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公车私用那点事

  作者:古生代小爬虫

  作为一名中科院南京某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几年来席卷而来的反腐浪潮,让埋头实验室的我也不能不感到空气的湿重,除了官场,科研腐败也一直是吸引眼球的话题,中科院为段振豪事件很是憋气,但平心而论,段氏还只是个例,我所知道的中科院科学工作者,用场面话来说“主流是好的”。然而到底有没有问题?自然也不能免俗,但往往出在是一些小领导和行政后勤系统,金额也不太大,百万罕见,千万没有,就叫小腐吧。近来有武汉中科院朋友来访,说起他们那里一桩公车私用的事情,恰好是一个很好的注释。

  中科院在武汉有一个图书馆,规模很小,也不被人重视。不过近来出了点事,其一把手钟某去年被员工举报公车私用,原来这个图书馆没有专职开车的司机,唯一一部小车钥匙就由领导掌握,说起来是节约了人力成本,那么开这个车出去办点私事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而且领导家就在单位院子里,平时也用不上。不过该领导不该在市郊购置了一套别墅,而且这套别墅不该没有方便的公交直达单位,以至于该领导不得不几年来开着这辆公车周末回别墅度假。更不该的是,八项规定出台以后,该领导恍若未闻,依然故我。这就让人深思了,我看原由有二,一是该领导自信过度,据说此人在单位说一不二,书记、副馆长都被治理的服服帖帖,唯其马首是瞻。这也是中科院的特点,与政府党政两套班子不同,中科院实行的是一把手负责制,即法人说了算,这个制度实际上提高了科研工作的效率,但就如这个例子,一旦一把手出问题,制度就给予他无人能制的优势。

  关于举报的过程,举报人直接向中科院武汉分院提起举报,而分院起初想压下去,虽然只是个小单位,毕竟于中科院的声名有损,因此举报后迟迟不予处理,并向举报人谈话要求其撤销。让我感到钦佩的是,举报人是一位责任心和正义感非常强的研究员,在这个时候顶住了对他来说是巨大的压力,没有放弃。最终惊动到院里,责令调查,这才不得不予执行,通过调阅别墅区保安监控录像资料,证实了举报内容。

  至于事件的处理,距举报过去近半年后,武汉分院的领导开了一次小范围会议,宣布根据录像显示的用车次数,按出租车标准双倍返还油钱。这个决定不公开,不扩大。分院领导表示这个领导仍然是好领导,只是粗心大意犯了点小错而已,还是希望放下包袱,继续努力。

  那么看起来这位领导是一位好干部了,而且新近还评上了二级研究员,这让我感到比较惊奇,二级研究员(即高校的二级教授)是仅次于院士的最高学术职称,在我们这里,拥有这个头衔的人都是至少“百人计划”、“千人计划”的水平,能够在图书馆达到这样的水准确实不简单。但考虑到他的领导身份,我还是去中国知网查了一下此领导的论文发表情况(作者:钟永恒),结果让我感到诧异的是:他是怎么评上副研的?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回头我会以此为例写篇小文章。大家有兴趣可以自行查一下。

  中科院,还是要管好自己,小腐败虽小,然而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不能从严整治,压下去的终有翻覆的可能。

  但我还是由衷的为钟领导感到高兴,要知道,网上曝光的很多公车私用官员,直接是停职或开除公职处理。中科院不是政府机构,他到底躲过了这一劫。

(XYS201504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