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华南农业大学陈晓阳校长的一封公开咨询信

  华南农业大学陈晓阳校长您好,本人是华南农业大学的一名教师,有感于最近华南农业大学的一些政策与通知,与若干同事商讨后,特发此信向您公开咨询。因为学校的校长信箱平台需要登记实名和手机号才能向您发送信息,为保护个人隐私,特借用第三方平台向您咨询请教(很多华南农业大学的老师都自称为土包子,对学校的很多政策意见有看法但不知道怎么适当而不受伤害地向您反映),望您海涵。

  第一个问题:这几天出来了“新一轮人员聘用工作聘用岗位及人员名单公示”。结果不出很多年轻教师的意外,岗位级别基本都是靠年龄资历排队。为什么会有这种结果呢,陈晓阳校长您心中应该很清楚:每位老师过去四年的所有成果和荣誉,在填岗聘表时分别被划分到“直选”和“评选”两个栏目的多个条条框框里面。本来表格的各种条件组合就让人看不懂,结果您在各学院岗位聘用工作开展前的几天,又临时通知各学院院长开会:“‘直选’栏目里面填写的多个条件全部不看,只看当前岗位的已聘用年限”。有了这样的前提,评选结果偏向哪边不言而明,但您说这样做公平吗?如果不是您的本意,请您回答是为了什么利益集团挟持了您做出了这样艰难的决定,陈校长是不是应该考虑换一种生活方式(陈校长也是这个政策的受益者,当然陈校长应该不需要这个政策也能达到当前的聘用岗位)?陈校长您制定的新政策“讲师在两个(还是三个?)聘期不升为副教授即转岗或者辞退”、“岗位考核不合格即转岗或解除聘用”(据说某些学院已经有老师因为岗位考核不合格即将转岗)条例时可是毫不含糊的,为什么在岗位聘用时规则可以朝令夕改,有如儿戏呢?难道陈校长认为最公平的办法不是“所有工作逐条打分从高到低排列”吗?若是如此,请陈校长向我们解释您当前岗位聘用实施办法中“部分成果算,部分成果不算”的精妙之处,也好向兄弟院校推广经验。

  第二个问题:学校现在对出台了一系列规定,“2016年后评副高职称时,出生日期在1980年后的老师必须有出国经历”,“讲师一年主讲的专业课程至少两门,副教授一年至少一门”等等(本人记忆不好,以上数据不太确凿,加之本人对繁文不感冒,没能找到原始文件一一核对,请原谅,但确实有这些规定)。我想请教您:您给讲师规定了一系列的条条框框,那么讲师在华南农业大学里面获得了哪些支持呢(除了后文提到的“青年教授”和“青年副教授”政策外)?这么多年来,青年骨干教师培养项目的配套经费有真正落实过吗?年轻教师现在主要分配在泰山区28栋公寓居住,这栋孤零零的楼建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华农飞地,还靠近两条主干公路和高速公路,噪声很大,灰尘很多;周围没有任何公共设备,很多年轻老师的父母带小孩,只能坐在公寓的台阶上,或者直接坐在公寓空地上。您亲自去看过这种让人心酸的场面吗?就这样的居住条件,您在去年修改了租房条例,在校工作超过五年的老师,租学校的住房时必须与已买房的老师同等看待,租金提高为每平方接近50元(一个房间大概为20平方,学校每月收将近1000元的房租)。请问您在修改政策前有对比过广州其他兄弟院校的租房价格吗?有对比过附近的房租价格吗?如果有的话,难道是参考了五山花园的租房价格吗?另外陈校长您是不是认为工作了五年的教师就能够买得起房,就应该不占学校的住房资源呢?

  第三个问题:陈校长对于提高华南农业大学的科研水平非常急切,设立了“青年教授”,“青年副教授”等岗位,但是您关注过华南农业大学的科研诚信吗?互联网上(包括在新浪微博和新语丝等网站)对华南农业大学某些教授和副教授存在的科研问题的举报连篇累牍,您有公开处理过一件吗?没处理的原因是因为没人直接向您反映还是您太忙了还是从来不看网上的信息?还是您认为这些都不重要?

  第四个问题:华南农业大学这几年并不缺钱,陈校长您这几年修建了“五湖四海一片林”工程(实际上还不止一片林),校园的绿化工程做得实在太好了。包括行政楼前面的很多空地也经常是“先种草,后植树”,“种了挖,挖了种”,很多学院大楼建了没多少年,地板就翘起开裂,只能重新打掉再铺。这些项目的费用积累起来,应该是个大数目吧。请问陈校长我们能够从什么地方看到这些项目的具体开支公示(我们当然相信陈校长您是干干净净做人的,但是您手下其他人是不是都是呢?毕竟十年来,华南农业大学的书记和后勤处长等领导都被抓了好几个)?此外这几年来,学校支付的课时费不升反降,甚至还不如大学生家教,陈校长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华农招生人数减少?国家拨款减少?还是学校开支增多?

  第五个问题: 华南农业大学于2013年制定了繁杂的平时考核规定,规定在课堂上,老师至少要点3次名,学生至少要做3次作业、回答3次问题。教务处推行的时候,很多普通一线老师根本不知情,虽然教务处美其名曰征求过部分老师意见。结果条例实行时,学生抱怨说好像“回到小学”,教师抱怨时间不够负担 加重(见凤凰网新闻)。当然这个条例在大部分老师的一致反对下,教务处在一年后已经默认不再强求老师一刀切了,不知道陈校长当时是否知晓这些事情?此外陈校长推崇的“去理论学时,增实验学时”方针,导致了很多课程的理论学时只有28到32学时之间,基本内容都讲不完。请问陈校长是如何讲完一门课程的呢?也请您告知您上课时间和地点,我们好去观摩学习(以前正方教务系统是可以查到某个老师的上课时间和地点的,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系统已经没有这个功能了)。

  以上是本人及多名同事最近一段时间的一些困扰,百思不得其解,挥之不去,还望陈校长能从百忙中抽空以公开方式解答,非常感谢!本人直来直去,上述咨询若有得罪陈校长之处,还望陈校长海涵!!!

(XYS2015072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