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荣祥:中国的明星,世界的笑星

  作者:lw56102

  1996年,我高考失利,考进了滨州医学院。即便是在山东本省,这都是一家算不上有名的医学院校。当年我们那一批学生当中,有不少都是和我一样非第一志愿调剂过来的。大概学校也有自知之明,入学教育宣传里就有“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小学校也能出大人才”的字眼。而作为“小学校也能出大人才”宣传典型的,就是徐荣祥。徐荣祥自己的简历写的是青岛医学院,只有滨州医学院的宣传会特意标明“现为滨州医学院”,生怕被别人认为是高攀了似的。实际上,滨州医学院最早为青岛医学院北镇分院不假,但在徐荣祥毕业之前已经正式更名为滨州医学院。徐荣祥没在青岛上过学,却非要打擦边球在简历上写成比滨州医学院名气稍高一点的青岛医学院,不知道滨医的领导们对此作何感想。

  话说回来,刚入学的时候,在校方的宣传下,我们对徐荣祥是敬仰甚至嫉妒的。是否有同学将徐当做偶像也未可知。宣传的内容主要是徐发明的所谓湿润烧伤膏,推动了烧伤医学的发展,为烧伤的治疗带来了里程碑式的变化。国外花巨资要买徐的专利,徐为了祖国的医学发展拒绝等等,和徐对自己的宣传基本一样。现在怀疑当时滨医的老师和领导是直接把徐写的自吹稿拿来用的。

  就像很多学校的宣传效果往往和宣传者期望的背道而驰一样,滨医对徐的夸大宣传,在我们这一级学生毕业之前已经受到质疑了。首先,经过五年的学习,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医学常识;其次,尽管徐的湿润烧伤膏被吹到了天上,各医学院的烧伤科却很少使用;第三,有一些关于徐的传言早已在滨医师生间流传,比如所谓的天价配方只不过是他沾化老家一些油作坊生产的而已。

  实际上,徐的烧伤秘方根本得不到主流医学界的认可,哪怕一度被写到了《外科学》统编教材里面,国内烧伤学会普遍不接受他的理论和产品。说对他的东西国内有很大争议都是抬举了,实际上就是野路子的民科。这一点可以咨询烧伤整形专科的医生,我这里就不多说了。

  不过后来徐并不满意烧伤领军人物,大概是因为湿润烧伤膏在大医院里推不开,美国人抢着买的画饼也不能真当饭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徐转身向生物学进军,号称克隆成功人体的所有器官。据说还接受了《科学》杂志的专访,受到了《科学》记者查尔斯・曼的高度认同。不过据当时尚未堕落的《南方周末》的调查,那位记者根本没有表示对徐成果的认同,《科学》杂志也从来没有报道过徐。查尔斯・曼只是随便采访了一下徐,但徐先给人家放了两个小时的幻灯,又召集一帮手下仿照领导人接见外宾的架势大张旗鼓,硬是鼓捣出四个小时的“采访”。事后徐接受《科学》专访并受到认可的新闻就在中文世界里满天飞了。一个记者的采访成了爆炸新闻,但这个新闻里没有记者的一个字,徐可谓创造了一个奇迹。至于徐克隆了二百多个人体器官的事情,到死徐也没有给出任何可供生物学家鉴赏的成果,从头到尾最重要的好像就是这个新闻。

  徐的喜剧还没有完,2012年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颁给了Gurdon和山中伸弥,以表彰他们在干细胞领域的成就。徐跳出来要起诉诺贝尔奖委员会,说他们不当竞争和诽谤,意思是诺贝尔奖应该奖给他,他才是干细胞研究的领军人物,不奖给他对他是侮辱等等。《科学家》采访了一些干细胞领域的专家,大多对此表示无奈。徐的成果除了在自家公司网站和普通网页上吹,从来没有投给同行评议的杂志。而山中伸弥的文章发表以后,已经被引用了数千次。有专家建议徐还是先投稿再说起诉的事,不过也表示能被接受发表的可能性不大。也有科学家嘲笑这首例起诉诺奖委员会的事件:“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徐是如此有喜感,连他的死都喜感十足。经新浪网友@远离中医药提醒,徐已于2015年4月14日,在与人共进午餐时,被食物卡住气管,窒息而死。看来徐自己、家人和身边的同事虽然都把徐当做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却连广为人知的海姆立克急救法都不懂。喜剧人生也算有始有终了。

  尽管徐通过自身的努力已经让自己成为世界科学界的笑星,但国内有些人却还继续把他当做明星,这里就包括曾经对本科学生虚假宣传的我的母校。至今百度百科的滨州医学院词条里,徐荣祥仍然列在四大知名校友里面;2012年,滨州医学院欢迎77级校友,徐仍然在列,还受到了校领导袁俊平的亲切接见,继续作为滨州医学院的光荣典型向滨医的学弟学妹们“传道解惑”。

  一代笑星已经落幕,不知道是否还会有人将其作为明星供奉。也不知道中国的明星,世界的笑星还有多少。希望未来滨医的学弟学妹们能少受一些愚弄。

(XYS2015042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