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中国工程院医药学部候选院士众相

  作者:章鱼帝

  宁光,瑞金医院副院长。宁院长认为中国成人糖尿病患者数量超过1亿,已达到“警戒级别”,耸人听闻的论文发表在了JAMA(美国医学杂志)杂志,这个数据估计很得外国人欢喜:中国人成人糖尿病患病率上升至11.6%,其中男性糖尿病患病率为12.1%,女性患病率为11%,中国人真的又要成为“东亚病夫”了?宁院长也是发表论文的高手,仅在2014、2015两年内(2015年还只过了一半),就以通讯作者发表了至少80篇SCI论文(pubmed数据),平均每月能够发表近4篇论文,差不多每周就需要发表1篇论文,不知宁院长的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如何对待这些论文的通讯作者工作(写作?投稿?回复审稿人意见?)?宁院长发表的Science、Nature Genet、Nat Cell Biol都有什么样的贡献?但似乎凭借这些CNS级别的论文,宁院长应该今年也是非常有希望的。

  王军志,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副院长。王院长近年大作频频,一年时间内以通讯作者发表了两篇NEJM(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一篇Lancet(柳叶刀),一篇Nature,既有临床实验,又有结构解析,同时还发表一篇Nature的评述稿。王院长擅长包装各类成果,临床研究和纯基础研究通吃,研究领域包括GLP平台建设、生物技术药物质量评价、疫苗质量控制、疫苗临床试验、病毒结构解析,将不同单位(江苏省疾控中心、北京微谷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广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北京科兴生物)来源的科研论文统统据为己有(通讯作者),生物技术药物质量评价、疫苗质量评价尚可以说是王院长的专业范围,疫苗的临床试验需要疾控中心的组织和大量医生开展临床评价,试问王院长有何贡献能做为通讯作者发表这些顶级的临床试验论文?还有各类病毒的结构解析,完全不是王院长的本行,试问王院长又如何能够解析出EV71、柯萨奇病毒A16和甲肝病毒等等的结构?在Nature、Nat Commun、Nat Struct Mol Bio这些顶级期刊发表通讯作者论文,王院长有何指导?以上可以看出王院长将中检院副院长的位置充分利用,对院士是志在必得。

  黄从新,原武汉大学副校长、湖北人民医院院长。黄院长也是个争议人物,早在2007年就参加了院士的竞选。黄院长的争议包括“简历造假”,“欺骗报奖”,“一稿多投”,黄院长据说身兼五十职位、十年获科技进步奖46次,在网络上封为“名骗之花”。黄院长的经历(精力)丰富:作为65岁的老人分管着武汉大学8万余人的学科建设、3万余师生的研究生院、4000多名职工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作为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院长,他根本没有时间来医院深入基层调研了解,但是又从1994年就担任医院院长,长达20余年,从2004年换届至今就没有换届。有不完全统计,黄院长担任100余项职务,每个职务每年开三天会一年就过去了。还有人爆料黄院长不仅以邀请开会等名目与拥有投票权的院士接触,好吃好喝好招待。给予从2万到15万天价讲课费,根据院士活动能力及帮他能力给讲课费。可笑的是黄从新进行题为卓越工程建设,只请20余位工程院院士来院报道,却不请科学院院士来报告。让人理解为难道科学院院士不卓越吗。其实黄从新真实的目的是他只去竞选工程院院士,所以一心去贿选工程院院士。看来黄院长的候选之路不平坦,但其多年的竞选应该为其积累了不少的人脉,今年希望大增。

  李松,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所长。李所长擅长搞“新药”,而且都是紧急的新药,比如治疗SARS的帕拉米韦,治疗H5N1禽流感的军科奥韦,治疗糖尿病的太罗,李所长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然而这些新药的真相是:帕拉米韦在国外早已拥有专利,1999年就在美国用于治疗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感染(J Med Chem 2000, 43(19): 3482-3486),后续BioCryst Pharmaceuticals公司进行后续开发,而美国FDA在2009年H1N1流行的时候批准了帕拉米韦的紧急使用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EUA);2014年12月19日正式获得FDA批准,李所长研发的新药帕拉米韦纯属仿制药。磷酸奥司他韦,药品名是达菲,由罗氏公司研发,1999年于瑞士上市。目前已经是全世界最为通用的抗流感药物之一,李所长只是改变了奥司他韦合成工艺中的一步反应条件,从而申请了合成工艺专利,也是仿制药。罗格列酮由葛兰素史克公司研发,2000年在中国上市。太罗是罗格列酮钠片,仅仅是罗格列酮钠盐剂型,是典型的具有我国特色的改酸根“新药”,但近年来也发现太罗具有心血管的副作用,正在引起大量的用药争议,面临被限制的风险。看来李所长的“新药”并不新,也不是很有效啊。

  黄晓军,北京大学血液病研究所所长。黄所长是陆道培院士高足,可笑的是却被导师“告状”了,闹得沸沸扬扬。陆院士甚至开发布会指认自己弟子黄所长存在造假、剽窃、侵夺、欺骗等严重学术不端行为,陆院士接受《科学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真是这个东西,无论如何不能少了我的名字。我是这个成果的领军人物,当初构思、组织、具体的实施都是我负责,怎么没有我的名字?名字是次要的,权利是重要的,此次我不仅仅是揭露采用学术不端行为骗取国家奖项,我也是在维权!”得不到导师的支持,不知黄所长的院士之路如何?

  黄璐琦,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副司长。按照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党政机关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原则上不作为院士候选人,黄司长是不是也应该属于处级以上的公务员?黄司长入选2014年中医新闻人物,却无法抹去其卷入“科研造假”的事实。据说一严谨正直的老院士一直捍卫科学真理,不认同其科研成果,使得其院士之路一直受挫,而今年这位老院士已经资深,黄司长或许梦想成真。

  李校个生长因子药物到企业,据说产生几十亿的经济效益,还有几个企业上市,应该是持有了不少股票了吧(挣钱大户),李校长身处温州,二线城市都算不上,要在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学校竞选院士,对其原创性成果表示怀疑。

  贾伟平,上海交大附属第六人民医院院长。贾院长是项坤三院士的高徒,贾院长在上海六院担任领导多年,却也积累了不少的埋怨,“使用三无器械”、“包装报奖”、“论文一稿多投”、“数据重复造假”,贾院长和宁院长号称上海内分泌届两大巨头,估计也会在今年的竞选中大战一场,看看鹿死谁手。

  孙颖浩,第二军医大学校长。孙校长也是种子选手,集全校之力成院士之名,孙校长荣誉等身,不仅有全国科技进步一等奖,还被Lancet(柳叶刀)评述为中国癌症研究的领军人物,孙校长的朋友真是遍布全球,早已将院士收入囊中之物了。

(XYS2015052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