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卸磨后的蝇蝇

作者:灯塔与小舟

  我最近时间比较紧,上微博的次数少了、甚至上网的次数也不多。

  6月18日晚上,我稍得闲暇,用手机上网,在QQ上看到科学公园某人物发来的一条消息,大意是问我有没有方舟子文章的备份、如有传一份出去给某作者。方舟子的文章可以随便打包传给别人?这么做之前征求过老方的意见吗?再说,网站进行任何操作前难道不备份么?我当即回复:没有备份。

  印象中,这应该是对方第二次这么问。前一次是一、两个月前的事了、后来就没了回音,所以并不是真的要我传给谁。这种小聪明,在我看来是“火力侦察”――八成是有什么大事发生、极有可能是老方的文章已全部撤除。

  于是,上微博,我看到老方发了这条:

  科学公园的人在那里讽刺我说,丁香园、凤凰网登伪科学、中医的文章呢,你怎么与之为伍不要求撤稿啊?原来科学公园已经把自己等同于无所不包、没有立场的门户网站了,最好还是把“科学”的牌坊拆了,改叫大众公园好了。

  看到这条,我感到非常悲愤。人走茶凉,“被讽刺”已经够轻的了,老方你知足吧。为此,我转发文字如下:

  我对讽刺老方的人严重鄙视,并对诋毁老方的行为施以最严厉的谴责。没有方是民,科学公园什么都不是。――这是科学公园与丁香园、凤凰网的根本区别所在。人之所以为人,就是不能忘本。

  有些渣渣、老鼠们看到“没有方是民,科学公园什么都不是”就亢奋了。其实,我这里是事实陈述。(具体事实,请参见后文的说明。)

  之后,我转发@手语者 就“Independant”的跟贴说:

  科学公园原来不独立么?有谁认为它是老方的私产?无非是登老方的文章多些、给人以错觉罢了。“独立”没有什么不正常,利用老方的影响力成就网站、回头过头来再讽刺老方就极不正常。作为科学公园的前义工,我希望科学公园的人在这方面自重。切切。

  没错,我之所以能为科学公园无偿付出,原因之一就是其登载老方的文章多、给我以错觉。

  接下来我看到了更加惊人的一幕,方舟子如是说:

  请科学公园立即删除我所有的文章。羞与反科学的方黑为伍。也请科学公园的所有成员,以后不要再跟我发生任何的联系。pic.twitter.com/5qzQeLggXs

  科学公园能登载“疫苗与科学”的文章,岂止是“羞与为伍”,简直是被人强喂了苍蝇般的恶心!

  于是,我转贴说:

  科学公园什么时候发展到香臭不辨的程度了?我对科学公园竟然能发“疫苗与可惜”的文章深表同情――这是什么智商?!!

  作为一家打着“科普”旗号的网站,发表“疫苗与科学”这个推销伪科学误导大众、破坏国家防疫计划的妄人的文章,不仅需要闭眼捏鼻吃大便的勇气,更需要爆表的智商――这难道真是我所熟悉的“科学公园”?!

  作为对科学公园爱之深、痛之切的前义工,为了进一步明确我的态度、让科学公园的人清醒,我发了如下一帖:

  【表明态度】对于科学公园发表“疫苗与科学”的文章,表示坚决反对――这一行为抵触的不仅仅是科学,还有道义。同时也反对其未来发表“aves”等妄人的文章。

  不出所料,这个声明被科学公园作者@UnknownC4 一顿狂喷:

  呵呵,发那篇文章抵触科学了么?除非作者有造假前科,否则不管他/她有什么奇葩观点,只要文章的科学内容无错,证据确凿,科学杂志照样可以刊登其文章。“不因人废言”才是科学的原则。至于道义,标准可以不同,就不谈了。另,可以因为挑战 WHO 而说疫苗是妄人,别因为某人钦点就那 (后边数个文字缺如,现在只能看到我转出的、原评论已不存在)

  以此人的科学素养,当然看不出那篇文章与科学有什么抵触。不过,科学公园内部总有一个具有这个科学素养的人吧?否则,随后怎么会被方舟子挑错挑成筛子?同时,“疫苗与科学”的“前科”他难道一点都不知道?

  “至于道义,标准可以不同,就不谈了”――为什么标准不同就不谈了?以你这种鸡贼、动辄扣帽子、扯什么“钦点”,你有什么勇气和资格谈道义?!

  接下来,我责问道:

  瞧这阵势,未来肖锤子的文章都可以照登不误?你们的节操呢?底线呢?

  并正式通知那些假意支持科学的人取关:

  【为妄人洗地者请果断取关】道义“标准不同就不谈了”、“妄人”为某人“钦点”――这些词能从某些人的嘴里出来,除了屁股决定脑袋,没有任何原因。正因为屁股决定脑袋,所以没勇气谈道义,更无视妄人对科学的歪曲、对民众的误导、对社会的祸害。既无科学且无道义,形同陌路,就请尽早别过。

  说“钦点”的意思是,那篇文章本来没有任何错误,是方舟子出于个人恩怨、泄私愤才要求撤下自己的文章的。我相信,既然身为美国生物化学博士的老方指责文章不行,自然是看出了文章的硬伤。

  接下来,我在微博上发了如下的文字:

  【既然“钦点”,我就明说】没有方是民,就没有科学公园、没有健康中国人网,就没有“科学公园”无神论论坛,就没有全国各地的转基因大米品尝会;违背方舟子精神的科普就是伪科普、烂科普、装逼科普;任何没勇气谈道义、动辄亮出“钦点”内裤的理中客都是妄人。

  这在某些渣子和老鼠们看来是“文革”口号、甚至有的说类似于“两个‘凡是’”,一度亢奋得近乎晕厥。同时,也有人对“方舟子精神”不解。――这倒不奇怪、毕竟之前没有人这么提过。

  其实,我说的是事实,没有任何口号的成分。不过,某些人就能“读出”、“扩展”出另外的意思,可见精神病人的亢奋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说“没有方是民,就没有科学公园、没有健康中国人网”,我只问一句好了:无论是科学公园的站长吴兴川,还是健康中国人网的负责人@lw56102 ,你们哪个敢否认这个结论?

  如果没有方舟子,这两家网站不仅不会借科普发起,更不会有任何一家网站壮大到今天的程度。――两家网站不管出于公益、还是商业目的,首先是看中了方舟子的影响力和方粉群体中的潜力,这至少能让网站访问量短期内上升并保持稳定――是网站成功的关键。

  回想起来,在我接手科学公园的网站时,那还是一个使用着近2000多家博客网站都共同使用的一个通用模板的、毫不起眼的几个简陋的网页,更遑论网站。是在我加入后,修改了模板、扩展了网站功能、增加了“科学史上的今天”和“科学资讯”两个模块,并经数次改版才有了今天的面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方舟子,我是根本不会参与什么科学公园网站的建设的;没有我,科学公园的网站也不会有今天的发展。另一方面,如果没有方舟子,那么多作者也不会短时间聚在一起、义务贡献文章。

  至于“‘科学公园’无神论论坛”和全国各地的转基因大米品尝会,请问,参加者有几个会说,不是因为方舟子是发起人、才参与进来?

  说“方舟子精神”,是相对于国内的“科普界”的“不精神”而言。

  曾几何时,国内的“科普”充斥着伪科学、坏科学、滥科学甚至巫术。在方舟子被封杀之前,我们对某些科普网站的软文嗤之以鼻,而对方舟子的科学态度和较真精神赞赏有加;如今方舟子被封杀了,他曾经的支持者、他科普的直接受益者、他一度鼎力支持并奉献过无数流量(还记得方舟子转一次网站崩溃一次的岁月吗?那是流量爆表!可见老方的影响力!)的网站竟反过来发出《科普是冲破乌云的阳光》这样的官腔文以及“疫苗与科学”等人的烂文,怎能不令人扼腕?被封杀之前,方舟子的科学态度和较真精神在这片土地上非常稀缺;封杀则导致这种精神更加稀缺。这种可贵的稀缺,只在方舟子的身上表现突出而饱满,称之为“方舟子精神”不为过吧?

  做科普,离开了科学态度和较真精神,难道不就是伪科普、烂科普、装逼科普?!

  至于说“妄人”,你既不敢谈道义、又写不出几篇像样的文章、还肆意责难身体力行科学精神的科普作家,不是妄人是什么?

  回到“疫苗与科学”的文章。

  再次翻看方舟子推特的直播,果然,先生已经指出了该文的多处硬伤。

  在这里我要问:既然有人说“征文的原则是对文不对人”、是“程序正义”,既然现在那篇文章已“抵触科学”,为什么不撤稿?难道让它继续误导大众就是“对文”、就是“程序正义”、就是“不抵触科学”吗?

  回溯历史,我有个惊人的发现。

  科学公园“去方舟子化”非一朝一夕。

  在方舟子被封杀后几个月、网络氛围一度令人窒息的时候,有一次我时间比较充裕,手欠把网站的某个后台的界面(而非登录界面)整体修改了、登录成功后的界面是一张舟子的小幅照片。之所以贴这张照片,是对舟子被封杀的纪念――让网站的管理员能时时想起这个为中国科普、为网站做出巨大贡献的人。谁曾想,不久便被责令去除。无奈,只好挂了科学公园的LOGO……

  这么一路走来,这家网站如今竟发展到发表妄人的伪科学妄文的地步,奇怪吗?方先生对科学公园的批评,我之前认为有些过;但现在我算明白了。

  从时报广场的厕所、到粗制滥造的日本动漫、再到紧急降价的“切糕”……方先生并没有错(如果非要提标点符号和错别字那也没办法)。

  我就知道,这么说,肯定会有人跳出来说:他有错,比如,他说“三思柯南”是弱智和人渣就是错误,那是侮辱伦家人格!

  我要问:难道你没上过幼儿园、连“三思柯南”的微博都读不懂?你如果认真读,我就不相信你看不出来那些到处自证弱智与人渣的文字;另一方面,也许是“三思柯南”瞧不上你――“‘三思柯南’是弱智兼人渣”这一结论,就是TA主动到我微博上一步步自证给我看的。――这个事实认定,就算三岁柯南拿着词典来问我都不怕、当然更不怕TA说我是什么“方舟子精”。

  在某些人看来,方先生被封杀、利用价值没有了,如果跑过去蝇蝇几声也就不怕再被批评了。

  君不见,苍蝇蝇蝇固然可恨,更有人打死都一言不发、却时不时抓出一大把死苍蝇放上餐桌。――这才是最令人恶心的。别说有洁癖的方先生,就是我等草民也绝对受不了。

  然而,有人竟愚蠢到把这种“放死蝇”行为看作是某种“困难”,难道还有没困难自己“创造困难”的团队?你认为这种团队能做事?

  批评科普网站发布伪科普文章,是对网站的爱护、对网站未来的深深担忧。我相信方先生也是恨铁不成钢。我支持科普网站的独立,但网站的科普内容本身不应该独立于现代科学体系之外――否则,这样的科普和中医有什么区别?

  只要任何一家科普网站发表伪科学文章,就没有免予批评的特权――真正的科学文章都免不了被挑错,你一挂筛子哪里不是洞?还差被多戮那一下下?

  对于科普网站,没你方先生一样做科普、且影响力丝毫不减。

  最后,以我的一条微博结束,算是表达对方先生的由衷敬意,也希望有人能明白这个道理:

  没有光亮时,没有人不痛恨黑暗;有了光亮,正常人会为能看清周围真实的美丽而欣喜若狂、从而感激带来光明的人;只有某些自私的人才会盯着脚下的阴影,说不够亮、你看还有阴影――殊不知,那影子正是他们自己的存在。

2015年6月20日

(XYS2015062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