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说医学是不是科学――答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博士王承志

  ・方舟子・

  我发表《也说说医学是不是科学――评樊代明院士的反科学谬论》之后,《赛先生》发表署名王承志(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博士)的文章《再说医学与科学:樊代明与方舟子所论对象之不同》,反驳我的观点。王博士称:

  【方舟子明显将一个具体的自然科学分支(力学)与一个综合性学科(医学)作为比较对象,这是不恰当的(顺便说一句,方舟子甚至没有区分建筑力学与物理力学)。与医学处于同一层面的学科至少是建筑学,而建筑学显然包括很多非科学的因素,比如建筑美学。如果说建筑学是一门纯自然科学,恐怕没有人会同意。】

  建筑学虽然在中文里有个“学”字,其实是工程应用技术,类似于临床医疗或医术,其科学基础是力学,正如医术的科学基础是医学。我举建筑为例是为了说明不能因为在应用中有非科学因素就否认其科学基础,因为不纯粹是科学就说它不科学。不知为何这个北大医学部博士看不明白这个类比?他说“方舟子甚至没有区分建筑力学与物理力学”,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物理力学,难道还有非物理的力学?是不是中国传统力学,简称中力啊?

  王博士说:

  【方舟子先生拥有生物化学博士头衔,却不理解“生物化学”其实只是将生命剥离后留在试管中的“死物化学”。生物化学能够研究糖代谢的通路,却不能告诉糖尿病患者要少点社会应酬多点体育锻炼。】

  这个医学博士不知在哪学的生物化学,不知是不是在医学生物化学课上学了一些实验技术就以为那是生物化学的全部,就以为对生物化学有了超出常人的理解。生物化学研究的生命大分子并非“死物”而是活物,在很多情况下如果它们变成了“死物”(失去活性)就没了用处。生物化学也并非都只做离体研究,在很多时候也得研究生命分子在细胞内、生物体内的结构、功能和相互作用。

  王博士说:

  【生物化学能够研究糖代谢的通路,却不能告诉糖尿病患者要少点社会应酬多点体育锻炼。】

  如果没有生物化学研究,医生们连糖尿病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还能提供什么靠谱的建议?医学的建议难道不是根据包括生物化学在内的科学研究结果做出的?难道是某个医生的灵感?传统中医会建议糖尿病人多做体育锻炼吗?中医说糖尿病就是“消渴症”,那么我们来看看中医对消渴症病人的生活方式提了什么建议:“其所慎者有三:一饮酒,二房室,三咸食及面。能慎此者,虽不服药,而自可无他。不知此者,纵有金丹,亦不可救。”( 《外台秘要》卷第十一)说是只要做到少饮酒(因中医认为消渴症的起因是酒喝多了)、少过性生活(因中医认为消渴症的起因是房事过劳)、少吃咸食及面(因中医认为消渴症的起因是咸酸吃多了),消渴症不吃药也会好,否则有灵丹妙药也治不好。这就是没有任何科学基础的医术给出的建议,你相信吗?

  王博士说:

  【一名合格的医生,不但需要扎实的科学素养,同样也需要高尚的人文情怀。我想,方舟子先生去医院看病时,大概也不仅仅是为了拿到一张写满数值的化验单吧。】

  北大医学部博士说医生看病不能光靠科学,还要有人文情怀什么的。但我并没有否定行医看病存在非科学因素,我只不过说不能因此就否定医学的科学性。比如我也认为科学家做科研时最好也有点社会责任感,难道科学就不是科学了?又比如有人鼓吹做手机要有“工匠情怀”,难道手机的技术就没有科学基础了?

  看病当然不能只拿化验单,还需要医生根据化验单等检查结果在科学基础上做出诊断、开药、做手术,在这过程中医生有没有高尚的人文情怀其实是无关紧要的。中国医生经常被批评没有高尚的人文情怀,难道这些中国医生就治不好病了?据《赛先生》说,樊代明院士“向全国推广应用了一些行之有效的新技术”,难道没有高尚的人文情怀,这些技术就失效了?相反地,如果有医生以高尚的人文情怀告诉我化验单不科学、别相信化验单,我是不敢找这种医生看病的。

2015.6.23.

(XYS2015062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