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公开打假院士候选人乔方利(一)

  作者:万振文

  首先纠正一个笔误,我是1999~2001年在一所学习和工作,公开信(XYS20150804)中笔误写成了1999~2011。抱歉!我2001年离开一所后去美国做了两年博士后,2004年回国后在厦大工作,2007年以来一直在DanishMetoeorological Institute工作。

  公开信刊出后,乔方利当天就给我发来邮件请我确认署有我名字的信是不是我本人写的。我回答了三个字母yes。紧接着他来邮件大意说,即便用词“学术垃圾”也是个人的评议自由,但要说伪造引文和“捏合”实验结果,希望我具体指明以便坦诚交流看法。我答复后并没收到他的“坦诚交流看法”。

  为了方便读者,我再次把新语丝(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5/qiaofangli9.txt) 和驴下海论坛(http://user.qzone.qq.com/2951778311/blog/1414330592)披露过乔方利伪造引文和“捏合”实验结果的事概述一下。承载乔方利所谓的“波流相互作用理论”或“波致混合理论”最源头的一篇引文是Yuan, Y., F. Qiao, F. Hua, and Z. Wan (1999), The development of a coastal circulation numerical model: 1. Wave-induced mixing and wave-current interaction, J. Hydrodyn., Ser. A, 14, 1 C 8。这篇引文是伪造的。我根据热量在传热过程中必须守恒的规律推断他们“捏合”实验结果,并且化名为一个博士生与乔进行了通讯讨论求证,他无法自圆其说。读懂这个推断不需要多少专业知识,学过大学普通物理的人应该能够读懂。

  为了敦促乔方利“坦诚交流看法”,我今天早上给他发了以下邮件。

  乔方利:

  你8月7日不是来信讨要“明示”吗?我的答复你觉得明确吗?对你伪造引文和捏合实验结果的指控明明白白,有根有据,你去年搪塞了一下,还想做进一步的回应吗?那仅仅是已经指出了的你的若干学术不端行为中的两点,还有诸如湍流雷诺积分的积分因子是时间和空间,你的论文里竟然会把湍流雷诺积分的积分因子与海浪谱积分的积分因子混为一谈,还有脸说是“严格推导出来的”。你论文Qiao_OD_2010里的这些推导很可能是其他合作者做的,你看也看不懂。

  我猜想你大概没有牌,只能说,去年我已经答复过啦。行,答复过了就行,那就让同行去评议吧!如果你没有进一步的答复,我打算把公开信加相关材料放到科学网上去,到时候别怪我没给你进一步解答的机会。

  此刻我想起了大概是1997年或1998年咱们有几次午间休息时在老楼287办公室打牌的情形。记得咱们一帮人从287回285途中,杨小玲说,老乔打牌“可绝”啦,不管手气怎样,那打牌的气势可没的说,都以为他拿了什么好得了不得的牌呢,到后来,哈哈,我就不说啦。。。。。。大家跟着一阵大笑,哈哈哈哈。我情不自禁地说,嘿,这就是领导才华。

  想起来那时候天很蓝,同事情谊很浓。常在一起分享午餐。研究生常有同事帮助介绍女朋友。你们也帮过我。

  你一定非常愤懑,觉得无法理解,为什么我如此苦苦相逼,剑剑封喉,坏人好事,于己何利?!你和袁老师对我恩宠有加,我为什么恩将仇报?我也很想与你们聊聊,为什么我们越走越远,越如南北两极。

  不错,你1998年(1999年?,我记不太准)任副所长以来,对我都不错。没当官之前,那更没的说。尤其是2004年2月初我回国时,你和曲媛媛以及司机到机场迎接我。到我家门口时,我万分道谢之后,请你先在车里坐着等一会儿,我们其余三人搬行李。当我们其余三人把一件大行李共同搬到六楼时,你独自帮把一件行李扛上了六楼。我们其余三人当时非常惊讶。毕竟那时你当官已经5、6年了,平常自己的事都是别人帮打理。你如此礼贤下士,小万终身铭记。

  我还记得刚回国的第二、三天的事。第二天一大早,袁老师欣然接见我,脸上洋溢着慈父般的笑容,像迎接远归的儿女。所长办公室的门一如既往地虚着,几拨前来向所长大人请事的人都苦笑着知趣地退却。整整一个上午,袁老师问长问短。午间他亲自开车领我去吃肯德基。下午,你进到我与袁老师依然在不倦长聊的所长办公室,问我累不累,愿不愿一同参加所里的一个科技工作会议。第二天袁老师再次与我谈话时,你又进来问我是否有兴趣参加某个会议。我迟疑的问,昨天的会议好像与我的工作不太相关呀?那是主要有测绘研究室的人参与的一个有关卫星精确定位所需要的地面站基准的高精改进的工作会议。你和袁老师心照不宣地微笑说:“你离所两年多了,所里发展变化很大,袁老师希望你尽快了解全所的工作情况”。后来我问曲媛媛,你和袁老师似乎变了,怎么对我有些超乎寻常的恩宠。曲媛媛说,袁老师年纪大了,换届的议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啦,你本来就是所长助理,对吧。

  后来我说希望到厦大去工作。李青宾问我:“听说你不太愿意轻易落座,请问你觉得怎么坐才方便呢?领导们有交代,你的座位由我帮助安排。七楼有三张院士桌,那个规格咱们不可以突破,其余的,你看看怎么方便吧。”

  我去了厦大,职称只是副教授。让你们跌破了眼睛。袁老师很生气,可能也很伤心。我猜想他宣布了不要再搭理我。因为5月份我从厦门再回青岛开会前,我打电话对于卫东说,袁老师和你们对我期望很大,我的选择亏欠了你们的好意,希望这次好好沟通一下。他说:“行,你回国以来都没有在所里正式做一个学术报告吧?”。他让人贴出了海报,后来又扯下了。他让胡好国通知我说,袁老师不高兴,这次不让到所里做报告。

  隔年袁老师受邀请出任厦大近海海洋环境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他在厦大学术委员会会议上说,他到厦门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来看看小万。后来我在青岛做华美大气海洋科学会议报告时,袁老师还去听了我的报告。。。。。。

  万振文

  早上信没写完,现在接上。

  这一切的一切,我有什么理由恩将仇报呢?!没有,绝对没有。

  2007年我来丹麦工作,觉得很幸运,觉得在国内有一所和厦大两个娘家。说实话,我还是对一所感觉更亲切,毕竟我的师长和哥们都在那。我在心里绝对没想过要与你们反目成仇。

  2009年我闲得无聊时,偶然心血来潮,在网上检索了一下袁老师、你、华锋和于卫东等人的名字。嘿,好家伙,报道中你竟然都有震惊中外物理海洋界的成就了呢。我自然好奇。我想你没法否定,至少以前袁老师一直这样认为,在外面协调人事你比我强,在研究室做工作我比你强。我论文都没出几篇,你就震惊中外了都。能不好奇吗。略微看了看,觉得你的工作被夸张得离谱了。随手在新语丝网站发了个化名辛海子的帖子,冷讽了几句。我当时没想让你特别难堪,也没太当一回事。令我吃惊的是,你们发起的洗地的动作太大,刺激了我。我变换了两三个笔名,与你们论战开了。加上众多旁人的参与,热闹了两个来月。过后我也没太当一回事,以为你在网上被群殴之后会有所醒悟。

  2014年又一波披露你的学术不端,先后几十个帖子,证据相当丰富确凿。我花了很多时间,细心地指明你论文中地错误。我想你会有所收敛,没想到你竟然申报院士。长话短说,我为什么要公开打假你的学术不端,完全是被你有恃无恐的肿瘤爆发式的造假刺激的。

(XYS2015081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