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与“愚昧”的冲突与选择

  作者:方玄昌

  关于转基因食品的知情权是什么,它可以分为几个层次。其中第一个层次是公众有权了解转基因食品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它跟普通食品有没有本质的差别、它的安全性究竟怎么样。我认为第一个层次是最重要的,第一个层次问题解决之后,后面的层次就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它跟普通食品没有本质差别。

  并且,如果我们把对它的管理因素加上去的,则意味着转基因食品是有史以来最安全的食品。假设这个知情权被广大公众获悉以后,后续真正需要标注的是反而是非转基因食品,应标注非转基因食品以表示它相对不那么安全,这才符合事实和逻辑。

  所以我一再说,如果一定要谈知情权,那么我们这些科普作家及科学家是在赋予老百姓知情权,而反转人士则是不断用谣言剥夺老百姓的知情权。

  但由于谣言的力量巨大,全民都已经被谣言牵着鼻子走,最后把转基因彻底妖魔化,我们现在的逻辑已经走向反面,人们先入为主地认为转基因食品不安全,因而要标注转基因食品,这可以说是科学技术史上最荒唐的一幕。转基因的历史比喻,之前人们拿照相机和铁路进入中国类比,其实还有一个更恰当、更有意思的案例,那就是自来水进入中国的遭遇。天津建成第一家自来水厂的时候,当时媒体上有很多漫画,说喝了自来水的妇女会生怪胎,三代以后中国人会绝种――情况跟现在何其相似。

  很明显,如果我们把自来水看成是一大类水的话,则它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安全饮水,却被妖魔化成最不安全的水,人们宁可选择大肠杆菌可能超标的“天然水”;天津建成第一家大型自来水厂以后,当时用那个自来水做出来的饮食,跟现在一样也要“标识”――这壶咖啡是不是用自来水煮的?你一定要告诉大家,否则可能会有麻烦。但是现在,我们还有必要标识自来水吗?

  现在的转基因食品,尤其是第二代转基因食品,属于功能食品,具有保健功能,却被污蔑为吃了之后会“三代绝种”。再过一百年,那时的人们看我们今天反对转基因的情况,跟我们看一百年前人们反对自来水的行为是完全一样的。

  最近一段时间,崔永元等人已经从质疑转基因的安全性全面转向所谓的知情权。我很想问问崔永元,他有没有考虑过知情权的代价。知情权有代价,其代价随着知情权边界的扩大而扩大。比如说这杯水,如果我无边地要求知情权,要求标识这里面每一个分子从哪个大洋里面蒸发上来,然后落在哪个地方,汇入哪条河流、流到什么地方才被我们获取,甚至要求标明它在地球上存在的45亿年里都经历了怎样的历程,最后才进入这个杯子里面,如果是这样做的话,这杯水是没法喝的,因为世界上所有财富加在一起也买不起这杯水。

  作为普通百姓,我们原本没有必要为了解一种食物的生产方式而买单,正如同没必要去了解一个水分子的来历和构造、只要清楚自己喝的水是否安全就可以了。

  正因此,我认为一些人把转基因的知情权等同于标识的观点是错误的。我的主张是:我们应该学习美国,不标识,在规范管理、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让大家在不知不觉中吃下去。持续近两年的“方崔大战”,最初缘起于崔永元捡到媒体误报的方舟子的一句话而来――当时方舟子说“我们要创造条件让中国想吃转基因食品的人能天天吃到转基因食品”,媒体误传为“应创造条件让中国人天天能吃到转基因食品”。方舟子澄清此事、强调百姓的选择权;但在我看来,“应创造条件让中国人天天能吃到转基因”并无不妥,美国人可不就是这么干的吗?政府创造条件让老百姓在“无标识”“无选择”的情况下吃到一类更安全的食品,这与九年制义务教育“强行剥夺人们的愚昧权”一样值得称道。

  这个主张的前提(理由)是:我们今天探讨知情权这个话题,以及将来具体如何标识的问题,本来就是人造出来的(即姜韬老师所说的“缺乏内核”),我们本来没必要探讨这个话题,关于转基因的一切话题都是因为谣言横行、绑架了百姓和政府而来。转基因标识,本来就是对谣言与愚昧的一种妥协;如果转基因没有被妖魔化,那么标识、以及给老百姓做科普,都没有必要。

  最近,田松等人又在反复强调老百姓有愚昧权,我很想建议反转人士自己先打一架、商定自己的主张。他们如果真的要强调愚昧权,那就请不要再强调知情权――你都选择愚昧了,还要知什么情?

  今天我们举办这个沙龙,怀着一个愿望。如果所谓的“知情权”成为反对转基因的最后堡垒、最后借口的话,我们有必要先认清它,然后攻克它。之前很多媒体在报道转基因问题时被谣言裹胁;期望未来我们的媒体报道不要再被虚无缥缈的“知情权”所裹胁。 (整理自6月18日沙龙发言;部分内容为新加)

  来源:基因农业网

(XYS2015063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