出了端倪。

  1、 人品的底线。(1)如果大家有耐心读完万振文8月10日的帖子,我过去做得虽然谈不上多么优秀,但对于他,做到了一个正常同事所应该做的。2009年,仅是因为“闲得无聊”(万振文自己的表述),就发出那样的帖子,还扯到什么诺贝尔奖,这还有做人的起码底线吗?(2)在2015年8月10日的帖子中,牵扯到那么多人。为人的底线,起码应该隐掉相关人员的名字,这是对别人起码的尊重,既然受过多年教育,却不明白如何做人。我们国家强调“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看来还是极为必要的;(3)“觉得在国内有一所和厦大两个娘家。说实话,我还是对一所感觉更亲切,毕竟我的师长和哥们都在那”。此人此时此景还能讲出这样的话,让人难以理解,可能也算一种讽刺吧。还是要拷问一下自己的灵魂,在一所“你本来就是所长助理”,我从未听说此事;“我去了厦大,职称只是副教授”,难道一所和厦大都不尊重科学家吗?大家知道,那段时间国内职称上升很快,有国外经历的更容易在职称方面得到认可。

  2、 此人的判断能力严重低下。(1)8月10日帖子中,万振文写道:“在外面协调人事你比我强,在研究室做工作我比你强。我论文都没出几篇,你就震惊中外了都”。第一,讲这种话不觉得脸红,确实需要勇气。在中外物理海洋学界,你自己去调查一下,有多少人知道万振文是干什么的;第二,你去网上查查,你确实“论文都没出几篇”,但也不能妨碍其他人出论文;第三,既然你喝了那么多“洋墨水”,总该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做点贡献吧。区区不才,在欧洲(那可是丹麦的“地盘”)两个还不错的学术期刊Ocean Modelling和Journal of Marine Systems担任编委,万振文应该不会污蔑洋人搞了什么不正当手段或者交易吧?(2)“你本来就是所长助理”,没有想到,万振文还是官迷,连这种客气(或者玩笑)话都分不清,还在脑子里深刻记忆了十多年,也太难为你了。

  四、 万振文以前的言论

  既然万振文声明原来新语丝帖子部分是他发的,我们就来回顾一下他的言论。

  1、2009年4月25日是首篇,胡扯诺贝尔奖,并自称“奴是有一点奴性”,让人看后一身鸡皮疙瘩。小万,我还是真诚地奉劝一句:五尺男儿立于天地之间,还是要加强自身修养,不断提升自己的浩然正气;

  2、2009年4月29日,(1)万振文:“列出一篇国外同行引用你的理论的论文来好不好?如果有,我本人向你道歉,我想新语丝也会向你道歉。咱们就可以结案了,再找下一家打假”。这种事做做功课很容易的,万振文根本没有去查。我们早在2009年4月27日就列出国外的引用,他却没有细读。从GOOGLE检索很容易判断万振文是否在欺骗读者;(2)万振文:“许多国内的期刊,他精心地选用英译名或拉丁名,以混淆视听”。这种逻辑真是让人无语,杂志名是可以选用的吗?

  3、2009年5月30日,万振文“以一个对湍流和波流相互作用有深刻理解和对海洋数学模型开发研究有深厚经验的专业人士的判断告诉大家”。看看外面是否有风,听说“风大会闪了舌头”。做科学研究是很艰难的,既不必自己定位过高,也没有必要攀比;

  4、2014年9月23日,万振文所谓的“专业点评”,请见本人2014年10月12日的回复。他被批驳的体无完肤还在继续无理纠缠,确实需要莫大的勇气;

  5、2014年10月23日,(1)万振文“他们的海浪模型MASNUM-WAM是近岸海浪模型,并没有发表过对全球海浪的模拟能力的检验的论文”。万振文自己声称查过本人的论文,早在2005年我们就发表了全球模式,请见“杨永增、乔方利、赵伟、滕涌、袁业立,2005,球坐标系下MASNUM海浪数值模式的建立及其应用。海洋学报,27(2):1-7”,找到这篇论文应该不难,到2014年还继续讲这样的话,让人不仅感觉小万做科研不够严谨,而且他这是故意欺骗读者;(2)万振文:“通常的海浪模型在全球能够检验有效波高或特征频率两项中的一项就不错了,然而他们此前没有检验过(迄今未见他们组内有相关的成果)”。这件事对万振文来说确实太难了,我们不仅做了检验(杨永增等,2005)、还分析了全球海浪的能量(Teng Yong, Yongzeng Yang, Fangli Qiao, Jing Lu, 2009, Energy Budget of Surface Waves in the Global Ocean. Acta Oceanologica Sinica, 28(3): 5-10)、并建立了首个耦合了海浪模式的全球气候模式(Qiao Fangli, Zhenya Song, Ying Bao, Yajuan Song, Qi Shu, Chuanjiang Huang, Wei Zhao, 2013, Development and evaluation of an Earth System Model with surface gravity waves. J. Geophys. Res. Oceans, 118, 4514-4524, doi:10.1002/jgrc.20327)。小万,要守住作为科研人员的道德底线,说话前认真做点功课还是需要的。

  经国外友人提示,知道万振文发了所谓“公开信”,但上周实在太忙,无暇回复。本人诚挚欢迎学术批评、争鸣、讨论甚至质疑,但非常厌恶无事生非、无理纠缠、思维混乱、素质低下的恶意攻击。本人有很多事做,不像你万振文“闲得无聊”,以后懒得再浪费时间批驳你,但保留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权利。如果你觉得我的论文造假,可以直接向本人论文发表的期刊编辑部写信举报,也可以组织相关专家鉴定。

(XYS2015081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