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科学进课堂――记一堂中山大学通识课

  作者:Rex Evolution

  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开设《基础医学导读》通识课,今年该课程加入了中医的内容,由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大学院的李沛波主讲(题目是“中医药理论与保健”)。

  李老师讲得绘声绘色,同时也暴露出自己很成问题的生物医学专业素养――既缺常识,也缺科学思维。老套的谣言与牛皮,依次粉墨登场,让人对高校的科学教育又添一层失望。

  开头,李老师聪明地采用“先抑后扬”的手法,承认古今“中医黑”的存在。当然,他没敢正面驳斥反中医名人的观点,看来对自己的学识与论辩技巧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随后,就开始以当今中医药在国内外受到的“隆重”待遇作为依据,论证中医思想的优越性。国内自不必说,1949年以来,中医药在大陆没少享受特权。然而国际上呢?李老师的论述,还是和现代中医的一贯作风一致:东扯西拉,愣是把中医与科学扯到一起。

  《科学》(Science)杂志的所谓中医增刊,就被提起了。然而,李老师绝口不提此增刊上的文章并未经过同行评审,和正规的学术论文有天壤之别。更可笑的是,系统生物学和组学也被和中医扯上关系。系统生物学、基因组学和蛋白质组学等,都是自然科学的分支,其研究的实体和中医的概念全无关系,只不过引入了整体主义的思想,就被说成是运用了中医的思想。科学中,整体主义的运用,是和还原的方法紧密结合的,系统生物学和组学也是建立在分子生物学和细胞生物学的成就之上的,不同于中医的一味“整体”。包含整体主义的体系可远不止中医,中医是不是也要和神创论、李森科主义什么的攀攀亲戚?

  另外,中国与澳大利亚在中医方面的“合作”以及针灸在海外受到“认可”也被提及。前者我曾经写文章分析过,其实是国内媒体有夸大其词的炒作(http://www.scipark.net/archives/25156);针灸的真相则有过科学研究,实际上,针灸只是一种安慰剂,美国的针灸师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执业医师。

  李老师随后讲的内容,更是暴露出其严重缺少常识。李老师就感冒,高谈阔论了一番,罗列了中医对感冒的种种“分析”与解释,还列举了什么阶段用什么药。李老师不清楚感冒是能自愈的疾病,倒是对多余的药物的“用法”颇为了解,生动展现了这种小病是如何被花样过度治疗的。

  此外就难免大谈中医药的基础理论(“哲学”基础)了,玄之又玄,此处不再赘述。有趣的是,讲到“精气”,他自己都表示说不清“精气”是什么!无形之中凸显了中医是如此之玄,连中医的支持者也难以理解,只好不懂装懂,自作聪明解释一番,也难怪一群中医对同样的病例能给出不同的诊断、开出不同的药。

  李沛波老师的研究方向是中药研发。“中药现代化”国内一直在做,做出来的东西却差强人意,毒副作用“尚不明确”已为常态。除了国家政策的纵容助长了研发者的惰性,这些人的科学素养想必也是限制因素。没有科学的思维,反而把传统中医的玄学理论很当一回事,自然难以严格要求自己按照严格的科学的标准去做研发。

(XYS2015052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