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是我的老师

  作者:石芯木鱼

  一

  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方粉”,我喜欢最先推荐给不了解方舟子的朋友看的方舟子的书,并不是曾经破除我们童年迷信和谣言的《神秘现象不神秘》,不是浅显易懂趣味盎然的《大象为什么不长毛》,也不是让我醍醐灌顶振聋发聩的《批评中医》,而是那本似乎孤立于科普之外的《我的两个世界》。

  《我的两个世界》里,我喜欢的篇章实在太多,书中的杂文让我能够从中触碰与理解方舟子的精神世界,而其中的“中美之间”、“美国传奇”,更将我对美国过去的种种停留在表面的印象化为了一次彻底的思考。于是当我在向朋友推荐此书的时候,每每让他们好好理解其中的美国篇。我知道前面的中国篇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喜欢,也自然而然地会因此理解方舟子的精神和情怀,我想这也许可以消除他们受媒体和大众影响而先形成的部分偏见。

  方舟子的科普这些年来带给我的改变,是很难用语言形容的。方舟子的科普,让我重新焕发了儿时对阅读的渴望,更体会到了知识带给我的巨大乐趣。短短的几年时间,自己思想上的脱胎换骨、焕然一新的感受,让之前的数十年仿佛变成了冬眠的蛰伏。还是在这短短的几年时间,自己因此而读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各类书籍,尽管许多不是方舟子所写,但若没有方舟子的启蒙,这些书便不知何时才有可能接触得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便要多停留在那个“冬眠”的时间、停留在更多偏见与无知里。

  我清楚,不是每个人读了方舟子的书都会有我这么多的收获。我知道大多数人都不会有,因为我一直以来对自己的阅读和理解能力都有十足的信心,同样的经历之下自己的收获总是多于旁人。不过这不要紧。在我看来,即便能收获到哪怕十分之一,对于我身边那些生活在浑浑噩噩中缺乏科学素养也缺乏精神寄托的人们来说,也足以成为一生的财富。因此我从未停止过不断地向亲朋好友们推荐,并始终热忱地邀请他们和我一起探讨这些知识的价值。

  我想我改变了许多朋友对方舟子的看法,并使得其中相当一部分人从方舟子的书籍、文章、微博中获益良多。对于人微言轻的我,或许不能做得更多了。在我的很多同学、亲戚看来,我常常也变成了一个“小方舟子”,当我在同学群中参与辩论转基因问题、中医危害的过程中,许多人也给我贴上了“偏激”、“态度不好”等标签,还有许多人也对我表达了种种担忧。我知道我无法阻止他们对我产生各种曲解和误读,所以无论他们怎么说,我只说我认为该说的话。而对于那些因为关心而担忧我的人,我尽量地向他们做出解释,成功地获得了部分人的理解甚至赞美,这让我感到了一丝快慰。

  我所能做的科普仅仅局限于我的周围,然而这已时常让我感受到艰辛与不易,自己的好意若是落在对方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外,那便会成为对我的怀疑――或是怀疑我的判断有误,或是怀疑我是听人讹传,更不必提怀疑我的动机。即便有着数年的信任基础和多年来优等生的光环,在自以为是的人眼中,也都没多大的分量。当怀疑逐渐消散,即使对方慢慢开始接受之时,之前漫长争辩过程中的论战也已经消磨了对方接受新知识的动力,更不必提那些不但没能消除疑惑,而因讨论产生更多隔阂的情况了。

  但是我毕竟还是成功了,至少许多成功的案例让我倍受鼓舞,让我觉得我做了有意义的事,我也的确改变了许多人的许多看法。可是,我在朋友面前表现得再像方舟子,我也永远不是那个真正的方舟子――那个孤身挑战上层权力和利益集团毫不退缩、面对威胁怡然不惧、那个在真实面前一丝不苟的大无畏的战士。

  我接触过线下的方舟子,也写过那个温文尔雅、亲和力十足的方舟子,与网络上的笔锋如刀的方舟子看似反差强烈,实则完全一致。这在很多人看来无法理解,却仅仅是因为大部分人并不懂得严谨的文字是如何“冰冷”。网上满屏感叹号的“咆哮体”、戏谑意味的“火星体”等等,似乎也能够赋予原本冰冷的文字感情色彩,可是却无助于我们用文字来描述事实的真相,或是给予事物客观的评价。

  二

  方舟子或许是中国树敌最多的人,原因在于他“冰冷”的文字。他因种种复杂的原因而遭到质疑与辱骂,招来数不尽的方黑。这些方黑中有一部分叫做“前粉”,之所以曾经是“粉”,我想他们也和我一样,多少曾经受惠于方舟子的科普,纠正了过去种种错误的观念和看法。而他们终于在某天“前”了,有些是因为方舟子的部分观念和他们产生冲突而终于不可调和,有些是因为被方舟子指出了谬误而被激怒,于是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支持”的“非理性”成分而愤而转黑。在这些人接下来的人生中仿佛就和方舟子“耗”上了,不停地对方舟子的文字进行反复的质疑,其中充斥着种种曲解和恶猜,在与方舟子的支持者争论中寻求来自其他阴暗角落的臭味相投的知音――由一次错误的开始扩充为无数的错误而一发不可收拾。

  我想这些人之前对方舟子的“支持”确实是“非理性”的,因为从他们成为方黑后的表现其实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其“非理性”的种种槽点。于是他们也进一步认为其他所有方舟子的支持者都和他们一样“非理性”,是像他们过于一样在“拜神”。这些前粉虽然承认了自己过去支持方舟子时的“非理性”从而否定了过去的自己,却无法相信现在自己变得更加“非理性”而成为了愚蠢的代言人。他们多半是相信自己在这段时间更加“进步了”所以才变得没过去那么“非理性”吧?只可惜人与人之间,有时候差距之大是会让人崩溃的,这个世界上毕竟有相当理性的人,这些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得“非理性”,而这些人对于方舟子的喜爱,更非来自于非理性的崇拜,而是来自于对方舟子的理解与尊敬。

  在有些方粉或者是普通围观者看来,方舟子并不是一个可爱的人,或者是一个能够成为“朋友”的人,这让我觉得很可笑。我自己也是一个容易得罪人的人,说话直言不讳,有时也显得一点都不可爱,不过能被我真正当做朋友的人,却没有一个会真正介意这一点,而我更无愧于他们,自信在他们眼里的那个冒牌“教授”,对于他们的人生有着种种积极的助益。

  我从不掩饰自己对方舟子的喜爱,也乐意称自己为“方粉”。我一直觉得刻意说自己不是“方粉”的支持者其实相当矫情,他们不过是想竭力撇清自己在网上一直都是非常冷静不带感情色彩罢了。其实在我看来,你若真正对自己的理性程度自信,又何苦需要竭力掩饰自己不带感情色彩呢?是人皆有情感,莫让情感左右自己的判断,这点确实相当难做到,但如果非要说有了感情色彩就会偏离事实,那这个人的理性基础也未免过于薄弱了。

  方舟子是我的老师,他教给了我长大以后最多的知识,我若不喜欢他,不尊敬他,不希望获得有这样秉性的朋友,那才是一件天大的怪事!

  我有两本方舟子的《我的两个世界》的彩蛋签名本,一直被我视作珍宝。书中的彩蛋签的是:“江山无限苦情伤”。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不理解方舟子,又怎能读懂方舟子,读懂其冰冷文字中的热情,读懂其朴实文字中的智慧,读懂其严苛文字中的勉励,读懂其简单文字中的严谨?

  有空我还会再去读一遍《我的两个世界》。

(XYS2015073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