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领导为校庆宣传片有模仿嫌疑“真诚致歉”像是在作秀

  作者:董正葛

  近日,复旦大学因一部校庆宣传片涉嫌模仿国外某名校宣传资料一案受到学术界特别关注,各方舆论中甚至有将复旦大学称作为“复制大学”的,此案正在发酵。有意思的是:校领导很快高调亮相,发公开信向社会致歉:

  各位师生校友,各界朋友:

  近日,我校视频《To My Light》涉嫌抄袭,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损害了学校名誉,伤害了大家的感情,对此我们真诚致歉,在初核基础上,我们将启动相关调查,邀请相关专家,校友,和师生代表参加,并依据调查结果,追究责任,严肃处理。改进工作,感谢师生朋友和各界朋友对学校工作的支持和关爱。

  复旦大学(校名章)。2015,05,31.

  致歉信情真意切,读后令人肃然起敬。对一部看过第一遍不会再想看第二遍的宣传片,只因被揭发有模仿抄袭外国作品的嫌疑,马上向社会真诚致歉,发誓追究责任,严肃处理,复旦领导层对校风要求之严,堪为楷模。但细细一想,有作秀之嫌!

  一张校庆宣传片构思中存在模仿嫌疑,就认定它“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损害了学校名誉,伤害了大家的感情”,以致不惜放下世界准一流大学的架子,盖上大红校名公章,向全社会致歉,那是否有点廉价?对此,政协全国常委,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葛剑雄答记者问时是这样评论的:“(校庆宣传片存在模仿抄袭嫌疑)对复旦人而言这肯定是很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在110周年校庆重大日子里。但一所学校的声誉,并不会因孤立事件改变,说损害学校名誉,这太夸张了,也不符合实际”。我认为葛委员讲的非常实事求是。

  那部校庆宣传片是由复旦党委宣传部某副部长执导搞的,为的是向全社会宣传复旦办学的理念和理想,以及想做到但现在还没有做到的远景,充其量那只是画在纸上一副宏图,这类宣传,无论是夸大或缩小,甚至出点纰漏,都不必过分当真。现在因被发现有模仿国外某名校之嫌,“对学校的声誉造成不良影响”,真叫自作多情。老实说把复旦宣传得天花乱坠,学校不会因此进入世界前三名;反过来宣传得平淡无奇,学校也不会因此跌进世界末三名。道理很简单:谁都上过“人民公社是天堂”,“亩产粮食一万斤”之类的当,谁还不知道“宣传”这种东西全属嘴上功夫,上天入地决定于脸皮厚薄,与学校真本事无关。至于手法有点模仿,更扯不到损害了学校名誉。首创也好,模仿也好,都属于“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范畴,一旦真的被发现模仿,观看者也只是哑然一笑。如今复旦领导要将它提高到由学校出面检讨,有点过分了。

  但岂止是过分,还令人起疑,是否想以这种过头的手法来掩盖过去发生的什么?经验告诉我们,一个单位对宣传效果耿耿于怀的,也往往是热衷于掩盖的,复旦大学领导就有此记录。本文开头引用的“校领导通告”中写到的“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损害了学校名誉,伤害了大家的感情”的案件其实早已有过,那就是让海内外学者闻之惊骇不已的前复旦大学校长,学术骗子杨玉良冒充获得德国最高级别科学奖大案。任何讲一点道理的人都懂得,对那起罕见大案,校领导必须如前述的“下诏罪己”通告中所写:“启动相关调查,邀请相关专家,校友,和师生代表参加,并依据调查结果,追究责任,严肃处理”,但不仅没这样做,反而以党政力量阻拦揭发长达五年之久,让杨平安落地,那才是最有损复旦声誉,最伤害大家的感情的,以此对照今天复旦领导一本正经地拿一部校庆宣传片做文章,怎能不令人起疑。

  近六年前的2009年10月7日,网上公开揭发杨玉良,那是放在复旦大学党政领导面前压到一切的头等大事,却也是党委的一位宣传部副部长,面对媒体的质问,竟甩出“对于网上举报,复旦不会也没有必要答复”的狠话。这位党委干部为学术骗子杨玉良看门的忠心,对待群众揭发真的狠心,永远“伤害了大家的感情”。理由很简单:杨玉良超大规模的学术欺骗是写进上海市历史的,写进复旦大学历史的,杨以此套取巨额名利,也是写进历史的,复旦党政领导对这个大学校长中的败类百般保护令人寒心。直到五年后德国科学院闻讯,以该国科学发展基金委出面向中国有关机构通报:“中国大学校长杨玉良没有获得过德国最高科学奖,中国有关杨玉良获莱布尼兹奖的宣传不实”,中组部果断下令杨玉良必须在三天内离开校长职位,校领导才松手让杨黯然离开。在此请问校党委和校领导:杨玉良被公开揭发(复旦校园内全力掩盖)五年中,你们“启动相关调查”没有?你们“邀请相关专家,校友,和师生代表参加(调查)”没有?你们“依据调查结果,追究责任,严肃处理”没有?你们什么都没有做!连实名举报人上门要求当面对话都躲得远远的。现在却对一部几十分钟的宣传片出现的模仿抄袭嫌疑,装出君子相:发誓要“启动相关调查,并依据调查结果,追究责任,严肃处理”,如此作秀,实在过分。

  学术骗子杨玉良骗过中组部当上复旦校长的历史无法改写,祸起杨玉良的不老实;杨玉良被揭发后能赖在校长位子上长达五年的历史也无法改写,责任在你们校领导。现在校领导借一位宣传干部在校庆宣传片制作中存在模仿抄袭嫌疑,“查清责任,严肃处理”,连杨玉良这个学术骗子也会被逗笑的:“本该对付我副部级的,怎么去对付小小的副处级了”?由此请问当年全力保护杨玉良冒充获得德国最高等级科学奖的校领导,对一张宣传片涉嫌模仿抄袭如此高调,想表演给谁看?

(XYS2015061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