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说医学是不是科学――评樊代明院士的反科学谬论

  ・方舟子・

  原第四军医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近年来四处演讲、发文,不是介绍其具体的科研成果,而是做大师状要给医学指点迷津,为医学指引发展方向。近日他在“赛先生”微信号上连发三篇长文,即是他此前宣扬的观点中相对不那么荒诞的部分的总结,主要内容有二,第一是批评“医学是科学”的观点,认为医学不是科学的一个分支,现代医学(西医)和中医都不是科学:“有人狭义地认为中医不科学,其实西医也不科学,它本来就不应该是科学,至少不应该是纯粹的科学。”第二是提倡“整合医学”,认为现代医学有缺陷,要整合进其他内容,特别是中医。

  樊院士认为医学不应该是科学的理由,是认为医学不纯粹是科学,科学有局限性,科学行医是行不通的,行医还要靠经验,还要考虑到心理因素、社会因素、环境因素等等。樊院士在这里混淆了知识体系与具体应用的区别,也即医学与医疗的区别。现代医学作为一个知识体系是科学的,但是在具体应用――医疗上一则会受限于现有的知识,二则会受到各种非科学因素的影响,但不能以具体应用的局限来否认其科学基础。打一个比方,要设计、建造一座建筑离不开力学知识,但是力学不是万能的,有些建筑是建不起来的,而且在设计、建造建筑时,还要靠经验,还要受到美学、经济、社会、环境等其他因素的影响,那么樊院士是不是要认为力学不应该是科学,至少不应该是纯粹的科学?

  医学科学作为科学,它不是万能的,有其局限性;它也不是完备的,在不断发展中。但是医学科学的局限性和不完备性不是往里面塞进各种非科学、伪科学、反科学垃圾的借口,即便这些垃圾存在于具体的医疗之中。还拿建筑来说吧,具体的建筑设计、建造也同样存在非科学、伪科学、反科学的垃圾,例如风水,你能因为力学的局限性和不完备性,就要求力学去整合风水吗?

  樊院士在文中还存在许多知识性错误,例如他对循证医学的批评,就是出于对循证医学的无知。循证医学提倡医疗实践应该建立在证据基础上,根据证据的强弱做出最佳决定,强证据产生强建议,弱证据产生弱建议。它尤其看重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产生的证据。对循证医学有很多批评,最莫名其妙的批评来自于樊院士,因为他根本就没搞清楚循证医学是怎么回事。他说循证医学是错误的,因为它没有考虑到如下四种异质性导致的情况:同病不同症、同病不同害、同病不同果、同药不同效。樊院士未免把循证医学想得太低能。循证医学无非是要看证据的强弱。如果这些“异质性”导致的情况是有强证据支持的,循证医学当然会建议考虑;如果是没有证据靠拍脑袋臆想出来的,当然不会去考虑。

  例如作为胃癌专家的樊院士举了个“同病不同害”的例子:“同是幽门螺杆菌HP感染,按道理应全部根除。可HP可分CagA阳性株和阴性株,前者与胃癌相关,胃癌发生率比阴性者高2倍,应于根除。而后者在正常人多见,而且根除后近端胃癌发生增多,所以HP感染无症状者不应根除。”那么循证医学是否不考虑这种情况呢?在pubmed随便搜一下,就能找到多篇循证医学研究论文比较全部根除幽门螺杆菌感染与只根除CagA阳性株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效果,例如:

  Harris RA, Owens DK, Witherell H, Parsonnet J. Helicobacter pyloriand gastric cancer: what are the benefits of screening only for theCagA phenotype of H. pylori? Helicobacter. 1999 Jun;4(2):69-76.

  Suzuki T1, Matsuo K, Sawaki A, Ito H, Hirose K, Wakai K, Sato S,Nakamura T, Yamao K, Ueda R, Tajima K. Systematic review andmeta-analysis: importance of CagA status for successful eradication of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Aliment Pharmacol Ther. 2006 Jul15;24(2):273-80.

  Lansdorp-Vogelaar I, Sharp L. Cost-effectiveness of screening andtreating Helicobacter pylori for gastric cancer prevention. Best PractRes Clin Gastroenterol. 2013 Dec;27(6):933-47.

  这些研究的结论未必与樊院士所说相符(例如它们认为应该全部根除幽门螺杆菌感染,而樊院士认为这样做有害无益),但樊院士凭什么认为循证医学不考虑这种“异质性”?他作为胃癌专家难道没有注意到这方面的循证医学研究?如果循证医学研究认为证据表明对CagA阴性株幽门螺杆菌感染应该根除,而樊院士没有证据地认为不应该根除,你应该听从谁?应该看证据,还是听一个院士的信口开河?

  最后顺便批评一下“赛先生”。“赛先生”作为科普刊物,对反科学、伪科学的文章如果不是已做好了将其当靶子进行反驳的准备就不应该登,免得误导读者。尤其是院士的反科学文章,更不应该登,因为其误导性更强。樊院士的文章在“赛先生”上发表一周了,我除了见到“赛先生”说这些文章有争议之外,未见有任何驳斥,我就代为清理一下垃圾。

2015.6.6.

(XYS2015060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