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骗子和流氓

  作者:贾湛

  看了方舟子崔永元均侵权的法院判决,实在让我进一步加强了一个意识:衙门堂堂开,有理无钱(或权)别进来。我不知道三权不能分立的社会,还有什么正当理由说可以司法公正。最好笑的是我看到一个文章,说三权分立属于资产阶级的腐朽理论。这种文章能写的出,也只是我们共和国的理论家才有。我们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国家,竟然只会教条地运用他的阶级斗争的原理,而对阶级斗争理论精髓却一窍不通。它的精髓是讲:真理是要在阶级斗争的狭缝中成长的。马克思虽然没有直接说过这话,但它的理论隐含了这个意思,结果所有逻辑能力差缺乏批判精神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都没有理解到他理论的精髓,相反较为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领会到了,他们改良了他们的社会,让他们成为越来越发达的国家。

  垄断,无论是经济的垄断还是思想的垄断都是专制的来源和表现。思想的垄断是名副其实的专制,因为自由最起码是思想的自由,连思想的自由都没有,则不要谈言行的自由了。现代社会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人们不懂这个道理。随意让人网上禁言的网管很象是从秦朝来。经济上的垄断会间接地导致思想的垄断,同样会让老百姓有理无处说。马克思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是因为资产阶级虽然看来人数上少,但金钱可使鬼推磨,可以动用国家机器来维护他们的不合理剥削,运用媒体的影响力编造骗人的理论来愚化大众,所以不能团结起来与资产阶级抗衡的无产阶级注定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赚钱有两种主要方式,一种是搞出真正的科技产品,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自己获得应得的部分;另一种是从别人的口袋里掏钱。后一种说详细点就是制造伪劣产品骗钱,或把没有多大益处的产品夸大,赚取黑心钱,不过大部分资产阶级采取的是隐蔽点的手段,如马克思揭露的赚取工人的剩余价值的手段。显然要想社会文明的发展,只有整个社会主要用第一种方式搞经济才行。于是健康的社会经济理论围绕这个问题展开。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是因为运用健康的社会经济理论,成功地克服了思想垄断和经济垄断,政府站在中小散户一边,让利益集团产生一定的相互抗衡,才不至于让媒体为骗子服务,逼迫资本家用第一种方式赚钱。

  老百姓中会有绝大部分人认为一党制不可能不专制,我并不完全赞同,如果这个党能够保持自律,完全用科学方法来建立党的理论,并且党政分开,同样可以实现三权分立。同样可以让政府站在经济力量薄弱的中小散户一边,逼迫资本家正确地投资。同样可能产生很高的经济效果,社会发展的速度不一定低于目前发达国家的政治制度。这种政治观点猜想正是自称保守的改革家扬振宁能回国定居的原因之一。问题是我们现在的政府是一个怎样的情况呢?朱榕基曾说过,把拟定改革方案意见征求稿给各部门看,这个部门不同意这个,那个部门不同意那个,转了一圈回来后,所有的改革意见全否定了,可见没有恰当的科学程序的改革谈何容易。一个政治凌驾于社会科学之上的社会,哪来正确的社会科学理论,落后的人文社会理论又怎么能产生好的政治,政府又怎么可能处理好各种社会矛盾和利益集团之间的经济冲突。于是在政府能力低下的情况下,政府被某些强势利益集团绑架是非常容易的事,中国最典型的是中医利益集团已经完全绑架了政府,只要看看只会胡说八道的中医在所有大小媒体上到处说教,而反对它的哪怕说得再有理也不给进入官方媒体机会,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媒体虽然不能骗所有人,但可以欺骗从小就在信息不对称的环境中长大的绝大多数人。可悲的方舟子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顽强与骗子作战的勇士,不了解这一点,那么你就会相信,方黑的新代表人物崔永元的话:他是一个骗子和流氓。

  民间流氓一词常用于强奸犯或没有被绳之以法的性侵犯者。而百度词条中是给出这样的定义:“一般是指不务正业、经常寻衅闹事、文化素质较低的人,也指那些对他人不尊重、对他人有下流语言或动作或思想流氓的人。”方舟子不为别人打工,方黑们主要根据这一只点说他不务正业,按这个说法,马克思也是不务正业,我们的指导理论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搞出来的。如果把经常揭露骗子、指出官员的腐败和民众的愚昧说成是“经常寻衅闹事”那么鲁讯该是个大流氓。生物学博士又不是党校毕业的博士,这样的文化素质算较低够得上流氓,则全国人民都该是崔永元口中的流氓了。流氓动作网上无法看到,但对他人不尊重有下流语言,则网上一查就可以查出。法官只要用手指动动一些可统计一些流氓词汇的软件就知道谁的语言污秽不堪了。新语丝网记录了方崔辩论的全部内容,法官们难道懒到运动手指不需要几个小时统计统计的事也不愿做吗?

  骗子说别人骗子一般很心虚,所以骗子敢于反咬揭露骗子的情况是很少的,但我们的社会骗子会围攻揭假的人并非常得势,这是古今中外的奇观。骗子说揭露骗子的人是骗子,其手段无非就是造谣传谣。如今方舟子崔方双方都在攻击对方撒谎造谣。从他们的论战中细致分析,其中的“造谣”大多是传谣。俗话说,谣言止于智者,然而一个信息相当不对称的社会,许多智者也难以分辨什么是谣言什么是真相。况且长期的愚化环境哪来的大量智者。骗子王国的骗子们非常得益于这样的环境。

  要识别骗子,就要搞清楚谁在造谣,谁在传谣。所谓谣言,就是指不符合实际的谎言或假的信息。如何提高辨别真假信息的能力?下面我用我教了十多年信息检索课程中的知识,为大家简略概括一下如何判断信息的可靠性。我们每个人的信息量是很少的,常常需要引用他人的文献,而文献分:零次文献(如手稿笔记博客文章等)、一次文献(指正式出版的文章)、二次文献(属于检索工具)和三次文献(指在一次文献基础上总结归纳进一步加工后的文献,如手册、字典、百科全书和教科书等等)。其中一次文献比零次文献可靠(因为一次文献在发表时有专家审稿),三次文献比一次文献可靠(三次文献经受了时间的考验)。而一次文献中,核心刊物要比非核心刊物(相关文献和边缘文献)内容可靠,这是因为核心刊物是专业性很强的刊物,容易组织专业素质较高的人来审稿,而象一些一般的大学学报文理什么内容都有,几乎无法一一组织强大的专家团队来审稿,自然内容的可靠性差很多。进一步说国际著名的刊物(权威刊物)的信息可靠性要比不发达国家的所谓核心刊物高许多。懂得这点知识就知道谁在传谣了。中国人象小崔这样的年纪的文科人士学过没有学过信息检索这还是一个问题,就算学过,许多国内的教科书都没有信息可靠判断这部分,绝大部分老师也不去讲,从小崔的言论可以看出他引用的方黑的文章大都是网络文章,就是说几乎全部来自不可靠的零次文章,连一次文献内容引用几乎都没有。食盐是氯化钠等他都不知道,说明他最低年级的教科书上的内容都没有学好。至于他的英语水平就别说能看了懂国际权威的文章了。而方舟子是堂堂最发达国家名牌大学训练出的生物学博士,他引用的信息来源几乎都是可靠的国际权威刊物上的内容。可见方崔两人谁容易传谣呢?法官不懂生物没有关系,难道这点信息检索的知识都没有吗?不被人笑话才怪呢?许多人传谣并不是有意的,真正的坏人并不多,大多是分不清信息的可靠性。难道法官不能通过这场官司为人们提高点信息素质作点贡献吗?

  崔永元辩论时,常常提到方粉,说方舟子常常雇佣水军骂人,围攻科学家(他把几个不学无术的理解能力和他差不多水平但有些头衔的人称为科学家)。常常雇佣水军?有许多粉丝的崔以为方舟子和他一样是娱乐明星了。支持方舟子的人大多是科学文化知识很高的阶层,他们只是觉得方舟子的话正确才支持他,当然确实有象罗永浩亦明寻正刘华杰等水平半不拉子的前方粉,但方粉常常会成为方黑。有那么多人从方粉到方黑,正说容易盲目崇拜的人们性格上的缺陷,也证明了方舟子从不搞拉帮结派,方舟子就是方舟子,只认对错不认人。哪怕是经常支持他的,只要发现他有问题,他照样严厉批评。我们的社会能有多少这样的人?我常常在路摊上看下棋,常常插嘴,但因为两边插,于是其它人总会气愤的责问:你究竟帮哪边?我回答说我不帮哪边,只是有棋说棋。可见中国人大多习惯站队,而不习惯追求真理。

  关于流氓,我倒觉得民间的定义很有趣,即强奸犯或没有够上法律制裁的性侵犯者叫流氓。做爱本来是愉快的事,但违背对方的意志做爱就变成了耍流氓。问题是有些流氓不一定有意强迫对方的,他们常常自作多情地以为对方喜欢了自己才有耍流氓的言行。崔永元奚落方舟子博士“求职无门”“三无人员”的谣言,出于北大一个哲学教授叫刘华杰。他在网上写了一篇文章很有意思。文章标题是《我和方是民(方舟子)的那点事》。每个人都可以在网上查到,去看看其内容。流氓造谣是无底线的,他会以污辱你的人格的方式损你。去看看这篇文章是怎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怎么把一个小人的心理去强加在一个英雄身上的。一个情愿抛弃优厚的科学家的待遇,不顾生命安全选择为人民揭露骗局,为的祖国的反腐事业尽力的英雄,会去伪科学的大本营享乐,会去与一些御用文人入伍?如果说方舟子是当今社会最招恨的人物,那么所谓“北大科学传播中心” 这批“哲学家”们则是全中国老百姓最痛恨的一簇人。中国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骗子?全是这些哲学家们的功劳。哲学家本应该是十分崇高的称谓,可是现在老百姓一提是搞哲学的哪个不嗤之以鼻。可见当代的所谓哲学家大话空话废话错话太多了。那些坑爹的政治思想教材有几个学生不讨厌的。正是这些哲学家们给我们思想上的“营养”,让我们大众分辨不出哪些知识和信息是可靠的,哪些是虚假的。思想观念影响其它所有的精神产品,所以最需要严密地讨论,可是,我们的政治思想方面的教材往往是统编的,具有特权的编者毫不严谨地罗列领袖的话语,强制全国学生学习,哪怕有人有一点质疑都会有大帽子等着你,这样的教材还有什么科学性。看看吴国盛田松等人的文章,他们把科学降到与宗教迷信以及传统文化一样的程度,如今宗教迷信盛行,人们追求真理的意识薄弱,正是因为人们在这种教育文化环境下不自觉的认为所有真理是相对的,没有知识可靠性可言。不去判断信息或知识可靠性的人们,怎么可能有辨别骗子的能力。哲学界刘华杰姜晓原等人原来都是反对特异功能和中医等伪科学的,可是为了升职他们可以出卖灵魂转为宣传伪科学。哲学界尽是这类投机分子,我们社会的人文思想会是一个怎样的状况?正是这些政治的御用文人搞的政治思想方面的教学,让本该用学这些死记硬背东西的大量时间把基础知识打牢的学生们筋疲力尽,只能做梦为国家做贡献。

  无独有偶,用类似这种污辱人格的方式造谣,网上还有许多人攻击杨振宁,说他晚年到中国来骗吃骗喝。这种十分低劣的手段竟然也能迷惑众多的网民,连我学物理的大学同学都相信,这个社会太奇怪了。一个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要落户到哪个国家不可以,哪个国家不会以此为荣,他对世界的贡献,只值一千万元的别墅?如果说爱因斯坦的理论是人类无法计算的财富的话,那么比爱因斯坦的理论更进一步的扬振宁的规范场论的价值,恐怕把李河君、王健林、马云等加起来的总资产翻不知多少倍也无法比杨振宁的思想能产生的价值多。许多谣言是那么容易被击破,只要你动动脑子。尊敬的法官,知道你们办案很为难,但如果连一些十分低级的谣言都分不清,怎么让人看不起?

(XYS2015071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