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腾飞如此靠抄袭与捏造讲美国历史

  ・方舟子・

  著名中学历史教师袁腾飞新近出了一本书《世界历史很有趣:袁腾飞讲美国史》(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实际出版方为“中南博集天卷”)。有一个读者发现,其中有一章“总统皇帝共江山”是抄袭我写的《假做真时――美国皇帝诺顿一世传奇》。消息传出后,有些人辩解说,都是写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不可能有抄袭。比如有个叫“仙人指路010”的,如此说:

  【我个人不喜欢袁腾飞,但我认为方舟子指责袁腾飞抄袭他的历史科普,是无理取闹。打个比方,你说肯尼迪是被刺杀的,他也说肯尼迪是被刺杀的,而事实肯尼迪确实是被刺杀的,怎么就成他抄袭你了呢?再者,科普的目的不就是普吗?就算别人学舌,那不正说明科普见效了吗?给历史事件盖私戳,这是什么精神病?】

  认为写历史的文章不存在抄袭,或认为历史科普就活该被抄袭,这种人才是“精神病”。如果这种“精神病”观点能够成立,那么人人都可以出一本历史科普书,比如把《世界历史很有趣:袁腾飞讲美国史》抄一遍,署名“仙人指路”,改名《世界历史很有趣:仙人指路讲美国史》,袁腾飞肯定是不干的。

  写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当然也存在抄袭。因为同一个历史事件、历史人物,不同的人来写,即使依据的史料是一样的,也可以有不同的写法,不同的措辞。如果两篇写同一个历史人物的文章,不仅布局谋篇相同,用语也高度雷同,不可能是独立写出的,当然存在抄袭。

  那么谁抄谁呢?当然是后出的抄前出的。媒体报道这个抄袭事件时,说袁腾飞新书抄袭我出版于2012年7月的旧书《我的两个世界》。有人说在2012年年初袁腾飞讲美国历史的视频里已讲过这个美国皇帝,反过来怀疑是我抄袭袁腾飞。实际上《我的两个世界》是我的文章合集,而《假做真时――美国皇帝诺顿一世传奇》一文写于2004年2月,发表于2004年5月《万象》杂志,谁先谁后是显然的。还有人说我那篇文章是抄袭中文维基的“诺顿一世”条目,理由是我文章中的一些数据与中文维基的条目相同,而与英文维基的条目不同。但是中文维基的“诺顿一世”条目创建于2005年5月17日,难道我坐了时间机器飞向未来抄袭了再飞回来?

  证明了谁先谁后,我们再来证明二文的高度雷同。做一个简单的对比即可知,袁腾飞不仅把我的文章的结构、内容照搬过去,把我的用语也都照抄过去(做了一点无关紧要的、往往是点金成铁的小改动)。逐段对比如下:

  方文:

  旧金山主要报纸《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1880年1月9日的头版头条是“Le Roi Est Mort”(法语“君王驾崩”),宣布:“美国皇帝和墨西哥保护者诺顿一世逝世。”

  袁文:

  1880年1月9日,美国旧金山最主要的报纸《旧金山纪事报》头版头条的新闻是:皇帝驾崩!美国皇帝和墨西哥保护者诺顿一世逝世。

  方文:

  众所周知,美国独立之前是英国殖民地,独立之后一直实行共和制,1月9日又不是愚人节,怎么冒出了一名皇帝出来?这位皇帝当然是自封的。古今中外,以皇帝自居者数不胜数,直到当代中国农村,还经常上演皇帝登基的闹剧。

  袁文:

  美国自建国之初就确立了总统制,从来没有听说有过皇帝,1月9日也不是愚人节,报纸怎么会登这么个东西?美国皇帝还兼墨西哥的保护者?这个皇帝一定是自封的!古今中外以皇帝自居的人数不胜数,其实很多是狂妄之人的闹剧。

  方文:

  真正得以君临天下者少之又少,按成王败寇的规律,众多的失败者下场都很悲惨,若不被杀、坐牢,就是被送进精神病院了。但是这位自封的美国皇帝,手上无一兵一卒又穷得丁当响,却生前深受爱戴,死后备极哀荣。

  袁文:

  一般来说,这些人的下场都很悲惨,如果不是杀头坐牢,就只能进精神病院了。可是这位自封的美国皇帝虽然手上没有一兵一卒,穷得叮当响,生前却深受爱戴,死后备极哀荣。

  方文:

  这只有在美国这个国家,而且只有在旧金山这个城市,才可能发生。只有一个民主而且有高度言论自由的国家,才会容忍有人自封皇帝发号施令;也只有在一个浪漫的城市,才会欣赏并且利用这种假戏真做的小丑。

  袁文:

  只有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只有在旧金山这样的城市,才有可能发生这一切。民主国家言论高度自由,居然能够容忍有人自封皇帝,发号施令;旧金山是一个浪漫的城市,才会欣赏并且利用这种假戏真做的小丑。

  方文:

  像某些出身草莽的皇帝,约书亚・诺顿(Joshua A. Norton)的出生日期曾经也是个谜,其墓碑上刻的出生年份为1819年,《旧金山纪事报》的讣告则说他享年大约65岁(也就是大约出生于1814 年)。现在我们根据教区出生记录,可知他于1811年1月17日出生于英国,1820年随父母移民南非。他的父亲在南非经商颇为成功,因此在诺顿于 1849年在美国西部淘金热中到旧金山闯天下时,口袋里装着父亲给他的4万美元巨款当种子资金。

  袁文:

  这位著名的美国皇帝诺顿一世,墓碑上刻的出生年份是1819年,讣告上说他享年大约65岁,看来生年都是一个谜,只知道他是一个英国人,1820年左右随父母移民南非,父亲在南非经商特别成功。诺顿在1849年的美国西部淘金热中独自来到旧金山闯天下,口袋里揣着父亲给他的四万美元巨款,这在当时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方文:

  诺顿起初在旧金山从事多种生意,炒房地产、给金矿提供工具、卖大米等等,也干得颇为成功,到1854年已拥有了大约25万美元的资产,成了旧金山最受尊敬的商人之一,被朋友们戏称为“皇帝”――这大概是他后来自封皇帝的灵感。

  袁文:

  诺顿起初在旧金山做过多种生意,干得风生水起,到1854年时,他已经拥有大约25万美元的资产,成了旧金山最牛的富商之一,开始被朋友们尊称为“皇帝”,这可能就是他后来自封皇帝的灵感起源。

  方文:

  这时候他有了个大胆的商业计划。当时旧金山已有了相当多的华人,大米是他们的必需品,市场颇大。诺顿想要独占大米市场,囤货居奇哄抬价格。他筹集资金,买下了旧金山几乎所有的大米,促使旧金山的米价直线上升。

  袁文:

  诺顿生意越做越大,雄心也越来越大。看到旧金山有相当多的华人,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华人的主食是大米,诺顿想独占大米市场,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于是他筹集资金买下了旧金山几乎所有的大米,一夜之间旧金山的米价直线上升。

  方文:

  就在他开始当上米王收取回报时,他的商业运气却完结了:两艘满载大米的日本船只突然抵达旧金山,而他剩余的资金只足以买下其中一艘所载的大米。米价直线下降,诺顿一夜之间破产。

  袁文:

  正当他要大发一笔横财的时候,两艘满载大米的船只突然抵达旧金山,而他当时手里剩下的钱只够买下其中一艘船所载的大米。这两艘船运来的大米进入美国之后,美国米价直线下降,诺顿一夜之间就破产了。

  方文:

  接下来的三年诺顿被债主讨债,官司缠身,到1858年,他已身无分文。然后他失踪了大约9个月。1859年夏天,他回到了旧金山,身穿一身破旧的欧式海军元帅服在大街上晃悠,目光分散,看来已经疯了。9月17日,他决定让世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走进《旧金山布告》(San Francisco Bulletin)办公室,递交了一份一句话的诏书,“在美国绝大多数公民的强烈要求下,我……宣告自己为美国皇帝”,并命令美国各州的议员于明年2月1 日到旧金山音乐大厅开会,修改现有的法律。下署“美国皇帝诺顿一世”。《旧金山布告》的编辑们没有把这张字条扔进废纸篓,而是在第二天以“一名皇帝在我们中间?”为题在头版刊登了诏书。

  袁文:

  接下来的几年,他靠东借西贷勉强度日。眼看发财梦破灭了,但是他雄心不死,像每一个来到美国的人一样,时时刻刻寻找着出人头地的机会。他在酒吧里听人说,在美国只要不触犯法律,你想干吗就干吗,这里是民主自由的天堂。诺顿找了本美利坚法律全书,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研究了五天。第六天早上,他写了两大张纸的皇帝诏书,身披一件破旧的欧洲海军上校军装,冲进《旧金山纪事报》编辑部,一本正经地对总编说,我查遍了美利坚法律全书,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一个人不能当美国皇帝,我也翻遍了全美国各地的报纸,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宣布自己是美国皇帝。现在朕正式宣告朕乃美利坚皇帝诺顿一世!这是朕的诏书,朕命令你一定要在报上刊登。一瞅这个自称皇帝的人的怂货样儿,报社所有人听了都放声大笑,总编笑得假牙都掉到了地板上。总编擦干笑出来的眼泪,突然两脚一碰,优雅地对诺顿鞠了一躬说,陛下,一定照办。诺顿没想到他们这么听话,反而吓了一跳,但他马上恢复过来,用手指弹了弹桌面说,这就对了,朕宽恕你们刚才对朕的嘲笑。说完,他拉了拉旧军装,昂首挺胸地走出了编辑部。总编拿过诺顿的诏书,对一个编辑说,正愁没有爆炸性新闻呢,这下可好了。诺顿这小子说得不错,他钻了法律空子。在美国,法律的确没有规定不能称帝,为什么旧金山不能有一位皇帝呢?这下咱们报纸的知名度提高了,旧金山的知名度也提高了!诺顿的第一道诏书很快就在报纸上刊登出来了。

  方文:

  旧金山的公民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皇帝的子民,并愉快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在当天就有人在街上向诺顿一世行鞠躬屈膝礼。

  袁文:

  旧金山的公民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诺顿皇帝的子民,都愉快地接受了这个现实。美国独立快一百年了,难道这个家伙要向死去多年的华盛顿总统宣战吗?据说这份报纸也被送到了林肯总统手中,林肯看完之后一笑,说这位诺顿一世没兵没权没钱,恐怕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不会对美国政府构成威胁,让他玩去吧!实际上,诏书刚登报的几天里,诺顿一直躲在家里,生怕警察上门找他的麻烦。躲了几天之后,他转念一想,即便被警察抓了,进监狱还能有口饱饭吃,也不是一件什么坏事。于是,他仍然穿着那身破旧的欧洲海军上校军装,悄悄打开了门来到街上。他发现两个胖子微笑着向他鞠躬,接着又有几位老太太颤颤巍巍地走过来,向他行了屈膝礼,几个孩子还对他喊:美国皇帝万岁!诺顿一世万岁!诺顿非常激动,大喊道:几位爱卿过来,朕加封你们!但是这几个孩子一溜烟跑掉了,原因是他们怕这位万岁爷趁机抢他们手中的冰激凌。

  方文:

  随着时间的推移,诺顿一世越来越受到旧金山人民的爱戴。

  袁文:

  随着时间的推移,诺顿一世越来越受到旧金山人民的喜欢。

  方文:

  像其他国家的皇室成员,诺顿一世的存在给公众提供了许多饭后谈资,人们津津乐道他的轶事、绯闻。有谣言说诺顿一世是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的私生子,这个谣言可能是诺顿一世本人炮制的,至少是被他所认可的。拿破仑三世(1808-1873)实际上只比诺顿一世大三岁,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诺顿一世对自己的出生年份秘而不宣。也有谣言说诺顿一世向英国女王维多利亚求婚。

  袁文:

  像其他国家的皇室成员一样,诺顿一世的存在给公众提供了很多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们对他的逸事绯闻津津乐道,甚至传说他是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的私生子,实际上拿破仑三世只比诺顿一世大十来岁,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诺顿一世一直对自己的出生年份秘而不宣。甚至还有谣言说,诺顿一世向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求婚。

  方文:

  诺顿一世在晚年的确颁布过诏书宣布自己要选皇后,不过其真实动机是想以此为借口把皇宫搬到高级宾馆。

  袁文:

  诺顿一世晚年的确颁布过诏书,宣布要选皇后,不过他的真实动机是想以此为借口,把皇宫搬到高级一点儿的宾馆里。

  方文:

  诺顿一世的诏书更多的是在针砭时弊,不乏真知灼见,旧金山各报争相刊载,并为了娱乐和出于政治目的,经常盗用诺顿一世的名义颁布伪诏。

  袁文:

  诺顿一世的诏书更多的是在针砭时弊,其中也不乏真知灼见。

  旧金山各报争相刊载这些诏书。基于娱乐和政治目的,他们还经常盗用诺顿一世的名义颁布伪诏。

  方文:

  对旧金山人民来说,诺顿一世不仅是个小丑,也是个政治工具,这和世上大多数帝王也没有什么区别。

  袁文:

  对于旧金山人民来说,诺顿一世不仅是个小丑,而且是个政治工具。

  方文:

  显然,有许多人会认为诺顿一世不过是个精神病患者。但诺顿一世除了自封皇帝之外,其言行举止都很正常,并没有出现精神分裂症患者所常见的幻觉。

  袁文:

  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他是个精神病患者。可是诺顿一世除了自封皇帝之外,言行举止都很正常,并没有出现精神分裂症患者常见的幻觉。

  方文:

  马克・土温在旧金山当记者时,曾是诺顿一世的邻居。据他的观察,诺顿一世并不像人们想的那么疯狂。他后来创作《哈克贝利・芬历险记》时,以诺顿一世为原型塑造了其中的“国王”一角。

  袁文:

  大文豪马克吐温在旧金山当记者的时候曾经是诺顿一世的邻居,根据他的观察,诺顿一世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疯狂。

  【中间介绍诺顿一世的轶事部分,袁腾飞有的照抄,有的有改写,虚构了很多细节,这部分在网上找不到电子版,我不一一对比了。再接下来袁腾飞继续全盘照抄:】

  方文:

  诺顿一世也励精图治,勤政爱民。每天人们都看到他穿着皇服在街上视察,监视市政设施的修建,监督警察的工作,并经常要在各种各样的庆典上做为嘉宾发表演说。如果他发现市政设施不足,他就命令加以改进。如果税率太高,他就命令降低。如果臣下不执行他的命令,他有时也会挺身而出。当时旧金山经常出现攻击华人的骚乱。诺顿一世在一次巡视中,遇到了一起反华骚乱,据称他为了平息骚乱,跑到华人和暴徒中间,跪下来反复做祷告,使暴徒感到羞愧而散去。在无数正常人疯狂反华的时候,却只有一名被视为疯子的人大无畏地站出来制止悲剧的发生,究竟谁更疯狂?

  袁文:

  诺顿一世励精图治,勤政爱民。每天人们都看到他身穿大元帅礼服在街上视察,监视市政设施的修建,监督警察的工作,并经常要在各种各样的庆典上以嘉宾的身份发表演说。如果他发现市政设施不足,他就命令加以改进;如果税率太高,他就命令降低;如果臣下不执行他的命令,他会挺身而出,事必躬亲。当时旧金山经常出现攻击华人的骚乱,诺顿一世有一次在巡视中遇到一起反华骚乱。为了平息骚乱,他跑到华人和暴徒中间,跪下来反复做祷告,搞得暴徒感到羞愧,于是撤走了。当无数正常人疯狂反华的时候,只有一名被视为疯子的人大无畏地站出来制止悲剧的发生。

  方文:

  诺顿一世还是一位目光远大、雄才大略的皇帝。1869年,他颁布诏书下令臣民资助当地一位姓马里奥特(Marriot)的发明家研究“空中机器”。30多年后,莱特兄弟才成功地制造了人类的第一架飞机。

  袁文:

  诺顿一世还是一位目光远大、雄才大略的皇帝。1869年,他颁布诏书,下令臣民资助当地一位发明家研究“空中机器”,而三十多年后,莱特兄弟才成功地制造了人类第一架飞机。

  方文:

  他向其他国家领导人提议组成“国联”,以和平解决国际争端;1919年,根据凡尔赛条约果然成立了这么个名称、功能和他提议的一模一样的国际机构,但是此时各国领导人都不知道他们是在实现诺顿一世的宿愿。

  袁文:

  此外,诺顿一世还向其他国家领导人提议组成国联,和平解决国际争端。1919年,根据《凡尔赛条约》果然成立了这么个名称、功能和他提议的一模一样的国际机构。

  方文:

  1869年,诺顿一世下令在旧金山海湾建一座悬索桥,此后又几次下诏命令建桥。和他颁布其他圣旨不同的是,这道圣旨最终不仅被奉行,并且归功于他,只不过迟了六十多年:1933年,旧金山开始在诺顿一世规划的地址建悬索桥,1936年,这座世界上最著名的大桥之一――金门大桥建成,在它的一根桥梁上挂着一块牌纪念诺顿一世:“旅行者,请停步并感谢美国皇帝和墨西哥保护者诺顿一世(1859-80在位),他有先见之明,构想并下令在旧金山海湾建桥。”

  袁文:

  1869年,诺顿一世下令在旧金山海湾建一座悬索桥,此后又几次下诏命令建桥。和他的其他圣旨不同的是,这道圣旨最终不仅被奉行,并且归功于他,只不过晚了60多年。1933年,旧金山开始在诺顿一世规划的地址建悬索桥。1937年,世界上最著名的大桥――金门大桥建成。在它的一根桥梁上挂着一块纪念牌,上面写着:旅行者请停步,并感谢美国皇帝和墨西哥保护者诺顿一世,1859-1880 在位,他有先见之明,构想并下令在旧金山海湾建桥。

  【接下来是关于一个警察“作乱犯上”逮捕诺顿一世的事件,袁腾飞虚构了大量情节,把它写成了微小说,这部分不对比。最后是结束部分,袁腾飞仍然照抄:】

  方文:

  1880年1月8日,诺顿一世在前往自然科学院演讲的途中,因中风驾崩。2天后,他被埋葬在共济会墓地,约三万人参加了葬礼,送葬的队伍长达2英里,据称是旧金山历史上最隆重的葬礼。

  袁文:

  1880年1月8日,诺顿一世在一次外出演讲的途中因中风驾崩。两天后,他被埋葬在共济会墓地。他的葬礼共有三万人参加,送葬的队伍长达两英里,据称是旧金山历史上最隆重的葬礼。

  方文:

  葬礼第二天,有日全食使旧金山天昏地暗,提醒旧金山人民一个美好王朝的终结。

  袁文:

  葬礼第二天,旧金山发生了日全食,一时间全城天昏地暗,好像老天也在提醒旧金山人民:一个美好的王朝终结了。

  方文:

  1934年6月30日,旧金山市政府将他的遗体移到林地陵墓(Woodlawn Cemetery),新立了一块不算寒碜的大理石墓碑,上书“诺顿一世,美国皇帝和墨西哥保护者”。1980年1月7日午餐时间,旧金山举行典礼纪念它的唯一皇帝驾崩100周年。古往今来,有多少皇帝在死后100年还让人记得?

  袁文:

  1934年6月30日,旧金山市政府把他的遗体迁葬,并且立了一块大理石墓碑,墓碑上刻着:诺顿一世,美国皇帝和墨西哥保护者。1980年1月7日午餐时间,旧金山还举行了隆重典礼,纪念美国唯一皇帝驾崩100周年。

  【对比完。】

  由此可见,袁腾飞新书这一章基本上是抄袭我的旧文写成,主要的差别是他在某些地方增加了很多细节,例如说诺顿一世是因为在酒吧里听到有人说“在美国只要不触犯法律,你想干吗就干吗,这里是民主自由的天堂”才决定称帝,在称帝之前研究了五天“美利坚法律全书”,报社编辑对其宣布皇帝如何反应,林肯总统又是如何反应,在街上人们如何反应,诺顿一世称帝如何轰动全美国,全美国记者云集旧金山报道,让旧金山出了大名,美国国会议员因此经常谈起旧金山,旧金山游客增加了三倍,财政收入增加了一倍,旧金山市长在宴会上向富翁们推荐诺顿皇帝的好处等等,全都是没有一点儿史料依据的胡编乱造,把历史当成了小说来写。这些捏造,有的与事实不符(例如诺顿一世称帝的诏书只有一句话,袁腾飞却说有两张纸),有的是缺乏美国历史、社会常识的无稽之谈(例如诺顿一世称帝时林肯还不是总统)。

众所周知,我多年来经常揭露抄袭、造假,被人称为“打假斗士”、“科学警察”,而袁腾飞连我的文章都敢抄,可谓小偷偷警察,小鬼惹钟馗,如此胆大妄为,不禁让人怀疑,袁腾飞究竟还抄了多少人的文章?

  袁腾飞作为中学历史教师,大概是没有能力看懂英文史料的,只能是根据中文材料来写美国历史。但是你不能靠逐字逐句逐段地抄袭别人的文章来写历史,哪怕是抄袭一段都是不妥的,何况如此大面积的抄袭。也不能靠虚构、幻想来写历史,把历史写成了小说。袁腾飞讲美国历史,有史料依据的部分全都是抄袭,剩下的部分则是虚构、胡编,这样的人讲历史也能出名,一本一本地出历史普及著作,的确“很有趣”。这种靠抄袭和造假出名的中学历史教师,能够教出什么样的学生?

2015.6.22.

(XYS2015062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