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振兴中医养生术

  作者:苦丁山

  中新网2015年5月7日电:

  ”国务院办公厅今日印发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规划》提出大力发展中医养生保健服务,推广太极拳、健身气功、导引等中医传统运动,开展药膳食疗。”

  本草民想提醒同草们注意,这事有两个最大的亮点:

  第一,就本草见识所及,进入21世纪之后,由国家级政府办公室发文推崇一种古代医术,在有能力制造卫星和氢弹的国家中,咱这是独一份,举世无匹。我天朝果然气度不凡!

  第二,保健是个学术课题,在其他国家,行政机构对于一个学术课题,最多只敢做原则性的鼓励,比如“建议加大对健康问题的投入”,没有哪个(现代化)国家的行政机构会具体指定是用药膳还是导引术来保健的。这些国家的行政人员显然胆子太小,遇到这种学术问题,只敢依赖专业学科的人提供意见。但是我天朝国办直接指定导引和药膳是养生秘笈,咱应该见微知著,从这件事清楚的看出,我天朝大员的管理魄力是腐朽西方的官员们不能望其项背的。

  不过,大员们虽然在这份文件里强烈推崇中医,竟然还是没有决定取缔“西医”,虽然这个“西医”几十年来把中医挤兑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想想也不是太奇怪。就我们能查到的报道来看,天朝大员们自己生病的时候,还是到“西医”的医院里去治病的。

  这么看,这些大员们其实也知道,中医或是气功或是导引或是药膳,这些东西能有哪些作用咱且不论,但是治病救人的时候,还是离不开“西医”,这个似乎大员们没有异议。

  是不是说“西医”只能治病,不能保健,所以需要一个“另有所长”的中医来弥补这个空缺?

  其实我已经可以肯定国办大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然后,根据这个葫芦里的药物品性,我知道这个“补缺”理论不需要在这里讨论,因为这理论本来就不是咱国办发布此文的真实依据。

  不过我猜想有一些同学真心会认为“西医”只管治病不管“养生”,那么我这里稍微总结一下医学发展史里这个侧面吧。

  首先我们廓清一下一个概念:什么叫养生。

  中文网上,“养生”的定义五彩缤纷,各家为了推销自己的产品可以有不同的花头。但是去掉那些营销词藻,归根结蒂,所谓养生,就是采取某些措施来提高健康水平。也就是说,“养生”这个词,就算没有它,我们也能把问题说清楚,因为我们本来就有一个词表达同样的意思:保健。如果说“养生”比“保健”有什么优势,那大概就是因为“养生”这个词出现的时候总是伴随各种“传统医学”的词汇,比如“凉”或是“热”或是“脾胃”或是“排毒”。这样的传统词汇跟爱国情绪关系密切,所以“养生”这词就比“保健”这种50年代“西医”一统天下的时候产生的词要亲民一些。去掉这些花边装饰,这俩词的内涵其实是一回事。

  现在说说保健(也就是养生)的历史发展过程。

  有一些文章说,人类健康提高,死亡率下降,寿命延长,最大的功臣是抗生素。这个说法并不准确,至少要说是不够完整。抗生素固然对感染性疾病功不可没,但是,民众健康水平大幅度提升,其实是在抗生素发明之前就已经开始。

  要判断一个民族或是一个地区的医疗健康水平,不需要去看当地的医生墙上有多少面锦旗,不需要看给药物做广告的明星有多少粉丝。有一个很直观可靠的数字,可以直接看出当地的医疗水平到底有多高,这就是当地的人口平均寿命。

  从古希腊时代到19世纪末,世界各国人类平均寿命一直徘徊在35岁左右。天朝有一些爱国情切的同学,看到有资料说清朝和民国时期中国人口平均寿命35岁,觉得那是卖国贼在编瞎话诋毁我中华民族。其实这些同学可以消消气,因为,历史上,不是只有中国人平均寿命35. 那时候哪儿的人都是这个寿数。因为,那时候,被天朝称为“西医”的现代医学还没出现,各国都只有传统医学。中国只有中医,欧洲只有西医(这个是真正意义上的西医),埃及只有埃医。这些传统医学功力相当,所以都只能让本土人民达到这个寿数。在这一点上,其实各个国家各个民族是平等的――至少在20世纪之前是平等的。

  事情出现变化是人类进入20世纪之后。

  进入20世纪之后,欧洲的人类平均寿命提高到了50岁。

  从35岁到50岁,区区15岁而已,您或许不觉得这是什么惊人的增长。但是您如果回头看看,您可能就会注意到,从古希腊有人口寿命统计开始,3000年过去了,人类寿命一直都停留在35岁。而进入20世纪之后,不到两代人的时间里,欧洲人口平均寿命忽然就增长了15年,这就必须有个原因了。

  有意思的是,如前所述,人类寿命的这次大幅度增长,并不是因为抗生素。后来抗生素确实让人类寿命又出现一个大飞跃。但是20世纪初的时候,抗生素还没出现。青霉素是1945年之后才开始在民间推广。即使是磺胺类药物也是1937年才开始出现。

  20世纪早期人类寿命能出现长足进步,其缘由,说起来会让媒体记者失望,因为这里没有什么点石成金的绚丽事件。这个缘由听起来几乎可以说很乏味,这就是:认识到疾病和微生物的关系之后,欧洲国家政府开始大力推行各种卫生措施,阻止病菌入侵人体。

  19世纪中后期,巴斯德和科赫发现,当时导致死亡的疾病,70%以上是由致病微生物引起,而不是什么“邪气”或是“风”。基于这个新发现,欧洲政府制定了各种卫生保健政策,尽量减少致病微生物侵入人体的机会。很多在今天看似生活常识的做法,当年欧洲国家政府是花费了大力气,克服种种“传统习惯”的阻力,才逐渐让老百姓接受的。这些做法包括牛奶煮沸,营养平衡,注意个人卫生,严禁随地吐痰和大小便,清理环境污物和蚊蝇孳生地,建立有消毒功能的下水道,医疗器械消毒,术前洗手,还有,最重要的:免疫接种。

  这就是一套完善的科学的卫生保健措施,用现在流行的词汇说,这就是一套真正行之有效的养生措施。

  遗憾的是,那时候,西方的这些科学进步,并没有马上被中国清政府引进。当时有很多西方传教士同时也是医生。他们曾经试图把西方的新医学知识传给中国人。但是光绪慈禧他们觉得这些是西洋蛮夷之术。我大清有中医,谁稀罕你们大鼻子洋人的劳什子。于是坚持抵制这些舶来品。结果呢,辛亥革命之后,1912年民国政府第一次国民寿命调查得到的数字,中国人口平均年龄还是35岁,远远落后于欧洲。后来民国政府虽然试图引进西方现代医学和保健知识,却又连遭外患和内乱,于是迟至1947年,中国国民平均年龄仍然只有34.7岁――而那时欧洲发达国家的人口平均寿命已经超过60了。

  本朝执政党坐龙庭之后,中国人口寿命于1957年提高到了57岁。8年时间增长22岁,这比欧洲当年的增长更迅猛。但这个不是靠的什么导引或是药膳。这是因为,当时执掌朝政的农民军兄弟们没有治国经验,一切由苏联老大哥指导。苏联老毛子虽然粗糙,毕竟是欧洲人,他们不懂中医或是导引,但是懂“西医”。在苏联人的指导下,当时的天朝政府还是把西医作为主流医学在全国普及,而且学习苏联,大力开展卫生保健运动。

  所以,1949年之后中国国民健康水平的提高和人口寿命的延长,不是因为中医学出现了什么革命性的新理论或是炮制出什么万应丹药,而是因为中国全面引进了“西医”,也就是现代医学科学。因为当时苏联已经完成了这种医疗现代化的建设,中国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有苏联的专家具体指导,所以当时中国几乎可以说是一夜之间让医疗保健从古代进入了现代。这个医疗现代化,不仅仅是指建立医院,使用“西药”,还包括推广现代医学的卫生保健知识,比如市内禁止随地大小便,比如号召国民每天刷牙,比如不要饮用未煮沸消毒的水,比如治理臭水沟,减少蚊蝇,比如治理血吸虫,然后,同样是最重要的:实施全民疫苗接种。

  这个大致就是“西医”如何进行“养生”(卫生保健),和天朝执政以来如何推行“西医”的过程了。

  这就是说,“西医”本来就是天朝官员自己推行的。他们没理由不知道国民健康水平提高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那么,为什么天朝大员在中国国民平均寿命已经基本跟国际发达国家水平看齐之后的今天,忽然来这么个复古运动?难道大员们老年痴呆发作,打算玩个倒退,打压现代医学科学,扶正几千年前产生的“传统医学”?这是什么奋斗目标?想让中国老百姓寿命返回35岁?

  当然没有哪个朝廷会昏庸到这个地步。就算朝廷真的不在乎老百姓的生活质量,至少你得留着足够的人口来做底层民工,来构成消费大军,于是可以来市场买麦当劳买保济丸,买票到体育场看球,到大剧场为偶像流泪。没有这样的芸芸众生,咱国家如何提高内需?而如果单靠中医,咱国家的人口是不可能从4.5亿增加到13亿,于是也就很难维持这样的消费能力的。

  所以,“西医”是不能取缔的。

  不能取缔“西医”没关系。大员们智谋高远,想出这么一个新策略,就是在保留“西医”的前提下,开辟第二战场,让中医、气功、导引、药膳之类的秘技也可以堂而皇之的上台唱一曲。

  这里有个问题:这种传统技艺,因为拿不出科学证词,在科学知识日益渗透的今天,形象是越来越衰败。面对这样的颓势,这些大员们为什么这时候来扶持这些没落古董呢?

  国家机器不会浪费资源做无用功的。这事必然有足够的效益,才能让官府以国家之力来为这些古老术数造势。

  这里面至少有两层效益,一个是经济的,一个是政治的。

  为什么有经济效益?因为这可以增加政府税收。

  天朝政府每年从中成药里得到的税收就有大约700亿。加上汤药,加上中医们行医和开药的创收(天朝的创收都是要让官府抽税的),官府坐地不动,每年就能收取几千亿的税金。

  这种效益,可以从《规划》里直接看到线索:

  “《规划》还要求,鼓励保险公司开发中医药养生保健、治未病保险以及各类医疗保险、疾病保险、护理保险和失能收入损失保险等商业健康保险产品。”

  这是来自国办的“鼓励”。在天朝过日子的人应该都知道,国家级的办公室,说一句“鼓励”,会有多大的效应。

  这种“鼓励”如果落实了,就是说,以后不仅是有明确诊断的疾病可以让保险公司支付治疗费用,连“保健防病”的开销也可以找保险公司支付。

  那就是说,今后,很可能喝枸杞银耳汤,甚至喝绿豆汤,吃生泥鳅,都可以让保险公司报销。

  这能让各种中药和“食疗”产品增加多少销量,从里面能产生多少税收,您算算?

  这是说经济效益。然后,为什么说这个《规划》还能有政治效益?

  因为这样的政策可以俘获民心。

  这东西怎么能俘获民心?!

  能的。

  因为,在咱天朝,这这个问题上跟政府一条心的百姓不是一个两个。就开篇引用的那个报道(http://www.chinanews.com/gn/2015/05-07/7259492.shtml)来做例子吧,看看下面的跟贴就知道,不说99%,至少90%的跟贴是热烈拥护这个决议的。我摘几段让您看看:

  “西药除了仿制就是仿制,有多少是国人自己发明的.而中医的变化数以亿计,而人体的疾病原因也是五花八门,每个都有针对性,可以去根啊!应该大力培养真正好的中医人才.继承和发扬传统医学.而不要快餐式治疗!!”

  “应该的,这些东西是民族精华”

  “32个赞……早该要这样了”

  “中华文化有了希望!!!!”

  “中医治病,西医送命”

  “中医、气功的春天来了!久违的各色百花即将绽放出异彩。《规划》务实地抛弃了因噎废食和禁忌。在此,我重复自己多次的呼吁:培训一大批具有透视功能的中医人才,让千万个华佗再世,扁鹊重生。让伟大的中医再创辉煌”

  有没有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烈?

  从这个《规划》的跟帖看,从网上各种有关中医的讨论看,说国人有超过80%的人仍然深爱中医,笃信中医,应该不算过高估测。80%的中国人,这可是一个10亿人的庞大阵营。对这个阵营的同学们来说,国办的这个《规定》,足以展示我天朝政府旗帜鲜明的支持了一项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却被某些崇洋媚外的白乌鸦质疑的国宝。这样的英明决策,当然会深入人心,会让人们发自内心的做天朝的暖男了。

  可是,天朝大员真的不知道这些“传统医学”是已经被科学证明属于古代谬误的历史沉淀吗?这么大张旗鼓的推介一些虚幻的“养生秘技”,他们不怕穿帮?

  这个倒是真的不用担心。即使在科技高度发达,科学知识相当普及的国度,比如欧美,民间仍然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另类医学”在繁衍。

  为什么呢?因为疾病有自愈性。

  物理化学是研究无生命体的。医学是研究生命体的。生命体跟无生命体的一个关键区别在于:生命体有自我疗伤的能力。组织损伤能通过再生功能修复。致病原入侵能通过免息系统扑杀。因为这些能力,很多疾病不需要治疗,自己就能痊愈。这就是疾病的自愈性。

  这种自愈性就给各种“民间医术”或是“传统医术”提供了生存空间。因为,一个民间郎中,只要坚持“治疗”一段时间,就非常有希望能坚持到疾病自愈或是症状自行缓解的时刻。坚持到了这个时刻,他就可以宣告他的治疗有效了。

  这里的关键要素就是“坚持到那个时刻”。至于用什么药,拍打什么部位,还是发放什么外气,这些都不重要。您就是什么都不干,就坐在那儿盯着病人看一个星期,有至少2/3 的疾病也会被您“看好”的。

  所以,物理化学是没有“民间”版本的,是不分国界的。但是医学却可以有无数种民间版本,还可以有国家版本,比如“中医”。

  原因就在于疾病的这种自愈性被有意无意的利用了。

  疾病的自愈机制,为各种“民间医术”提供了肥沃的温床。这种机制已经运行了几千年,所以国办的大员们显然很清楚:这个游戏还可以继续玩,不需要担心穿帮。能看到穿帮镜头的,只占人口的20%不到。这些人对市场影响不大,对“民意”影响更不大,所以不需要为这20%操心。能让那80%的传统医学爱好者感动,这个《规划》就能有收获,而且是经济和政治的双重收获。

  最后,说明一下:我是在讨论国办这个文件的总体精神。至于具体的操作内容,我的评论是,国办列举的那一系列“保健措施”,全都是忽悠,除了太极拳。

  我不否认太极拳有健身价值。我自己也打太极拳。

  但是要说明一点:我的太极拳没有什么真气流动也没有什么隔空打人。我更不会说我大中华太极拳无敌于天下。我的太极拳,就是一种柔软体操,只不过加上一点意念内守的调节,能对心理平静有所助益。详情参见在下的《太极拳的内劲》一文。

(XYS2015051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