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及海淀法院的六个分不清

  作者:宇筠锋

  方崔论战的绝大部分我都看过,我觉得一目了然的是,双方确实都有贬损对方之处,但在贬损的数量、程度等方面又明显有着天壤之别。

  我的印象中,崔永元大抵如此:基本不会就事论事谈转基因,只会上纲上线贬对手。本应紧紧围绕转基因来论是非,比如,针对方舟子批判反转谣言的论点论据论证,崔若真能如方那样有理有据的话,他应该逐一或择几地以自己的论点论据论证来直接予以反驳――这才是正经的辩论;而崔却几乎总是远离主题、东拉西扯,扯爱国、扯阴谋、扣帽子、扣屎盆……这种老是离题扯远的表演,明显地暴露了崔永元无力从理性上去捍卫其“为国为民”的反转谬论,于是就只能靠感性上的抢占道德制高点式的发泄、甚至是撒泼打滚式的发泄来掩饰内心的虚弱。

  对于方舟子偶尔的抑制不住的气恼或兴致而回击的冷嘲热讽、反唇相讥,崔永元时常是满怀悲愤兼委屈而表面上却又要装成是举重若轻似地四处宣扬:“还说我骂人,你不也在骂人吗?我都是学你的!”从我看了的那么多方崔间你来我往的交锋以及崔永元那句“你们真没觉得方是民是流氓和骗子?”的判后感言来推断,从我读了的“法院”那充溢着双重标准和“睁眼瞎”的、且又“和得一手好泥”的判词来看,崔及“海法”似乎大约只能分清一和二、男和女一类极简单事实的区别,对稍微复杂些的,他们就基本上分不清了。比如――

  1)分不清时间的先后:往往都是崔永元最先开骂,方舟子被逼急了或正好赶上有趣的词句上才偶尔适度地回敬。比如:崔先将方黑们对方的攻击比喻为“溜方”,而方是在随后才斥责道“疯狗还想溜人!”

  2)分不清人与物(事):方舟子常常是针对反转谬论或造谣制假的那些谎言予以讽刺挖苦,崔永元则往往是大搞人身攻击。

  3)分不清团体和个人:方舟子一般只是泛泛地批判反转或造假的那些团体,崔永元则经常是在反复地明确地咒骂个人。比如:“僵尸主持人”不能认为是专指崔永元,因为被方揭过假的主持人多了去了;“疯狗溜人”中的“疯狗”更不专指崔那一头,因为方黑们更是有一大堆;而崔常挂嘴边的“肘子”“一日一夹头”则明显是分指方先生及其好友司马南。

  4)分不清粗野和文明:崔永元的不少谩骂都充斥着污秽与暴虐(便便、粪坑、嗑普骗钱、流氓集团头子、一日一夹头等等),而方舟子的绝大多数反击则文明幽默的多。

  5)分不清多与少:崔永元的口水(大多掺杂着粪水)铺天盖地,方舟子的回击则类似星辰闪耀。连幼儿园小朋友都分得清的那么明显的多与少,崔和海法竟然分不清,这在我看来是最最可笑的地方。

  6)分不清方舟子的“以理性为主、以感性为辅”与崔永元的“几无理性辨析、过多感性发泄”这种更复杂些的状况的差别。

  ――正因为有这么多的分不清,才有那些可笑的“我也试试他的逻辑和辩论方式”以及多处自打脸又睁眼瞎的和稀泥判词。

  究其实,崔及海法真的分不清的可能性我看很小,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我推测:崔是因为耍无赖耍得太过习以为常了,并且面子又大如天,于是只好很“真诚”地分不清;海法则是意图在大众面前摆出它那一碗水端得特别平的pose――45000对四万五,平得分毫不差剑 ―同时又竭尽全力去争取两边都不得罪,尤其不能得罪乘豪车居豪宅的政协委员那样的权贵。

  法治,说到底也是一种人治,因为立法在人、执法更在人。有着如此精于和稀泥的法官,更有着以千钧名利重压法官们的庞大权贵关系网络,中国距离哪怕是雏形的真法治我看也遥遥无期啊。但愿我的悲观估计并非未来的事实。

(XYS2015071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