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辩转基因标识

  财新记者 崔筝 实习记者 张雪丰 黄志远
  《财新》

  转基因食品,标识?还是不标识?争论已久。最新发生在美国的一场法律草案博弈,将这一争论推向高潮。

  是否在食品包装标识类似“本品含有转基因食品成分”的字样,在世界各国一直有不同声音,欧洲、澳大利亚,中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对转基因成分严格标识。美国作为农业生物技术的领军国家,一直对转基因食品政策持宽松态度,但近年来,美国国内也有一些要求标识的声音,影响着部分地区的地方决策。

  2015年7月23日,美国众议院批准了一项名为《安全和准确的食品标识法案2015》(Safe and Accurate Food Labeling Act of 2015)的法律草案,将美国的转基因标识政策再次推向辩论高潮。

  这项编号为H.R.1599号的草案旨在为美国设置全国统一的转基因标识政策,即不强制标识,并且该法案还禁止各州和地方政府对转基因食物进行强制标识。

  目前,美国联邦政府的管理条例中,没有强制要求标识转基因作物和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而是由制造商自愿选择,这与北美对转基因技术的宽松政策一脉相承。这项草案一旦通过,从法律上禁止地方政府立法与国家层面的政策“唱反调”。

  在美国国会网站上,针对每一项提出的法律草案都有一个“进度条”,显示一项草案成为法律要经过的步骤,即草案提出、众议院通过、参议院通过、总统签署、成为法律。H.R.1599号草案目前已经过众议院批准,走过了关键的第二步,要面临同样关键的第三步考验,距离成为法律还有漫漫长路。

  草案在众议院获得胜利之后,《科学》杂志发表文章,美国国内对于H.R.1599号草案争论的焦点,是“科学界的努力”与“民众知情权”的博弈。

  在众议院表决中,共和党和小部分民主党议员投了支持票,大部分民主党议员则表示反对,最终,该草案以275票对150票通过。在相关科学家们为这项草案欢呼的同时,不少民间组织则惊叹:众议院通过了一项 “黑暗法案”。

  事实上,针对转基因标识的博弈并不仅限于美国,在对转基因技术态度保守的欧洲多国,态度暧昧的亚洲,甚至在大力发展转基因种植业的南美,对民众知情权的争论也从未停止。

  中国是拥有最严格转基因标识制度的国家之一,但未来如何发展,也是国内转基因科学界和决策界一直讨论的热点。

  H.R.1599号草案

  “这项法案代表了美国官方的一贯的态度,” 一直积极推进中国转基因产业化的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黄大P对财新记者分析,“根据美国转基因技术和产业发展的情况,这样的事是必然的。”

  H.R.1599号草案中规定,任何含有基因工程技术的有机物产品在上市前都必须向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提交通告,证明其产品与同类不含基因工程成分的食品同样安全。FDA可以允许,但不能够要求食品企业在转基因食品包装上标上“转基因”的字样,并且需要对于标有“天然”字样的食品进行管理。

  法案还规定,对标有“非转基因”字样的食品,需经过一定的供应链过程控制认证,这些产品在宣传时不能暗示非转基因食品比转基因食品更安全。

  对于转基因食品是否强制标识,美国并没有专门的联邦法律做出规定,在目前的操作中,FDA让食品生产商自愿决定是否标注。此次由堪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麦克?庞皮欧(Mike Pompeo)提出的法案则直接宣称,美国各州不得出台地方法规,在地方范围内强制要求转基因食品标识。

  这份看上去强硬的草案的出台确有背景,近年来,美国各地针对转基因食品的地方立法讨论渐成风潮。

  据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艾莉森?范?埃宁纳姆(Alison Van Eenennaam) 统计,近年来,美国超过20个州提出了在本地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的地方法律草案。这些草案有的陷入了漫长的立法讨论,有的被公投否决,也有几个州得到了通过。

  这其中,2014年5月,佛蒙特州通过了全美第一份正式要求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的地方法律,其中规定,到2016年7月,所有在佛蒙特州销售的食品,无论全部或部分含有转基因成分,都需要做出标识。

  在此之前,康涅狄格和缅因州也通过了转基因标识法律,但带有附加条件,即其他各州都通过了转基因标识法律的时候,两州的法律才会生效。

  有观点认为,在美国,如果各州对食物标识分别立法,对于其食品政策将是灾难性的结果。“我们当然需要一个全美统一的规则,而不是50个州各执一套标准。除非想要制造混乱,抹杀掉整个转基因食品工业。”曾为美国政府担任风险交流顾问的哈佛大学讲师大卫?洛佩克(David Ropeik)对财新记者表示。但他认为,这项草案要想成为法律非常艰难,一旦到了参议院层面,讨论和各方意见将更加复杂。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艾莉森?范?埃宁纳姆同样对各州正在进行的转基因标识立法讨论忧心忡忡,但并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项遥遥无期的法律草案上。

  地方立法已引发美国食品工业界的抗议,埃宁纳姆对财新记者表示,佛蒙特州正在进行一场诉讼,诉讼结果将判定联邦法律中对FDA职能表述是否优先于佛蒙特州已经通过的地方法律。

  “个人来说,我更希望看到法院判决会赋予FDA对食物标识联邦权力,这样一来,这个法案就不必要了。” 埃宁纳姆说。

  争议知情权

  “我们有权知道,我们的食品里到底有什么!”2014年,佛蒙特州通过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的立法,在新闻报道中,佛蒙特州州长皮特 ?舒姆林 (Peter Shumlin)在签署强制标识法律之后大声说,周围簇拥的人群中响起一阵欢呼声。

  这句话或许是许多美国人的心声。对于自身健康、食品安全的天然关注,人们当然希望了解自己每天食用的产品。在美国这样一个民意可能会极大影响政治决策的国家,无论是州政府还是联邦政府,都无法罔顾要求“知情权”的民意。

  多个环保组织在强调民众知情权的时候,引述了不同的调查结果。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引述一项研究称,66%的美国民众支持标识转基因。民间组织“安全食品中心”则称,在他们的研究中,支持标识的人群高达90%。

  “在美国,如果你想知道你的食物中是否含有麸质、反式脂肪或是味精,你都能在食物包装袋上找到相关信息,可是你却无法知道自己的食物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民间组织“安全食品中心”在一篇评论中这样指出。

  然而反对转基因标识的科学家却认为,麸质会引起部分人群过敏,反式脂肪是心血管杀手之一,过量摄入味精也会引起一些不适症状,因此有必要标识出这些物质。而转基因食品和正常食品并没有什么不同。

  埃宁纳姆曾担任美国农业部生物技术国家顾问委员会的成员,她表示,在任何讨论之前,需要强调的是,基因工程只是一种育种方法,是生产过程之一,在美国食品监管政策中,强制标识的目的是表明食品产品的成分不同,如果一种食物的生产方式并不会改变食物产品的成分,则并没有必要特别标识出生产方式。

  “假如我是一个环保主义者,我想知道我家的每一度电到底是用煤发的,还是用水发的,有必要吗?”研究玉米的华中农业大学教授严建兵对财新记者表示,民众应该理性地看待生活中的选择,并相信权威机构的判断。

  美国国家科学院在1987年得出结论、并于2000年和2004年重申,基因工程并不会给食品安全带来新的或是不同的风险。美国医学协会也曾于2012年表示,基因工程食品风险与传统食品相同,没有科学证据表明有必要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

  即使是大声疾呼知情权的佛蒙特州州长,也在2014年底的一次国会作证中承认,转基因食品和传统食品是同样安全的。

  “关于标识的争辩从来都不是真问题,”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植物转基因研究中心主任王侃对财新记者表示,“这场讨论看似是科学证据与消费者知情权的讨论,实际上有政治动机在背后驱动。”

  反对强制标识的H.R.1599号草案一经推出,就被反对组织们起了别名――“否决美国人民知情权的黑暗法案”(DARK ― Deny Americans the Right to Know Act )。美国非营利组织“环境工作组”发布分析报告,2013年-2014年,大公司们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反标识游说上花费的资金高达8690万美元,所以“黑暗”是大公司游说的结果。

  H.R.1599号草案或许是政治游说的结果,各州强制转基因标识的立法也同样受到政治和经济利益的裹挟。洛佩克分析称,在经济发展依赖农业、政治态度趋向保守的州几乎没有任何相关讨论,而正在讨论要进行标识立法的地区,多是农业经济很少的州,自由派是主要政治力量。

  “有趣的是,佛蒙特州对转基因食品的强制标识的范围,并不包括奶酪。”洛佩克表示,“几乎所有的奶酪的制作过程都会用到转基因菌种,而佛蒙特州的奶酪产业非常强大。所以说,佛蒙特州民众反对转基因,但对在能让他们赚钱的产品中使用转基因技术,他们并不反对。”

  标识的代价

  “对转基因食品标识的成本,不仅仅是在食品包装袋上打印标识的成本。”洛佩克表示,对于食品公司而言,真正的成本来自于为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物标识设立一个系统,一旦法律要求标识任何含有转基因的食物,为了避免诉讼风险,食品公司要正确地追踪食品中的各种成分是否会含有转基因的成分。

  在美国90%的大豆、玉米、棉花、甜菜以及油菜作物都一定程度是由转基因而来的,埃宁纳姆举例称,一片曲奇饼干可能含有多种成分,要追踪详细的来源非常困难,“是不是所有的油都来自转基因作物呢?卵磷脂是来自转基因作物吗?还要判断饼干调味品、色素、维生素的来源吗?”

  食品工业者们则表示,强制标识会提高食品价格。一项由康奈尔大学进行的研究估计,一旦实施强制标识,美国纽约州一个平均规模的家庭在食物上的消费每年会增加多达400美元。

  除了成本因素,黄大P表示,转基因与否本来就和安全性没有关系,特意标识反而会误导公众,引起不必要的联想和恐慌。

  转基因标识首先不可以有误导作用,体现法律与科学事实的严肃和尊严,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表示,转基因标识面对的是大多数不了解、甚至不关心是否转基因的消费者,如果标示信息不完整,非但不能满足消费者的知情权,而且会影响市场的正常公平秩序。

  他建议,转基因标识应当进一步具体化,除了标识某食品含有转基因成分,还应当强调,该食品标识与食品安全无关,以及与不含转基因成分的食品安全性一样。

  转基因标识在中国

  在美国民间组织“安全食品中心”网站上的一张图表中,用不同颜色标注出了世界各地对于转基因标识的不同政策。欧洲大部分国家、中东几个国家和澳大利亚为严格执行强制标识的地区,中国被涂上了不深不浅的绿色,严格程度适中。

  目前,中国的转基因标识制度参照2002年颁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其中第一批实施标识管理的农业转基因生物目录包括大豆、玉米、油菜、棉花和番茄五种作物。此外,中国市场上也有一些已经进入商业销售的转基因作物并没有被要求标识,例如甜菜和木瓜。

  转基因标识在中国基本得到了严格执行,但“非转基因”标识却呈乱象。严建兵表示,中国市场上一些“非转基因”食品标识涉嫌虚假宣传。“例如,有的花生油宣称‘非转基因’,事实上,全世界都没有转基因的花生商品化,这是误导消费者、不正当竞争。”

  短期看来,中国的转基因标识制度并不会改变。2014年5月,农业部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监管工作的通知》对农业转基因产品,“要做到应标必标,标识规范,充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然而,也有农业部官员表示,中国的转基因食品标识管理会渐渐向美国的自愿标识制度学习。

  2014年10月,农业部科教司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与知识产权处处长寇建平曾公开表示,中国目前的转基因标识是最严格的,因为全世界只有中国采取了定性标识。而中国转基因食品标识管理的未来趋势,是从目前采用的按标识目录定性强制标识,发展到定量强制标识,最终到自愿标识。

  严建兵表示,在中国,考虑到中国国情以及舆论环境对转基因处于不信任的状态,为了加强转基因产品的推广,强制标识也是可以接受的,“虽然从科学的角度不是发展的方向,却是一个折衷的、可接受的方案。因为一件事情要做成功,不仅有科学的因素,还有太多社会、经济、贸易等因素。”

(XYS201508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