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屏亚又造谣了

  作者:方玄昌

  职业反转人士反对转基因的唯一有效手段就是造谣(阴谋论也属于一类谣言);而这些造谣控中,佟屏亚又是极为典型而出色的一个。此公之前曾经造过一系列谣言,其中流传较广的有“转基因不增产”“转基因不抗虫”“跨国公司控制了抗虫抗除草剂专利权”“中国农科院科研人员是孟山都代言人”等。

  佟屏亚丧心病狂式表演的巅峰,出现在今年2月份他致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信――《“转基因集团”向国人发起全面挑战》,其满纸荒唐言,无比生动地刻画出一个职业反转急先锋的嘴脸――也正因此,我认为没必要批驳这封公开信,这样的东西,可以让决策层更快看清反对转基因的领头人物都是怎样一群角色。

  这封公开信发出之后,据说有“相关部门”找他谈过话。我认为这纯粹是多此一举。之前我在《究竟是道德败坏还是智商低下?》一文中揭露过佟屏亚为利益而造谣的阴暗心理,人家都已经挑明了,他就是为了个人利益;除非你拿钱收买他,“谈话”有什么用?事实的发展也正说明了这一点,最近佟屏亚又炮制出了一条谣言:“转基因滥种引发农民抢购常规稻种子”。

  在这篇文章中,佟屏亚先是引用王志安的调查结论“武汉超市5包大米3包转基因”;尔后却又说“农民宁愿耕地抛荒也不愿种转基因水稻,种了也卖不出去”。我想建议他在下这个结论之前先去跟王志安争个明白:农民究竟愿不愿意种植抗虫转基因水稻?

  近年来,在长江中下游稻作区,常规稻种植面积确实有所扩大。据中科院遗传所朱桢研究员介绍,这主要是由于农村劳动力成本上涨,因此广泛采用省工的直播技术;但是由于杂交稻生长期相对较长以及种子成本较高,影响倒茬(主要是稻麦或稻油轮作的倒茬)及增加成本;而常规稻生长期相对较短以及种子成本便宜,因此被广泛采用,这才是主要原因,与转基因没有任何关系。

  由此可见,佟屏亚又是信口造谣。一个习惯性造谣者再次造谣并不奇怪,有意思的是佟屏亚对王志安新闻调查报道内容的取舍选择。

  “武汉超市5包大米3包转基因”,这一结果有着很大的造假嫌疑(这值得另文分析,在此只简要说明怀疑其造假的理由:“新闻调查”节目中未展示支持如此重要结论的证据报告;当科学家通过公开及邮件两种方式索取检测报告时,作为“标识转基因”的代表、一向强调“知情权”的王志安却将脑袋缩了回去、迄今未做任何回应;政府及后续媒体的调查均未发现这类所谓转基因大米泛滥的结果);与此相对应,农民愿意冒险从地下渠道获取抗虫水稻稻种的证据,节目却予以充分展示,足以证明推广抗虫水稻符合农民意愿。

  佟屏亚既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其研究员身份及码字能力可以证明其基本认知没有太大问题,他选择相信证据严重不足的“滥种”结论,却否定有着足够证据支撑的农民对抗虫水稻的选择意愿,只能说明其心黑皮厚,反转造谣完全出于故意。

(XYS201506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