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担心疫苗中的抗生素残留吗?

・方舟子・

  上海疾病控制中心有一个叫陶黎纳的工作人员,经常以“疫苗与科学”为笔名在网上做“免疫科普”,但其“科普”的内容,却主要是跟权威医学机构唱反调,例如自以为比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卫生部还专业,反对世界卫生组织支持、中国卫生部组织的强化免疫运动,认为这是在残害中国儿童。还曾经和著名“方学家”、美国一家医院的会计寻正合写过一篇反对强化免疫的“论文”。以“专业人士”、“免疫工作者”的身份误导公众,破坏公共卫生事业,是只有中国才有的怪现象。

  最近此人在科学公园网站发了一篇“科普文章”《理性看待疫苗中的抗生素残留》,文后附有评审意见,盛赞该文称:“本文介绍了疫苗中可能残留的抗生素的种类和剂量,分析了残留剂量的抗生素可能对接种者造成的影响,梳理了接种者对疫苗残留抗生素的担忧,排除了对疫苗残留抗生素的不必要的过度恐慌。是一篇很好的科普文。”

  某些种类的疫苗(不是所有疫苗)在生产过程中为了防止细菌污染,会使用抗生素,之后通过纯化将其清除,但或多或少都会有残留。有些人会对某种抗生素过敏,甚至会出现严重的过敏反应,乃至休克、死亡。那么疫苗中的抗生素残留有没有可能让接种者过敏呢?这篇“很好的科普文”告诉我们不用担心,其结论是:

  【目前,含抗生素的疫苗在说明书中都将“对抗生素过敏”写入禁忌症。人们往往会疑问,那我没有用过这种抗生素,不知道是否过敏,是不是应该先做皮试后接种呢?科学而合理的回答是:①不知道是否对抗生素过敏,那么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当作不过敏来处理(即正常接种);②即使对抗生素过敏,考虑到接种的收益巨大,疫苗中抗生素实际引起过敏的风险极小,抗生素过敏者(曾休克或喉头水肿的过敏者需要谨慎)仍应接种疫苗。接种后注意观察,如有过敏,对症治疗。】

  科学上并不存在“疑罪从无”的原则,那是司法的原则,不是科学的原则。实际上在医疗中经常要“疑罪从有”,例如如果某种药物能够导致致命的过敏反应,而病人又不知道会不会对其过敏,那么就可能需要先做一下皮试。疫苗接种之所以不先筛查是否会过敏,或者是因为没有可靠有效的筛查方法,或者虽然有方法但是成本太高,总之,是可行性的问题,而不是原则性问题。如果将来发明了某种快速、便宜的筛查是否会对疫苗过敏的方法(例如将来有一天每个人都有了全基因组序列,而通过查序列可以知道是否会对某种疫苗过敏),那么我相信在疫苗接种之前都会查一下的,毕竟疫苗接种过敏反应有时会非常严重,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但这只是该文的一个小问题。该文更大的、有可能害人的问题,是其结论的第二点。虽然疫苗说明书把“对抗生素过敏”列为禁忌,陶黎纳却认为不用去管它,抗生素过敏者仍应接种疫苗,即使是严重过敏者也应接种,只是“需要谨慎”(不知“谨慎”是什么意思,随时准备抢救吗?)。陶黎纳是怎么得出这个可以不管说明书列举的禁忌的结论的呢?理由有二。我们先来看他的第一条理由。他说疫苗中抗生素残留的量极低,比皮试用到的量还低,既然人们不担心皮试会导致严重后果,就不必担心疫苗中抗生素残留会。这个“专业人士”缺乏免疫学常识。过敏反应是一种与剂量无关的反应,理论上只要有一分子的过敏原进入免疫系统,就能引起过敏反应。有些对青霉素极其敏感的人,甚至只要吸入空气中的青霉素,就会发作过敏性休克。虽然青霉素用于皮试的量极低,但因为青霉素皮试而发作急性过敏反应、抢救无效死亡的例子,在临床上屡见不鲜。所以,以抗生素残留含量低就认为不用担心会导致过敏,是无稽之谈。

  陶黎纳的第二条理由,说“没有疫苗中的抗生素引发过敏的证据”。这也是无稽之谈。疫苗中的抗生素引发过敏的证据是有的,这些证据有的强有的弱。例如,美国在上世纪50年代生产的灭活脊髓灰质炎疫苗会残留青霉素,有确切的证据表明青霉素残留引起了过敏反应。当时有临床报道称,有6名对青霉素过敏的患者注射了脊髓灰质炎疫苗后,出现了类似的过敏症状,注射能破坏青霉素的青霉素酶后这些症状迅速消失,给他们注射不含青霉素残留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则不会出现过敏症状(文献1)。后来在疫苗生产中不再用青霉素类抗生素,改用其他抗生素,特别是新霉素。有临床报道称,麻腮风疫苗中的新霉素残留可能引起了急性全身过敏反应(文献2)。

  新霉素因为能引起严重的不良反应,现在内服的很少,但外用的很多,用来处理外伤、烫伤的非处方软膏以及眼药水普遍使用新霉素。新霉素过敏非常常见,大约10%的人在使用新霉素药物之后会出现过敏,主要是接触性皮炎,极少数人则会出现能致命的急性全身过敏反应。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建议是,如果曾经有过对新霉素严重过敏(急性全身过敏反应),那么就不应该接种那些会残留新霉素的疫苗(包括麻腮风疫苗、灭活脊髓灰质炎疫苗、带状疱疹疫苗、流感疫苗等)。如果只是对新霉素有过接触性皮炎反应,可以正常接种(文献3)。

  接种疫苗对个人、社会都有好处,但是对个人也有一定的风险,所以应该权衡收益与风险之后做出决定。如果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对新霉素过敏,或者只是有过因新霉素导致的接触性皮炎,由于新霉素引起严重过敏反应的本来就很罕见,碰巧因疫苗中新霉素残留引起严重过敏反应的风险就更低了,在这种情况下,接种疫苗的收益大于风险,应该正常接种。如果对新霉素有过急性全身过敏反应,在这种情况下疫苗中新霉素残留引起严重过敏的风险大大增加,接种疫苗的收益小于风险,就不应该接种那些含有新霉素残留的疫苗。这种人人数极少,他们不接种疫苗不会降低接种率,不会造成社会危害。

  陶黎纳作为免疫工作者,先是抗拒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现在又无视权威机构建议的疫苗接种禁忌(称美国疾控中心的说法“并无证据支持”),打着科普的招牌误导读者,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这种反科学的妄人,本来就不适合从事公共卫生工作。而科学公园作为曾经有一些公信力的科普网站,把事关人命的伪科普文章称赞为“一篇很好的科普文”加以推荐,更是不负责任。

  退一步说,即便陶黎纳的这篇文章不存在什么问题,一个“科普网站”也不能为反科学、伪科学的人提供发表平台,更不能表扬其“科普文章”写得好。因为这样做,是在帮助他把自己打扮成“科普人士”去迷惑、误导读者,帮助他推销反科学、伪科学谬论,破坏科普事业。在科普问题上不能搞“对事不对人”,而要看作者品质。对没有专业识别能力的编辑、读者来说,对已知劣迹累累的“疫苗与科学”、蕨代霜娇、“希波克拉底的学生”、顾中医、朱毅、云无心之流的“科普”一概不要相信,是最省事的。不是说不靠谱的“科普作者”每篇文章都错或每句话都错。但更可怕的是十句话里给你塞一句私货,一般人是没法识别的,有识别能力的人又未必注意到或注意到了未必有兴趣有时间去澄清,毕竟没有义务来替读者一一把关。所以最省事也可靠的办法是远离这些“科普作者”。

文献:

1.Zimmerman MC. Penicillinase-proved allergy to penicillin in poliomyelitis vaccine. J Am Med Assoc. 1958 Aug 9;167(15):1807-9.

2.Kwittken PL, Rosen S, Sweinberg SK. MMR vaccine and neomycin allergy. Am J Dis Child. 1993 Feb;147(2):128-9.

3.General Recommendations on Immunization: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 http://www.cdc.gov/mmwr/preview/mmwrhtml/rr6002a1.htm

2015.6.20

(XYS2015062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