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困境

  作者: 林忠平

  按:本文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林忠平教授在6月18日转基因沙龙第二期活动中的发言摘要,在本次“转基因标识与公众知情权”沙龙中,林教授强调:如果没有物种之间的基因转移,就没有世界上的生物多样性。

  对新技术的使用都有管理和控制的问题。我常讲的是,比如说人类发明了菜刀,有了刀,我们做食物就快很多了。菜刀也还可以拿来砍人,秦朝的时候就不允许用刀具,这个是有一定危险性的。

  转基因作物里面若转入蛇毒蛋白基因,稻粒也会有毒。所以转基因食品里不会转入毒性基因。若把一些毒蛋白做为药品来生产也是可以用转基因技术的。人类有清醒的认识和严格的管控,保证外来基因的安全性。

  有一个概念希望大家都知道,转基因是自然界存在的现象。

  从生命演化的过程来看,如果没有物种之间的基因转移,就没有世界上的生物多样性。这本来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但是转基因就被误认为是逆天的行为。有人觉得每个物种都是老天爷做的,其中的基因是不可动的。只要基因跑到别的物种身上,天下就会乱了。

  实际上生命演化最初的时候,就是靠不同物种间基因的转移,而出现多样化的生命世界。比如现在绿色植物中的叶绿体,就是被包容进来的一个吸收和转化光能的基因库。线粒体基因组也是外来的善于能量代谢一群基因。所以地球上发展了大量的植物,出现了繁荣的绿色世界。从科学角度讲,转基因的过程不是逆天行事。当然,物种之间基因交流也有基因隔离,猫跟狗之间就不会随意交流基因。所以,世界上既有基因的隔离,又有基因的转移,对此要有科学的认识。

  小麦叫做异源六倍体,它是三个物种的基因凑起来的,历史上的小麦就是这样形成的。如果没有这样的组合,就没有小麦。我们今天吃什么?

  近几年我们做的一项工作是水稻内部基因的调整,得到一种水稻耐储存的水稻。因为普通的稻米放在仓库里面储存久了,里面就会出来哈拉味儿,因为有过量的脂肪酸氧化了。我们要做的是基因表达的调整,就减少了谷粒里脂肪酸的氧化。这实际上用了一个转基因的技术。研究过程中,我删除了外来基因,最后剩下的基因都是来自水稻的基因,没有外来的基因。这个将来要不要做标识,我就不知道了。

  关于标识,首先,如果说标识这方面考虑,我认为中国可以借鉴美国的经验,学习他们过去那些做法。

  第二,现在的情况是有些人随便乱说话,阻扰农业高技术的应用。事实上,现在中国已经造成这样一个情况,我们的农业要用高新技术非常困难。美国转基因技术的新进展。而我们现在是实验室里面出论文不会比美国人差很多。但是我们的产业化,跟美国差距很大。这关系到国家富强的问题,没有农业的安全就没有国家的安全。如果我们吃的、穿的都要靠国外进口,国家哪来安全。我们忧虑的地方是靠政府给的那一点转基因专项经费要做产业化是不够的,转基因的投入越来越少,而美国是很多企业来发展的。我们跟中国企业家谈到这个技术的时候,谈到高新技术的时候,他们也很高兴。可是一说到这里面牵涉到基因的改良,这个时候他们就说我们不能做。所以,我们的基因改良研究的产业化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我本人不是忧愁论文什么的,可是我担忧的就是我们国家的农业技术的发展,尤其是种业的发展离不开植物基因的改良。

  转基因技术的利用甚至也会牵涉到医学、环保等许多方面的问题。现在做环保有人主张用一些化学制剂去修复。他们图的修复得快。如果用生物技术的话,成本低,有利于生态环境的优化。比如重金属污染,还有塑料的降解物等等,这些技术都可用基因技术。可是有人一听说转基因技术,就不赞成。环境修复的基因技术也处于困难之中。

  现在商家怕媒体和舆论上说一些不利的话语,所以他们不肯在这方面出钱。我接触过的几个老板跟我谈工作还是很多的,也许他们愿意借用高等学府的名气,可是真正一牵涉到基因改良的高技术时,他们就不说话了。

  来源:基因农业网

(XYS2015063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